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大客流常态化,地铁安检如何兼顾安全与效率
2018年05月30日 11:36   来源:解放日报  

很多地铁乘客已养成自觉安检的良好习惯。 记者 邵剑平 摄

  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夕,上海地铁开始实行进站安检。世博会过去了8年,安检这一“习惯”被保留了下来。如今,上海地铁工作日均客流已逾1100余万人次,单日最高客流达1235万人次,395座车站工作日均安检320万包次。

  近日,记者走访多个地铁站发现,不同时段安检宽严不一,乘客与安检员也时有纠纷发生。一些乘客抱怨,高峰时段无法落实“逢包必检”,地铁安检“形式大于内容”。而安检员也很无奈,因缺少法律依据,对拒检乘客无计可施。面对常态化的大客流,上海地铁安检该如何化解安全与效率的冲突?

  高峰时段保证速度至关重要

  前天上午8时许,8号线延吉中路站迎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周边是成片的居民小区,人口密度高,延吉中路站是客流较为密集的站点之一。

  从营口路上的4号口,乘客正不断汇入站厅,几乎每个人都背着包。“双肩包请配合安检。”安检口两名安检员不断重复这句话,并抬手示意每一位进站乘客安检。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鲜有乘客自觉把包放进安检机,不管背双肩包或斜挎包的乘客都对安检员视若无睹,直接“闯”过安检口。一前一后站立的两名安检指引人员对于乘客的表现,似乎已习以为常。在一次指引过后,如果乘客不主动上机安检也不会拦下第二次,就用手持式安检仪扫过乘客的背包。

  “上班着急啊,我又不是坏人,干嘛要安检。”“你看,大家都不放包,我为什么要放?”采访中,乘客不愿接受安检的理由五花八门,“赶时间”成为大家普遍提及的原因:“这么多人都背着包,一个个都要过安检机,上班肯定迟到。”

  “大客流时段,排队进站乘客很多,阻拦一个不配合的乘客要花很长时间,后面排队的人会不耐烦。而且如果每个人都要过包,等候的客流很快就会积压起来,也不安全。”谈及为何不阻拦未安检的乘客时,一名安检员这样表示。

  据测算,一台X光安检机一小时的检测量在900个包左右,但一些客流集中的站点,高峰时段一个安检口进站人数能达三五千人。“毕竟地铁是快速交通工具,保证速度至关重要。”申通集团副总工程师王如路指出,如果将大客流积压在安检口,同样存在隐患,既影响通勤,又可能造成踩踏,“从安全角度出发,至少目前高峰时段的地铁安检还不适合过于严格。”

  平峰时段安检员敢于“较真”

  客流高峰时段,乘客和安检员似乎达成了效率优先的“共识”。那平峰时段,是否有更多乘客愿意配合安检呢?

  13时30分许,12号线南京西路站12号口,一名安检员站在安检通道入口,手里拉着一条黄白相间的塑料绳,另一头系在通道的栏杆上。每当乘客走近安检口,安检员即伸出手臂,拉开塑料绳,“堵”住去路。不用更多提示,背包的乘客心领神会,主动将包放进安检机,安检员随即侧身,让出一条通道。

  据记者观察,10分钟内,经过的35名乘客中背双肩包的25名乘客全部接受了安检,5名背单肩包和1名提着塑料购物袋的乘客都主动打开包让安检员检视,没有背包的乘客则径直走过安检通道,秩序井然。

  随后,记者又接连走访了轨交2号线、10号线等部分站点,情况大抵相似。当然,有时也有一些乘客不自觉配合。

  10号线天潼路站6号进站口,记者看到一名背双肩包的女子无视安检员的指引,想闯过安检口,但手里举着安检仪的女性安检员就是不肯让出通道,多次提醒着乘客“请配合安检”。僵持约十几秒后,见后来的一位男乘客主动将包放入安检机并绕过女子率先通过安检,这名女子想趁机跟在其后溜过去,没想到执着的安检员立马挡住去路。虽然面有愠色,但这名女子还是退回安检口将包放入了安检机。

  “其实不赶时间的情况下,多数乘客还是愿意配合安检的。”天潼路站的一名安检员表示,平峰时段一般都会要求双肩包和行李箱一定要过安检,但也有少数乘客不配合,甚至与安检员发生冲突。

  有“较真”的安检员,记者也发现一些站点的安检人员流于形式,面对许多“闯入者”仅伸手意思意思,显得漫不经心。

  乘客的“对立”情绪因何产生

  地铁安检伊始,上海就提出“大包必查、小包抽查、逢疑必查”的原则,对乘客携带的物品进行检查。2014年,在原有要求的基础上加入“四个必查”:大件箱包必查、大容量液体必查、各种编织袋必查、可疑人员必查。2017年起,根据反恐总体工作要求,上海又将安检原则提升为“高峰时段安检率最高、平峰时段逢包必查”。

  到今年,上海地铁安检实施已有8年。对于越来越严格的地铁安检措施,很多市民形成了主动配合的习惯。“安检是为了安全,关乎每个人,主动配合是应该的。”

  但也有一些乘客存在抗拒心理,并将矛头指向安检员。“经常看到坐到安检机后面的人光顾着玩手机,根本不看屏幕,安检机不就成摆设了吗?”市民江先生觉得,一些安检员责任心不强,导致安检工作变成了“走过场”:“他都无所谓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安检?”

