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无人机“黑飞”已到了“非常严重的时刻”
2017年05月19日 10:52   来源:解放日报  

  中国民航局坐不住了!针对无人机“黑飞”,这两天民航局频出大招:发布首批155个民用机场保护范围数据,划定无人机机场禁飞区;下发 《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6月1日起无人机将实行实名登记注册,8月31日后无人机拥有者如果未按管理规定实名登记和粘贴登记标志,其行为将被视为非法行为。同时,后续其他监管举措也将进行。

  去年以来,北京、上海、深圳、武汉、杭州、昆明、成都、重庆、西安等多地多次发生无人机违法违规飞行影响民航运行的事件。特别是成都4月份以来,连续发生8起无人机扰航事件,其中6起影响航班运行,造成138架次航班返航备降。“黑飞”无人机挑战法律底线、挑战公共安全、挑衅执法能力的势态愈演愈烈。

  购买使用随意、实名登记缺位、法律意识薄弱等一系列民用无人机使用的问题,给公安机关侦查无人机“黑飞”带来困难,让那些“黑飞”者难以受到相应惩处。如今,实名制等举措推出,能否根治“人人喊打”的“黑飞”问题?

  “黑飞”成困扰各大机场的难题

  近年来,国内小型无人机呈现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年均增速达50%以上。这些飞行高度比较低、速度慢、体积小的飞行器又被称为“低慢小”目标。

  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相关专家表示,“低慢小”航空器成本低廉、操作简单、携带方便、易于获取,具有起飞要求低,升空突然性强,发现处置难等特点,目前滥用情况越来越严重,已严重影响城市低空空域安全。由于获取渠道多,不法分子利用小型航空器非法肇事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成为重要区域或重大活动场所安保的现实威胁,由于相关法律不完善以及应付手段缺乏,“低慢小”目标的安全防卫存在许多空白,给管控带来很大难度。

  在全球范围内,“黑飞”是困扰各大机场的一大难题。早在2014年7月,伦敦希思罗机场发生一起“不明身份”无人机险些撞上正准备降落客机的险情,民航管理局将该起事件定性为“A”级,即“相撞风险严重”。2016年4月17日,一架从日内瓦飞往伦敦的空客A320客机与一架遥控无人机相撞,当时这架飞机载有132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而近期发生在重庆、成都等地的无人机“黑飞”造成大面积航班调整、避让、备降、延误,已经引起公愤。

  专家介绍,无人机一旦与民航客机相撞可能会损坏飞机,比如发动机或驾驶舱风挡玻璃。另外,无人机搭载的锂电池在相撞时,可能起火并嵌入机身,危及飞机安全。据业内人士介绍,如果重量为10公斤的无人机与飞行速度每小时900公里的飞机相撞,冲击力将达125万牛顿,其能量不亚于一颗小口径炮弹。民航局空管行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张瑞庆说,无人机对目前民航安全运行的影响,确实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时刻”。

  接二连三发生的恶性行为,极大损害了民用无人机行业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成都扰航事件发生后,国内无人机巨头大疆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疑似无人机出现位置和高度信息,展开自查。大疆方面回应称,疑似飞行区域均处于大疆产品内置的成都双流机场禁、限飞区内。“大疆的产品在禁飞区内无法起飞和飞入,在限飞区内飞行高度严格限制,不可能出现在疑似位置。”为了打击该类行为,大疆还发出“悬赏100万捉拿黑飞者”的公告。

  不过,在上海航天控制技术研究所科研生产部副部长郑建勇看来,虽然大疆自证清白,但可能很难说明相关问题就和它们没有关系。他分析说,大疆虽然自称有禁飞区,但这个禁飞区到底有多大,是否就是保证机场的安全禁飞范围。即使禁飞区没有问题,也不能保证突发情况的发生。“无人机一般采用GPS导航来设定禁飞区域,但卫星导航有时会受到太阳粒子风暴等各方面因素影响,导致精度出现偏差,即使越界可能也不会发出预警。另一方面,操作软件也可能发生问题,甚至可能被病毒侵袭。”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无人机活动隐蔽性大、进退快速、探测预警困难等特点确实给追查取证设置了障碍。

  登记注册制度是国际通用方式

  从目前治理“黑飞”看,无人机实名登记新举措无疑是“杀手锏”,标志着我国对无人机的管理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根据国家民航局5月16日下发的 《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自2017年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必须在“中国民用航空局民用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https://uas.caac.gov.cn)进行实名登记。

  值得注意的是,《规定》中的无人机适用于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以上(含250克)的民用无人机。业内人士表示,250克的标准应该是参照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发布的无人机监管条规。美国在制定这一标准前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在不同起飞重量情况下测定无人机飞行速度等相关因素,最终确定250克的标准重量。根据FAA的规定,如果不注册,无人机用户可能会面临严厉处罚,民事处罚金额可能高达27500美元。

