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骑驴送餐的饿了么小哥?这在80℃的吐鲁番还不是最奇葩的
2017年07月26日 22:55   来源:中新网上海  

冷箱开盖“仙气”直冒,在吐鲁番的夏天,冷饮外卖很可能过得比人舒服


   中新网上海新闻6月26日电“吐鲁番的电动车应该是全国最守规矩的。80℃的地表温度,热得没人敢开快车。在别的地方,你开越快,风吹过来越凉快。但这里空气滚烫,你开得快,脸和手只会被灼伤。”

  下午4点,吐鲁番中午的送餐高峰刚过。街头树荫下,阿斯力汗倚着电动车,正在抓紧休息时间吃一口烤馕。这位98年出生的哈萨克族小伙,是吐鲁番的一名饿了么众包骑手。

  新疆用北京时间,但与东部有2-3小时的天文时差,吐鲁番中午饭点从下午一点半开始。阿斯力汗抢到第一份饿了么订单时,气温已经爬升到45℃,整座城市转入低活力状态,菜场门口的狗都跑到青年路葡萄长廊睡觉,只有开小汽车的人敢在户外活动。你听不到机械运作的声音,但吐鲁番已经变成一座红热的炼钢厂,一切暴露在外的金属、水泥马路、混凝土建筑都在伺机把你烫伤。

  出发前,阿斯力汗跟我们介绍了当地骑手摸索出来的防暑装备:自带墨镜的饿了么头盔和长袖防晒服是送餐最基本配置,为了保护脸部和脖子,把防晒服拉起盖住眼睛以下皮肤也是当地电动车界的常识。此外,还需要一双厚实的手套——为了在车座晒得滚烫的时候能用手垫一下屁股。

  就算不为屁股,为免晒成熊猫手,吐鲁番全体骑手也真诚建议你戴上一双360度全包围无死角的手套。

  关于裤子,阿斯力汗特意提醒,在吐鲁番送餐绝不能穿紧身裤。除非你想被烙铁一样的手机在大腿规整地烙出一个红色长方形纹身。如果你的手机是iPhone,凸起的摄像头还会在长方形里留下个诡异的圆形白点。

  洒水车就是移动的空调

  比烙印更可怕的是,在你感觉到手机的热力之前,它很可能已经过热关机,让你错过好几个单。阿斯力汗为此发明了颇有《荒野求生》气质的土法降温:随身带一个塑料袋,在路边遇到水坑时,用袋子把手机包起来撂进坑里泡。

  “一般泡个三四分钟才有效果,得有点耐性。”阿斯力汗说,“路边的水坑也是温温的,急的话只能买冰疙瘩了。”

  每年夏天,吐鲁番全城小卖部都在卖冻成冰疙瘩的饮料,冰疙瘩敷完身体就刚好化成能喝的水。而普通凉水,置于室外15分钟就会变得跟你身体一样温暖。

  在这跑单,可能要喝掉平时2-3倍的水。你不会感觉到流汗,因为汗一出来就会蒸发,唯一能证明你流过汗的,只有那件结出一朵朵盐痂的防晒服。这种天气下,30分钟不喝水人体就会出现脱水症状。每天出门前,阿斯力汗总会把五六个塑料瓶灌满水放在车筐,到了傍晚就会全部喝完。

  “有时我会很困扰。回家路上,车筐里一堆空的瓶瓶罐罐,路人看我就像个捡破烂的……”

  吐鲁番夏天基本不下雨,但要体验淋雨快感也不是不可能——洒水车的出勤率非常高。

  “我们都爱洒水车,路上一看到就会不自觉开车靠上去。与洒水车侧面保持2米的距离最合适,远了不凉快,近了太危险。”阿斯力汗建议享受时间不要超过30秒,“你可不想屁股下面那个36V的大玩意儿漏电把自己电挂。”

  轮胎原地爆炸,电瓶浓烟滚滚

  相比漏电,对骑手来说,高温炙烤下电动车爆胎似乎是更现实的问题。极端时候,吐鲁番公路地面温度超过80℃,每走一步,橡胶鞋底都要融化掉一层,爆胎成了本地老司机的家常便饭,阿斯力汗也不能幸免。

