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日间手术”全国推广难在哪儿
2018年02月28日 09:15   来源:解放日报  

  年前,65岁的老张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接受全麻下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后,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他有些不可置信:肚子疼了这么久,竟然只需要入院短短一天,用一个小手术就能解决?“医生告诉我这是日间手术,以前需要入院做的检查,现在都可以提前做好,回家等手术通知再来。”

  让床位“活”起来,让手术不再“难”,自2005年9月,仁济率先在泌尿外科试点日间手术模式,2008年又开出了上海首个独立日间病房,十余年的实践证明了日间手术在我国的可行性。不过,日间手术自上世纪90年代引入中国至今,一直尚未得到大范围推广,民众认知度与接受度仍较低。今年伊始,在全国医疗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家卫计委将“三级医院扩大日间手术试点”明确列为工作重点之一。日间手术发展将进入快车道吗?推广中,是否还有“水土不服”的问题亟待解决?

  为何需要日间手术?

  日间手术并非新术式,而是新管理模式,即住院手术患者的在院时间将缩短至24小时以内,因特殊病情需延期的患者,住院最长时间不超过48小时,不包括门诊手术。目前,中国日间手术合作联盟推荐术种共计56个,计划今年遴选出第二批。但具体操作上,各医院可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扩大病种。仁济医院医务处处长张继东介绍,2017年该院开展日间手术病种已达318个,且更多倾向于三、四级手术并给予激励措施,“如腘窝囊肿切除术、腹股沟疝修补术等能级较低的手术,我们希望可以下沉至二级医院完成。”

  2015年,柳叶刀委员会在 《全球手术2030》 对日间手术如此评价,“它是实现普及、安全和充分外科治疗的关键途径。”以2016年仁济日间手术数据为例,仅占全院约6.22%手术床位的日间病房,手术量达30855人次,占全院总手术量的40.1%,医疗资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对于患者而言,日间手术带来的是便捷与优惠,例如老张接受的腹腔镜胆囊切除术,2016年仁济该病种收治人数排名位列本市三甲医院首位,出院患者的均次费用较三甲医院均值减少17.7%,均次药费减少33.5%,平均住院天数减少35.6%。

  张继东坦言,传统管理模式中,在三甲医院,70%以上的病床乃至科室资源由科主任、大医生支配,“遇见疑难病例,青年医生只有观摩学习的份,更不用谈自己收治患者了。”如今,日间手术给予他们发展舞台,只要具备资质且通过考核,都有机会自己“开”手术,业务能力可在短期内得到提升,“在我们院内,日间手术床位向全院所有具备资质的医生开放,根据先到先得原则,可结合患者和主刀医生意愿预约手术日期。”

  国内推广有啥难题?

  目前,从国际经验来看,日间手术是大势所趋。在欧美国家,其比例甚至高达80%。在我国发展情况究竟如何?

  去年,第12届国际日间手术大会上披露了部分信息:截至2016年底,我国开展日间手术的医疗机构超过2000家,设置日间手术中心的已达396家,日间手术占比从2015年的5%增加至11%。

  中国日间手术合作联盟副主席、市卫计委副主任闻大翔指出,日间手术发展虽已进入加速期,但距离欧美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国还需更健全完善的指南,“日间手术的设置结构、手术术种、管理流程、评价体系等多维度问题都需要在全国层面有统一标准,这份指导文件目前还亟待制定。”

  麻醉是日间手术健全发展的另一重要因素,仁济医院麻醉科主任俞卫锋提出:涉及术种繁多的日间手术中心是否应由麻醉科负责统筹管理?“从术前患者的筛选评估、针对基础疾病的调整、家属谈话沟通,到术中麻醉药物短、平、快、少的选择,再到术后镇痛、处理恶心呕吐、伤口出血等并发症,无一不需要专业的麻醉医生参与。”他介绍,科室为此成立了日间手术麻醉亚专业团队,“要想长期有效运行,日间手术的手术室和病房都应考虑麻醉医生问题,不然短时间内出院只能是纸上谈兵。”

  诚然,日间手术发展的瓶颈不仅来自医院本身,患者若动力不足,依旧难以推进。在上海,医保结算给予日间手术较好支持,虽然患者术前检查按门诊医保制度报销,但与住院医保自付比例差距很小,而在其他省市,或许就没有如此幸运了。“在我国部分省市,医保支付仅覆盖住院费用,原本门诊检查费用与手术费用可纳入总额打包结算,转为日间手术后,总体报销比例反而降低了。”闻大翔介绍。“目前,浙江、江苏等省市已相继出台了调整政策以适应日间手术发展。”

  联动一二级医院、社会办医

  正如张继东所说,“目前许多三甲医院虽开展了日间手术,病种和术式仍局限在一、二级简单的手术,这与其应当致力于解决危重复杂疾病的定位有所不符。”因此,未来随着二级医院服务能级的提升,规范化后的部分日间手术术种可以进一步下沉至二级医院进行,同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应该在日间手术患者的护理康复、随访管理中扮演重要角色。

  可以说,日间手术“短平快”的就医流程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患者的担忧,哪怕麻醉药物与复苏技术日臻成熟,依然有患者不买账。“传统住院手术后的并发症防治大多在院内完成,日间手术后,具有一定护理能力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了最佳的康复场所。”闻大翔介绍,如仁济医院已积极与周边3个社区展开合作,通过社区联动管理和随访跟踪患者的恢复情况。

  当然,日间手术作为一种新型服务模式,不仅在公立医院推行,体制外的医疗力量也在积极尝试。作为医生集团日间手术模式的领跑者,张强医生集团曾开展国内首例髂动脉支架日间手术、首例下肢静脉曲张—腹股沟疝联合日间手术等,他介绍,“我们的日间手术量可占全部手术量90%以上,日间手术通常为单病种,较易建立规范有序的标准,对于多点执业医生而言,可最大程度利用碎片化时间。”“我们希望,日间手术的发展是渐进式的。”闻大翔说,“最终它一定将逐渐成为常规服务模式,造福广大患者。”(解放日报记者 黄杨子)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