  根据规定,民用无人机制造商在系统中填报其所有产品的信息,民用无人机拥有者在该系统中实名登记其个人及其拥有产品的信息,并将系统给定的登记标志粘贴在无人机上。

  具体来说,民用无人机制造商在登记系统中填报其产品的名称、型号、最大起飞重量、空机重量、产品类型、无人机购买者姓名和移动电话等信息;产品外包装明显位置和产品说明书中,提醒拥有者在登记系统中进行实名登记,警示不实名登记擅自飞行的危害;随产品提供不干胶打印纸,供拥有者打印“无人机登记标志”。

  个人或单位民用无人机拥有者须在登记系统内登记姓名(公司名称)、有效身份证件号码(组织机构代码)、移动电话和电子邮箱、产品型号和序号、使用目的;完成信息填报后,系统将自动给出包含登记号和二维码的登记标志图片,民用无人机拥有者须将该图片打印为至少2厘米乘以2厘米的不干胶粘贴牌,并将其粘于无人机不易损伤的地方,保持清晰可辨。

  事实上,民用无人机的登记注册制度是国际上普遍采取的管理方式,这样利于掌握无人机发展情况,规范对航空器的管理,实现无人机行为的可溯性,是无人机管理的基础。

  规定出台后,大疆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表示,对中国民用航空局的无人机实名登记注册等管理举措表示欢迎。大疆会提醒用户进行实名登记,尽到告知义务。此外,大疆将遵照民航局要求,认真落实制造商职责,并着手研究如何解决实际操作中面临的难点。例如,针对《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所述的民用无人机制造商填报无人机购买者姓名和移动电话的条款。但他们坦言,制造商在执行中可能会遇到诸多困难,难以满足相关要求。

  另一个疑问是,新购买的无人机都需要上牌照,那么之前存量无人机该如何处理?

  民航局表示,过去买了无人机没有实施注册的,平台开放后要求主动上线注册。如果没有注册,在以后飞行中,特别是违规到一些地方去飞行,如在机场附近和一些要求不能去的地方,查获后就要按照未进行实名注册处罚。

  “注册以后,无人机一旦飞行,相关网络会告知你是不是在限制区内,如在限制区内,会提醒这个地方不能飞行,告知你到其它地方去活动,避免违法违规,这也为使用者提供方便。”张瑞庆说,现在正在积极建立无人机实名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平台的实时交联。

  业内专家认为,从根本上遏制无人机“黑飞”不可能一蹴而就,民航局也表示,实名制目前仅是民航局层面的一个举措。

  市场无序经营致“黑飞”频发

  无人机的监管不能仅靠实名制。配合实名制的出台,民航局还汇总整理了民用机场限制面保护范围,通俗地讲就是划定机场禁飞区域。目前,首批已公布155个机场相关数据。有了这些保护范围数据,就可更有效利用电子围栏等技术保障安全,提高社会对无人机限制飞行区域的认知。

  专家表示,无人机管理确实是项系统工程,无人机管理之所以难,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社会属性的特点突出,单靠一个行业、一个部委、一个单位很难有效管理,必须协同发力。

  民航局方面说,该局积极参与空管委办公室无人驾驶航空器部际联席工作机制,承担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适航管理、操控人员管理、运行管理等方面的职责。在局内,也建立了无人机专项工作机制,由分管局领导分工负责,总工程师牵头,各相关部门参与,协调研究相关工作。

  造成无人机“黑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的无序经营。为此,民航局正在制定使用无人机开展通用航空经营活动的准入管理规定,针对发展特点和需求,拟将农林喷洒、空中拍照、航空摄影和执照培训四类主要经营项目列为许可对象,配套开发无人机准入和经营活动监管平台。

  其实,防范“低慢小”肇事是一个世界性公共安全难题。专家表示,除了制定制度进行管控外,还应有相应的反制措施。

  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八部专家说,类似无人机等飞行器一般的雷达难以做到有效监测,也很难利用现有的装备进行有效拦截。据透露,目前该院研制的低空安保防护系统可有效探测、跟踪、拦截市场上常见的各类“低慢小”目标,该系统可广泛应用于机场、大型场馆、重要工厂等区域的低空安全保卫,监控能力超过4公里,拦截能力超过2公里,对遥控无人机目标的拦截能力突出。

  业内人士还表示,对于一些特殊区域包括军工企业、部队、政府部门的空域飞行,也会危害国家安全,这些地方应该被及时划入禁飞区域。目前,有些无人机搭载的定位系统可以对于敏感空域进行识别和返离,但当前无人机市场缺乏管理,这一要求并未在所有产品上得到体现。

  从长远看,管住无人机还需法律法规跟进。这两年国家民航总局先后制定和完善了 《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试行)》等规定,对规范民用无人机监管起到积极作用,但还是没有硬性的法律约束,缺乏威慑。比如,无人机干扰民航客机可能触及《刑法》中的“危害公共安全罪”条款,但到底如何界定并不清楚。

  东方航空总经理马须伦就曾在全国两会上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空域管理法》。他认为,无人机的发展给民航运营带来新挑战。空域利用率的高低直接影响民航业和国家经济的发展,目前我国由于缺少统一的空域管理办法,民航的发展一定程度上受到制约。(解放日报记者 刘锟)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