  “那天实在太热,轮胎气压有点高,一个急刹车就爆了。爆胎位置很尴尬,离用户家还有一公里,到市中心也有点距离,没地方修车。”原本打算锁好车拿着外卖步行前往,但一辆路过的驴车给了他新的希望。

  “在吐鲁番驴已经不常见,东方红拖拉机才是王道,拖拉机甚至能上国道。那天一个维族大叔正好赶驴车搬家,我随口问能不能捎我一程,他想也没想就让我上车了。维族人都很够意思。”于是,在吐鲁番这片电动车被热爆胎、无人机过热关机、外卖小哥被热中暑的土地上,饿了么开创了定制化的最后一公里物流解决方案——驴。

  如果说高温环境下还有什么跟驴一样忠诚可靠,饿了么的冷热双温箱应该也算一个,阿斯力汗对此予以最高评价:“冷箱真的很靠谱,奶茶啥的不用说,冰冻的饮料搁里面几个小时都不带一点融化的。”阿斯力汗从冷箱拿出两大杯冰淇淋,包装袋外结起了冷霜,你完全看不出这是在吐鲁番户外呆了45分钟的外卖。

  最大的敌人还不是热,是手机信号

  电动车之外,手机信号更能让人在大热天里抓狂。这里最多只有3G信号,而且还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每次点击确认送达,都像是在跟老天划拳。

  最糟心的一次,阿斯力汗提前20分钟送到了,但点击确认送达按钮死活没反应。他重启、抠电池、右手拿着手机沿“8”字型轨迹运动、把手机桌面换成最帅的那张自拍,但这一切尝试都宣告失败。最后,他在3公里外一个咖啡馆外连上了Wi-Fi,但那时订单已经超时5分钟。

  为了捕捉神出鬼没的信号,阿斯力汗和同事们摸索出一个不常奏效但聊胜于无的办法。“没信号的时候,试试打开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接下来的动作非常关键,你必须在状态栏出现网速数字的一瞬间点击确认送达,晚了不行。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可能只有1秒,但点击一个按钮足够了。”

  “讲真,这是我干过最开心的工作。”

  即便每天都要与酷热和信号作斗争,小伙子还是说,送餐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在给电动车换电瓶时,我们轮流上了三个人,愣是没能把30公斤的电瓶提起来,阿斯力汗一上就搞定。“我以前干过物流,比这更重的东西都搬过,送外卖真不算累,我喜欢骑电动车自由自在到处跑。”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月入5000元,这比当地平均工资高出不少。

  “用户对骑手也很好。”他提到最暖心的几次送餐,“医院有个医生经常订餐,但医院电梯非常慢,坐电梯送餐,后面的单妥妥要超时。我常常是爬楼梯送的,最多一次爬过22层!不过医生后来知道我爬楼梯上来,也不会催我,看我满头大汗,还给我倒水。我真的好感动。”

  还有一个好消息——饿了么的防暑物资赶在三伏天到来之际已经发往全国各地。阿斯力汗迫不及待打开我们带来的防暑套装,里面有冰袖、头巾、欧诗漫防晒霜和防暑药物。“冰袖有点丑,其他都挺好的。”在宿舍里,他不停摆弄新到的玩意儿,看上去挺满意。

  晚餐送餐高峰过后,阿斯力汗热情地邀请我们吃夜宵。我们来到了他和同事们经常来的一家烤串店。对于劳累一天的骑手来说,最大的慰藉莫过于来两瓶冰镇的夺命大乌苏,以及几串烤得外焦里嫩的馕坑肉。

  “老实讲,这是我干过最开心的工作。”几杯下肚,小伙子晒黑的双颊泛起兴奋的红光,“我想我还会干很久,作为一个饿了么骑手的感觉真的很棒。”

  过去挥汗如雨的每一天,阿斯力汗用自己生猛多汁的青春,为这座以赤热、葡萄和美丽传说著称的城市注入一种名为O2O的全新活力。在这个清凉的夏夜,他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缪璐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