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互联网购票时代,他们为什么还去窗口排队
2018年01月17日 11:10   来源:解放日报  

上海火车站开辟一个小厅专售“28天内剩余车票”。  黄尖尖 摄

  按照网络订票30天预售期的规则,这两天,2018年春运火车票进入了售票高峰期。川渝、云贵、湖南、广西、东北、西北等方向除夕前的火车票几乎一开票就被抢购一空。

  一张小小的火车票,牵动着千万人的心。在互联网购票时代,购买春运火车票真的轻松了吗?传统的售票窗口排队现象还存在吗?记者做了一番调查。

  网上购票,经历惊心动魄一刻

  13:15,“嘀嘀嘀”,手机闹铃提示离春运火车票开抢还有15分钟。

  13:29,捧着手机屏息凝神,每5秒刷新一次页面。

  13:30,车次下面的余票数量从“*”号变成一个绿色的“有”,眼疾手快地点开车次,选中乘车人,提交订单!

  一颗心未落下,屏幕又跳转到了一个排队页面,“订单请求排队中……”后面有一行蓝色小人轮流闪烁,心也随着每下闪烁扑通扑通……就这样过了漫长的9分钟,大大的“购票成功”跃然屏幕之上。过三分钟后再刷新一次购票页面,车次下面的余票数已经变成了灰色。仅仅10分钟,该车次车票全部售空。

  这是记者今年春运网上抢票的惊心一刻。

  今年春运最热门的车票从一周前开始在网上发售,包括携程、去哪儿、艺龙、高铁管家等平台均推出了抢票服务,按照抢到票的概率收取不同档次的服务费。

  根据往年的经验,热门火车票一放出就被抢光,借助第三方抢票软件似乎可“买个保险”。但五花八门的抢票软件是否真的有效?

  在携程网站上,抢票服务分三个等级,加20元的是“高速抢票”,加40元是“极速抢票”,这两档都是使用光纤网络,使抢票速度提升30%,而如果选择50元的“光速抢票”,会有定制网络、专人抢票,速度可提升40%。然而记者留意到,选择不同等级的服务,网站预测的抢票成功率却与之不成正比,“极速抢票”的成功率是81.15%,而最高等级的“光速抢票”却只有62.42%,让人怀疑抢票服务是否靠谱。

  抢票软件的试验结果也并不乐观。有网友表示,在360网站循环抢了两个多小时800多次,抢票行动均告失败。在体验高铁管家APP  中的30元光速套餐时,提前预付540元之后,系统发出通知需要等待5分钟才能进入购票系统,但是进入之后显示车票已经售空。而有网友使用携程上的50元套餐服务,开票2小时软件循环抢票100多次后,系统显示买到这张车票预计还需要2天……

  网络抢票,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最终记者决定,与其依靠抢票软件,还不如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车站购票,2天时差让希望渺茫

  网络购票“生死难料”,传统的线下购票又如何呢?昨天,记者来到铁路上海站一探究竟。

  上海火车站的售票大楼,一楼售票窗口正在出售3天以内的火车票,二楼开辟出一个小厅,专门出售“28天内剩余车票”。售票厅内人头攒动,排在前头的张阿姨好不容易被人流挤到了售票窗前。

  “请问,2月14日到临沂的票有吗?”“没票了。”“站票也行。”“站票也没有了。”“那看看到临沂北的。”“临沂北也没有了。”“那还麻烦再看看12、13日的票……”张阿姨仍不肯放弃。这时,身后的人群开始有点不耐烦,一阵一阵向前压。等张阿姨一离开,后面翘首以待的人迅速补上了她的位置。

  张阿姨在上海一家餐厅打工,唯一的女儿在山东老家上学,春节就盼着能回家跟孩子团聚。“我昨天也来了,前天也来了,2月12日到14日的票一张都没有……”张阿姨穿着一身红色的外套,她说红色是幸运色。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再抢不到,明天就要去抢长途车票了。

  按照铁路部门的规定,网络、电话订票预售期为30天,车站窗口、代售点和自动售票机预售期为28天。比如2月12日的火车票,最早在1月14日便可以在网上购买,但通过车站窗口、代售点和自动售票机买票,需要等到1月16日才能买到。因此线下窗口卖的,其实是网络售票开始2天后的“剩余车票”。

  “阿姨,窗口发票比网上慢,您为什么不试试在网上买票呢?”一名火车站工作人员将一张“春运购票攻略”单子发到张阿姨手里。“网上我不会啊,要下载APP什么的,还要上网。”“叫你小孩帮你弄。”“我女儿不在上海,我弄不过来……”张阿姨指着自己的手机无奈地说。

  给张阿姨提议的是在火车站窗口工作了13年的李正(化名)。今年春运购票最紧张的这几天,李正每天都拿着一叠自制的“春运购票攻略”在这里派发,希望劝说在窗口排队的人们离开。“窗口卖的是网上卖剩下的余票。因为存在2天时间差,大部分春运票在网络售票当天就已经卖光了,等到在窗口出售时,除了一些临时退票以外,基本上不可能买到票。”

  然而张阿姨并不理解这2天的“时间差”。“我不明白,网上和窗口都是买票,只是渠道不同而已。我不会网上抢票,就想着早点来火车站排队,一天买不到就第二天再来,总能买得到的嘛……”没想到,试图用“劳动力”来弥补“技术缺陷”的希望是徒劳的。

  多种渠道,窗口成“最后一根稻草”

  排队人群中,偶尔会传来一阵买到票的喜讯。两个成都男孩排了三次队,终于买到了最后两张2月11日回成都的硬座票。其中一位男孩告诉记者:“网上抢不到,他们说来窗口能买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来上海两年了,去年就因为买不到票没有回家,今年终于可以回家了。听到有人买到票,长长的买票队伍士气为之一振。

  “其实来线下窗口买票,基本上是‘无用功’。如果是在网上买不到的车票,在车站也不可能买到,如果偶然遇到有临时退票,在网上打开也能立刻买到。”李正坦言,自从开通了网络购票通道以来,来窗口买票几乎是徒劳,但每天依然有很多人来这里“买个安慰”。

  一张“春运购票攻略”,是李正根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编写的。攻略的第一条便强调了“铁路的所有车票都是一次性放开,先在网上和电话发售,2天后才开始在车站发售剩余车票,因此网上买不到的,车站也不可能买到。”对于抢不到票的旅客,这份攻略提供了一些购票技巧,比如“清早查看余票”:经过一个夜晚,会有部分旅客退票在清早重新上网发售;“开车前15天购票”:部分旅客改变行程,为了退票不收手续费,会在开车前15天退票;“中转返乡”:选择相对冷门的线路作为中转站,成功购票率会大大增加……

  然而,对于网上抢不到票的人来说,线下窗口依然是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管是道听途说,还是内部消息,总有人坚信,来窗口就能买到票。李正说,二楼这个出售“28天内剩余车票”的窗口其实就是为了让这些坚持要来现场买票的人开放的,“过了这几天最紧张的购票高峰后,窗口就不开放了。”

  几个小时后,售票厅内排队的人逐渐减少。有的人奇迹般地买到了剩余的退票,也有的人排队到一半的时候在网上刷出了车票,但大多数人,只是无功而返。(解放日报记者 黄尖尖)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