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老城厢居民有了公共厨房
2017年05月26日 10:02   来源:新闻晨报  

  在老弄堂和石库门里生活过的上海人,对海派“味道”的体悟肯定更加深刻。饭点来临的时候跑进弄堂里,家家户户都开始张罗着烧菜。几户人家公用的客堂间或者厨房间里,面拖小黄鱼、红烧小排骨、四喜烤麸的香味伴随着热气慢慢混杂在一起,一道道摆上各家的餐桌。

  随着时间流逝,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但在黄浦区老城厢地区,政府开始专门建公共厨房间供给居民使用。

  5户人家共用一个厨房

  东唐家弄39号,这可能是少有的有“专属”门牌号的厨房。这个3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是小东门街道刚刚装修完毕、马上就要开放给附近5户居民使用的公共厨房。推开大门走进去,黑白两色的方块地板砖拼接在一起,看起来简单干净。左边是用餐区,5张米白色的餐桌依次排开,每张餐桌配4把座椅,右边则是公共厨房的操作区域,米白色的操作台,间隔安装着脱排油烟机和不锈钢水斗。

  公共厨房间给每户人家的使用空间是一样的,除了脱排油烟机和水斗,还有上面4个橱柜,下面4个橱柜。煤气瓶和煤气灶自带,水电因为是从各家接入,所以水电费也是自理。

  “以后就在这里吃饭了”

  家就住在东唐家弄39号斜对面的吴先生一家,是最早进入公共厨房的“用户”。拿到钥匙的第一时间,他就把自家的煤气钢瓶放进下面的橱柜,煤气灶摆在操作台上,锅碗瓢盆等厨具也都摆放整齐“待命”了。

  “厨房刚装修好,先散散味道,再过两天就来烧饭烧菜,以后就在这里吃饭了。”吴先生满怀期待地说。

  即使是没见过吴先生家原来的“灶披间”,听他的描述也能理解这种急切的期待。出了公共厨房左转四五米,就是吴先生家原来的简易棚屋,已经在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中被拆除。这个曾经倚靠着围墙和上街沿私自搭建的小厨房,曾为这个家庭供应了30多年的伙食。

  尽管已经不复存在,但依然可以从砖砌留下的痕迹看得到原来的影子。这个“灶披间”不过1个多平方米,高约1.6米。靠近围墙的角落里,有一个圆形的水泥坑。吴先生说:“那就是原来放煤气钢瓶的地方。因为太高了放不进去,只能往下挖了一个圆坑,煤气钢瓶的底座才能摆进去。”

  “我老婆个子不高,站在里面刚刚好,哪里还有地方装脱排油烟机?”人高马大的吴先生给记者演示,“我要是进去炒个菜,就得弯腰低头,说起来挺好笑的,我炒个菜半个身子要站在外面。”

  公共厨房也有准入门槛

  和吴先生家一样,因为住房面积小、条件差,这里的多数人家都见缝插针地借着上街沿、弄堂角落等空间私自搭建了违法建筑,用于增加居住面积,或是改善厨卫条件。多年来大家互相效仿,不搭又怕吃亏了,老弄堂里东一块西一块的简易棚屋越来越多了,各种安全隐患、消防隐患越来越突出,弄堂环境也越来越差。小东门街道的这片旧里成了市级生态环境的重点整治区域。

  “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拆了违建,比如一家5口人挤在十几个平方米房间,确实有困难的,拆掉了他们私搭的棚屋,让他们到哪里烧饭?”街道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胡建伟说:“没有现成的方案,就是摸索,但一定要接地气。”

  东唐家弄39号的公共厨房就是小东门街道探索的一种模式。由街道出资,为老城厢里确实有困难和需求的群体建公共厨房,前期装修、购买安装固定的硬件,居民不需出费用,后期使用水电费用各家自付。

  胡建伟说:“难的是选址。各种想法都可以尝试,比如用街道的房子,或者由街道出面对外租借。建公共厨房,首先一点是距离要近,总不能让居民兜个大圈子去烧饭吃饭。其次面积也要合适。”但街道在附近“搜索”了一圈,实在没找到合适的房源,最后只能通过内部“挖潜”。东唐家弄39号原是小东门街道天灯弄居委会的储藏室,把里面的储藏物品清空,装修改建为公共厨房。

  哪些居民可以成为公共厨房的使用者?居民会因此提出质疑,“凭啥他家可以分到公共厨房,我家不可以?”

