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评上优秀历史建筑,处境竟不如以前
2017年07月21日 10:37   来源:解放日报  

闵行大楼颇具特色的弧形外观。毛锦伟 摄

  住宅若被评为优秀历史建筑、不可移动文物,相信所有者或居住者一定觉得特别荣幸。可居住在虹口区闵行路201号“闵行大楼”的王老伯却发现,大楼过去一直有人定期修缮,自从2005年被选入优秀历史建筑后,至今未予大修。他表示不解:被评上优秀历史建筑,怎么处境不如以前了?

  王老伯称,由于长久未修,闵行大楼内部破旧不堪,设施老化,环境也较脏乱,居民们早就盼着能系统地翻新下。此外,部分居民煤卫独用改造的呼声也较强烈。或许就因为背负了“历史保护建筑”的名号,居民们这些诉求迟迟无法得到满足。

  闵行大楼的遭遇并非个案。专家认为,优秀历史建筑缺乏专项资金、没有定期修缮制度,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年久失修大楼内部残破不堪

  7月18日,记者前往闵行大楼了解情况。闵行大楼位于虹口区闵行路、长治路路口,站在路口就能清楚地看到这两幢风格独特的弧形大楼,分别为5层楼的闵行路181号和7层楼的闵行路201号。两幢公寓楼外立面平整简洁,底层和顶部为白色墙面,二至四层则是深褐色耐火砖贴面,大楼整体看起来保养得不错。在闵行路、峨眉路路口,记者在公寓外墙上发现“优秀历史建筑”的铭牌。铭牌上显示,大楼原名“角田公寓”,1933年建造,是现代派风格的公寓楼。大楼的独特之处在于其“细部具有装饰艺术派特征”,因而在2005年被确定为优秀历史建筑。据记者了解,闵行大楼还被列入“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

  王老伯呼吁修缮的是两幢楼中北侧的201号。走进公寓,底楼通道的尽头,住户朱老伯和老伴正坐在家门口乘凉。老伯告诉记者,他上世纪50年代就入住这里,201号大楼里居住的基本都是海运集团的职工,“印象中,最近10多年来确实没修过!”

  沿着楼梯上行,可以发现楼梯立柱上隐约还能看得出雕花,但摸上去却是厚厚一层灰。记者留意到,大楼内部越往上越破旧,尤其是顶部的3层,走廊的墙皮大面积脱落,露出灰色水泥墙。在五楼,记者看到一户人家给自家门口的墙面全贴上了瓷砖。楼道里堆满杂物,晾晒的衣物也三三两两挂在楼道顶部安装的晾衣竿上。在大楼顶部,记者看到用水泥砖搭起来的隔热层已多处破损,用脚轻轻一踩就能踩破。此外,弧形大楼中间是一个上下直通的天井,天井底部弥漫着阵阵异味。原来这是底楼居民私搭出来的共用卫生间。这里的部分住户至今煤卫合用,居民们早就盼着能进行煤卫独用改造。

  大楼修缮两年上报均没轮上

  记者从居民处了解到,他们至今仍以租住的名义住在此处,每月向花园路上的兴城物业缴纳几十元租金。修缮的请求,居民们向物业表达了数次,但物业总以优秀历史建筑修缮较为复杂、需要申请等理由予以拒绝。

  记者前往兴城物业一问究竟,物业工程部负责人解释,闵行大楼是“直管公房”,过去由乍浦房管所负责修缮。房管所转制后,日常管理就由兴城物业负责。但物业日常只负责小修小补,比如灯坏了、小面积的墙面修补等;大规模修缮,物业没有资金,需要政府安排。由于该大楼是优秀历史建筑,不能随意修缮。具体而言,在资金方面,需向区房管部门提出立项申请,等待统筹。通常,优秀历史建筑的修缮,按照每平方米600元的标准,高于一般公房275元至500元的标准。在修缮操作上,方案还必须经过历史建筑保护部门的审核,符合结构不动、重点部位修旧如旧等要求。

  这两年,旧房改造是重点工作,有限的修缮资金优先用于情况更恶劣的老式里弄。即便是优秀历史建筑,也得按轻重缓急等待资金统筹安排。加上资金量占用大,优秀历史建筑修缮在资金上更捉襟见肘。该负责人称,相比一般公房5年轮修一次,闵行大楼确实年久失修。物业去年和今年都将闵行大楼的修缮上报给了虹房集团,遗憾的是,这两年均未轮上。此外,物业称,业主们提出的煤卫独用改造,操作上存在一定难度,主要原因在于优秀历史建筑结构不能擅动。

  专家称历史建筑修缮可更灵活

  类似现象并不少见。如同属2005年一批的优秀历史建筑瑞泰公寓,2010年时曾被曝内部30年未予修葺,破败不堪。而瑞泰公寓大修,直至今年才被安排上。

  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王安石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是优秀历史建筑缺乏专项维修资金,也没有定期修缮制度。尽管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早就要求“市、区县两级财政要抓紧建立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专项资金”,但至今未能实现。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老百姓要求改善生活的愿望可以理解,但也要谅解政府部门在大修安排上的轻重缓急之分。

  不过,专家也认为,物业的一些说法并不准确。列入保护建筑后,管理部门的观念也“僵化”了,眼里只盯着申请资金、按照历史建筑的标准整体大修,忽视了居民居住方面的日常修缮。事实上,历史建筑的修缮也完全可以与一般公房一样灵活操作,即对受保护的结构、细节等特色部分谨慎对待,其他部分可灵活安排。如居民要求的内部粉刷翻新,只需少量资金即可解决。至于煤卫独立改造,他认为,物业的说法也不准确,申城优秀历史建筑中,进行成套改造的不在少数。

  “归根结底,希望申城能尽快完善对历史建筑保护、修缮的相关政策。”王安石说,除了资金保证外,还包括合理开放产权出售限制,用市场化手段解决历史建筑的修缮。(解放日报记者 毛锦伟 见习记者 杨瑛)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