  市民张阿姨认为,轨交安检员没有“一视同仁”,一些安检员对态度强硬的乘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区别对待的态度令她反感,不想配合安检。一些市民还反映,目前地铁安检中存在安检速度较慢、安检设备不整洁等问题。

  面对乘客的投诉,很多安检员感到委屈。“我们要注意不和乘客起口角。乘客不配合我们也没办法,如果强行去拉肯定要吵起来的。”延吉中路站一名安检员无奈地说。这也是许多安检员不去强行阻止乘客进站的主要原因。一旦乘客投诉,核实后,安检员也会受到相应惩处。

  南京西路站一名安检员认为,抗拒安检的乘客主要还是“怕麻烦”。他也承认,如果安检员改善工作方式,不仅能避免与乘客发生纠纷,乘客的配合度也会提高。“比如人家带了大行李,就帮忙搬一下;带的东西散,就提醒他们扎扎紧;还有的是易碎品,过的时候我们就到安检机那头帮着扶扶,避免损坏。这样一来,乘客就会配合一些。”

  “我看到过安检机器后面没有人、工作人员在玩手机、打瞌睡或相互聊天的情况。”运营方申通集团是地铁安检的主体责任单位,王如路毫不讳言,不少安检员的工作态度、言行举止等方面都有待规范,需加强培训。他认为,提升地铁安检服务水平作为打响上海服务品牌的一部分,“安检员的操作规范应该像机场安检看齐,言语清晰、动作标准、态度端正。做好了,就是一张新的城市名片。”

  一些业内人士也认为,要改变如今上海地铁安检现状,提高安检率,首先要消除乘客和安检员之间的“对立”情绪,共同维护地铁安全。

  一些站点全时段“逢包必检”

  在网络社交平台,一些网友上传了乘客携带违禁品进入地铁车厢的照片,直指上海地铁安检执行不力,存在管理漏洞。

  “从直观上来看,早晚高峰实行快速安检可能会给人带来安检流于形式的感觉,但从安检的作用来说,除了查处易燃易爆等危险品,也要发挥其震慑作用。”负责地铁安检运营管理的申通集团和轨交警方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安检对预防地铁火灾、安全事故等的确能起到防患于未然的作用。不少站点每天都能查出违禁物品,而且品种繁多,涵盖禁止带上地铁的各种物品。据统计,仅今年以来,地铁安检共累计检查3.46亿包次,查获各类危险品、违禁品1.4万余件,主要包括易燃液体、管制刀具、仿真枪和各类压力罐。

  实际上,上海一些客流集中的枢纽站点已实现全时段“逢包必检”。日前,记者在虹桥火车站2号线、10号线看到,进站口设置半米宽的蛇行通道,背着大包小包的乘客依次排队进站,通过物理隔离栏有效保障大客流进站秩序。在这里,没有一个乘客可以躲过安检。

  如何兼顾安全和效率,是每个拥有地铁的城市都面临的难题。为解决安检能力与大客流不匹配的矛盾,上海轨交警方选取了部分早晚高峰进站客流较大且具备相应场地条件的安检点,实施“分道安检”措施——结合进站乘客携包情况,采用金属隔离栏将安检通道设置为“有包、无包”或“大包、小包/无包”通道。这一举措既提升了大包安检率,也方便无包乘客快速进站。目前,“分道安检”已在徐家汇站等44座车站64个进站口试点运行。经测算,试点安检口的安检率较前期提升了近60%。“一个包过安检的速度约5秒,时间并不长,也希望乘客能多一份自觉性。”

  “目前地铁安检手段还比较单一,应该采取更多的技术手段和新设备,例如引进‘走入式安检’设备,既能快速甄别安全隐患,又不影响乘客进站速度。”王如路提出,可以通过提升安检的科技含量,来消除安检能力与大客流的冲突。

  完善立法明确乘客安检义务

  今年5月17日17时30分许,一名身背双肩包的男乘客在1号线汶水路站南厅安检处不配合安检,撞击安检员致使其摔倒在地,并造成安检处栏杆翻倒。事发后,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相关规定,因其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轨交警方依法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

  因乘客抗拒安检,事态升级为治安甚至刑事案件的情况虽不普遍,但也绝非个例。据轨交警方统计,今年以来,共查处因不配合安检推搡、辱骂、殴打民警或安检员的违法人员22人,其中刑事拘留8人,行政拘留8人,行政罚款2人,行政警告4人。2014年至今,共有150余名乘客因拒不配合安检而辱骂、殴打安检员或民警,被处以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

  “如果乘客只是骂几句,或是说几句难听的话,我们一般就忍了,不愿意跟乘客发生冲突。”一些安检员说。

  “虽然上海规定乘客应当接受安检的义务,但并未明确拒检乘客需要承担何种责任。”业内人士表示,不管是交通、公安管理部门还是运营方,都希望能提高上海地铁的安检率,但如果乘客不配合,因缺少明确的法律依据,安检员也无计可施。

  《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规定:“轨道交通企业有权对乘客携带的物品进行安全检查,乘客应当予以配合”“对安全检查中发现的携带危险物品的人员,轨道交通企业应当拒绝其进站、乘车;不听劝阻,坚持携带危险物品进站的,轨道交通企业应当立即按照规定采取安全措施,并及时报告公安部门依法处理”。《条例》只规定了携带危险物品的乘客应该怎么处理,对于不配合安检的乘客怎么处理则没有明确规定。

  《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则明确,进入轨道交通车站的乘车人员应当接受并配合安全检查。“不接受安全检查的,安全检查人员应当拒绝其进站乘车; 拒不接受安全检查并强行进入车站或者扰乱安全检查现场秩序的,安全检查人员应当制止并报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既然实行了进站安检措施,那就要落到实处。应当完善相应法律法规,建立完整的制度保障。”业内人士认为,上海应该进一步完善地方立法,明确乘客接受安检的义务和责任,从制度上保障地铁安检工作有序进行。(解放日报记者 邬林桦)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