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想畅玩迪士尼,必须靠“黄牛”?
2017年05月23日 11:12   来源:新闻晨报  

黄牛说,外地赶来、仅有1天时间游玩的游客,以及带小孩的家庭,更愿意花钱买快通证。/新闻晨报记者 郁文艳

  日前,一名自称“迪士尼一员”的网友Jsueip发微博称,有“黄牛”在排队区教唆游客,以投诉迪士尼演职人员等方式获取快速通行证,“黄牛”兜售迪士尼快速通行证的问题再度引发关注。

  迪士尼的“黄牛”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为何屡禁不止?又该如何从源头上堵塞这一漏洞呢?

  “黄牛”领证

  在网友Jsueip发布的这则微博里,她指称有“黄牛”在排队区教唆游客以投诉迪士尼演职人员等方式,获取快速通行证。4月份,她还曾发过一份号称迪士尼的内部攻略。

  晨报记者通过微博私信该网友后,系统显示记者发送的消息“已读”,但对方始终未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

  网友Jsueip所说的快速通行证,简称“快通证”,是迪士尼乐园特有的一种管理及服务模式:迪士尼一些热门景点可能需要排队三四个小时,如果领取迪士尼快速通行证,并在特定时间段体验指定景点,实际排队等候时间只有5-15分钟,只是这种免费的快速通行证,每天发放的数量有限。

  紧俏的“快通证”,在吸引游客的同时,自然逃不过嗅觉灵敏的“黄牛”。

  “‘黄牛’是有圈子的,一旦有人发现了这个赚钱的门道,马上就会在圈子里传开。”一个绰号“胖子”的“黄牛”说,今年春节过后,度假区倒卖“快通证”的“黄牛”慢慢多起来了。

  潘小姐是一名迪士尼的粉丝,家住得离迪士尼乐园不远,去过迪士尼乐园多次,对领取“快通证”等流程非常熟悉。

  今年寒假的一天早晨,8点刚过,她就入园了,一路冲到快通证领取处,却依然没能领到。

  “马上就有‘黄牛’来搭讪,100元一人,保证拿到快速通行券,一天内玩到所有热门项目。”潘小姐观察下来,愿意支付100元/人的游客并不少,尤其是那些从外地赶来、仅有1天时间游玩的游客,以及带小孩的家庭,“更愿意花钱节省时间”。

  潘小姐说,这些“黄牛”大都不是孤军作战,而是互有分工:他们有人负责排队,要成为最早入园的那一批人;有人负责招揽生意,有的在乐园外面停车场就开始推销了。接到生意后,“黄牛”拿走游客门票,立刻交给同伙,换领快通证。等到客人一个项目游玩结束,下一个项目的快通证又差不多可以领到了。

  智斗“黄牛”

  “凡是需要排队的地方,几乎都有‘黄牛’的身影,迪士尼也不例外。”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国际旅游度假区公安处二大队治安组的张探长说,实际上,警方和迪士尼“黄牛”的斗智斗勇,从迪士尼试运营时就开始了。

  “那时候,试运行的门票很紧张,‘黄牛’就想办法倒卖门票。”他说,迪士尼正常运营后,门票的价格比较透明,购买渠道也很便捷,“黄牛”几乎没有什么空子可以钻,倒卖一张门票也就赚个一二十元,还可能因倒卖有价票证被拘留,倒卖的人越来越少,“黄牛”现象一度得到遏制。

  去年冬季,迪士尼乐园推出季度门票后,折合到每天入园成本仅十几元。这项原先是为游客带来福利的政策,没想到却被“黄牛”利用了,不少“黄牛”购买季票后,开始从事代排队、贩卖快通证等违法行为。

  “游客原本是来度假游玩的,花钱买了‘快通证’却不能使用,还要配合警方指认‘黄牛’、做笔录,游园体验肯定不好。”张探长说,以往他们要对“黄牛”作出拘留等处罚,必须要在对方完成违法行为之后,但这实际上已经对游客的游园体验带来了很大困扰,而且“黄牛”数量的确在抬头。

  后来经过研究,度假区警方创新了执法手段,决定不再等待违法人员完成整个违法过程,而是希望将违法行为遏制在萌芽状态。因此,一旦发现有可疑人员搭讪游客、兜售门票或快速通行证,民警便会依法对他们进行传唤、核实身份、制作笔录,并进行法制教育。

  按法律规定,警方对嫌疑人传唤后的8小时内可以进行询问查证。对“黄牛”传唤并进行8小时的法制教育,等于是加大了他们的违法成本,因为“被传唤后等于一天白干了”。

  很快,这一创新执法,就显示了威力。“‘黄牛’有一个特征,晒得比较黑。”张探长说,只要固定了他们搭讪游客、兜售门票或快通证的相关证据,警方就先对他们进行传唤。“平时一天传唤三四十名‘黄牛’,小长假就更多了。”张探长说,今年清明小长假,警方曾在单日传唤过108名“黄牛”,创下了单日最高纪录。

  4月29日至5月1日,“五一”小长假3天,度假区警方传唤的“黄牛”数量分别为:70人、52人、55人。

  堵塞漏洞

  既然一直在严打,为什么“黄牛”无法杜绝呢?