  因此街道对分配使用公共厨房的住户设置了准入门槛:一是确实住房条件困难,二是拆违以后无法在室内恢复厨房,对残疾人、重病患者给予一定的照顾,由居委会进行核实。

  记者了解到,此次分配到公共厨房的住户,基本都是3人以上住在十几平方米的房屋当中。每户都要和街道签约,承诺不将公共厨房租借给他人使用,并对各家使用区域和公共卫生进行管理。电表水表分户,避免将来在使用中产生矛盾。就连哪家分配到哪个“小厨房”,都要保证公平。小东门街道还把5户人家集中起来,用当场抽签的办法来选,分到哪一间就看手气,让居民没有怨言。

  将陆续建成17个便民点

  居民张阿姨住在梅家街,此次也分到了东唐家弄39号公共厨房的一个名额。十几年来,他们一家人不仅烧饭要和别人共用简陋的棚屋,吃饭也没有固定的地方。大部分的时候,家里吃饭都是“流动式”,端着碗筷夹点菜草草解决。这里坐一坐那里靠一靠,很少有全家坐下来一起吃饭的时候。只有女儿女婿带着小外孙回家团圆,才会大费周章地把可以活动的桌椅板凳都安置好,等到大家坐定,家里连转身都没有了“回旋余地”。张阿姨总会对小外孙说:“不要动,你就乖乖待在床上。”小外孙往床上一站,脑门就顶到了天花板。

  记者见到张阿姨的时候,她正在公共厨房门口张望,6平方米的厨房让一家人乐开了花。在这里,她碰到了新邻居吴先生一家,本来不熟的两家人开始共同期待这里菜香四溢的日子。

  下一步,黄浦区将在小东门、老西门街道陆续建成17个类似的便民服务点,因地制宜解决周边居民的厨卫问题。此外老城厢区域内还将实施道路翻修、上下水管道更新、管线整理、外立面修缮、公房大修、种绿补绿、厨卫工程、光明工程、民防地下工程加固等实事工程。

  [记者手记]

  重塑老城厢 提升邻里幸福感

  东唐家弄39号的公共厨房,只是黄浦区探索“重塑老城厢”诸多措施中的一种方式。

  违法建筑必须拆除,这是不容质疑的底线问题,但生活在老城厢里居民们的生活问题也要解决,怎么办?

  黄浦区的办法是,在家门口提供公共服务空间——“邻家屋里厢”和“厢邻院”由此而生。

  小东门街道640平方米的“邻家屋里厢”是租赁仓库企业仓库改建成家庭综合服务站,聘请社会组织为居民提供无偿或低偿服务,提供公共餐厅、家庭式卫生间、公共洗衣房、全科医生工作室、助老驿站、儿童活动室、公共晾晒区、活动室菜点等13种服务功能。

  豫园街道光启路上的“厢邻院”虽然只有100多平方米,但可辐射周边5000多户居民,聊天吧、维修小家电、免费上网、测量血压,提供的服务都很接地气。

  老城厢的空间无异是逼杂局促的、甚至拥挤的,因地制宜在小范围内帮助居民解决实际问题,考验的是政府部门的智慧和担当。黄浦区的一系列做法,正是这座城市精细化管理的一种体现,既着眼于城市的发展和管理,又体现城市的温度,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感。(新闻晨报记者 应沈漪)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