  “因为能赚到钱。”兜售快通证的“胖子”直言,虽然迪士尼要求门票必须与快通证捆绑使用,但实际上乐园一些项目在执行时查验得并不严格。这意味着,他们只要能躲过警方的传唤,就能赚一天的钱。

  这一说法得到了游客宋先生的证实。今年4月底,他和妻子因担心无法使用,拒绝了“黄牛”兜售的快通证,最终在翱翔·飞越地平线足足排了3个半小时。后来,他在其他2个项目游玩时,发现其他游客向“黄牛”购买的快通证,均可正常使用,工作人员根本没有严格查验。

  “黄牛”胖子坦承,这种漏洞如今正在从源头上被堵塞。

  目前,乐园内快速通行证发放领取点要求必须执行一人、一票、一通行证的发放制度,即需要领取快通证的人员只能一人凭借本人的迪士尼乐园门票领取一张对应的某个项目的快速通行证;而且所有“有快速通道的游乐项目都切实落实了采取门票与快速通行证的代码一一对应的要求”; 在乐园内的各个快速通行证发放领取点,园区还安排了多名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以劝阻插队、翻阅隔离栏的人员。

  考虑到“黄牛”几乎都是用季票入园的,乐园季票检票口还增设了一台身份证识别仪,票检口与警方是连通的,一经发现异常情况立刻报警。

  “最近,已经有2个人因为使用假身份证被拘留了。”“胖子”说,“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

  随着端午小长假和暑假的临近,度假区警方也多次提醒广大游客,为避免钱财损失,请从正规渠道购买迪士尼门票,以防买到假票。同时,上海迪士尼乐园已实行门票与快速通行证捆绑使用制度,不要向“黄牛”购买快速通行证。

  【一个“黄牛”的自述】   “我认为,我是一个导游”

  4月30日,一个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因搭讪游客、兜售快通证等被警方传唤,他讲述了自己对迪士尼“黄牛”这一行当的看法:

  我这个人不识字,又比较懒,不想出力,就北京、南京、上海到处跑跑。干这一行的,大都比较懒,挣的是巧钱,有人挣钱,也有人不挣钱,说白了就是混。

  今年过完年,我听朋友介绍,就来迪士尼这里了,4个人一起,住在一个小宾馆。

  一般情况下,早上七八点钟,我就过去了,背个包,卖点小雨披。

  你说我是“黄牛”,也不算;说不是,也沾点边。我认为,我是一个导游,这得看你怎么理解。

  因为迪士尼的名气大,来的人也比较多,在这里有钱也不一定好使,好多项目也不一定能玩到,而且迪士尼自己的导游太贵了,6人组团请个导游(应为“导览”),差不多要1.6万元-1.8万元,这还不包含门票。

  很多年轻人、学生,自己会下载APP,每个项目排多长的队一清二楚,但总有一部分人不太懂,他们就愿意花这个钱,请我们当导游。有的游客说,我就想请导游,给你些钱,你带我玩一天,帮我拍拍照。

  我听说,有两个女的,带两个小孩,她们本身也比较懒,很晚才进园,来了2天,很多项目都没玩上。说实话,大家来迪士尼都是来玩项目的,不是花几百块钱来照相的。后来,她们就找“黄牛”,说想玩哪个项目。

  现在是手机时代,玩得好都想发点朋友圈,炫耀一下。有一些人,本来觉得来玩不一定很方便,但看了朋友们发的朋友圈,感觉还挺方便的,可能就来了。

  一般情况下,游客自己进去,是自己想玩哪个就玩哪个。但跟我们进去,就是我让你玩哪个,你就玩哪个。

  至于我怎么带你玩(比如刷快速通行证等),反正“各有各的办法”,我不太方便多说。至于价格怎么定,这得看行情,也得看人,几十元到几百元都有。

  迪士尼乐园推出季度门票后(折合到每天入园成本仅十几元),“黄牛”的确多了起来。

  我觉得,打击也是正常的。现在打击力度大,很多人挣不到钱,都撤了。(新闻晨报记者 郁文艳 倪冬)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