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要约收购受阻 “失联方”上海乐铮回应
2018年04月18日 10:20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4月18日电 (缪璐)近期,备受市场关注的汇源通信要约收购事项陷入停滞状态。安徽鸿旭就要约收购事项于12日发布声明称,3月8日后与上海乐铮的主要负责人蒯乐失去联系,要约收购盟友双方的沟通处于真空使得这场要约收购面临极大终止可能。

         而近日上海乐铮回应表示,安徽鸿旭公告的《声明》严重失实,对于其指责概不接受,同时对于安徽鸿旭在《声明》中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称述感到极大的震惊与愤慨。

  “坚持每天致电安徽鸿旭,但其基本不回应”

  根据汇源通信12日公告的《声明》表示,安徽鸿旭与上海乐铮主要负责人蒯乐一度失联。对此,上海乐铮表示不予认可并出具了要约收购事项进程中与安徽鸿旭的电话、邮件、微信记录及要约收购相关往来函件,上海乐铮频繁尝试与安徽鸿旭进行沟通,督促其履行包括要约收购报告书、简式权益报告等文件的签署及披露、要约收购保证金缴纳等在内的基本义务。但安徽鸿旭基本未对要约收购事项作出任何回应。上海乐铮董事长许春铮也称,“乐铮坚持每天致电安徽鸿旭,但其基本不回应,拒不配合相关文件签署及信息披露工作。”

  选择成为盟友,“未获悉目的”有待商榷

  令人费解的是,距双方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两月之久后,安徽鸿旭在《声明》中表述称,至今未获悉上海乐铮愿作为安徽鸿旭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的主要目的。上海乐铮蒯乐还原彼时情形称,“上海乐铮与安徽鸿旭最早的合作是2018年1月26日左右开始,安徽鸿旭找到我们的合作伙伴之一作为中间介绍人,表示他们看中汇源通信,希望可以拿到汇源通信的控制权。我们此前就是汇源通信的二股东,我们认为要约收购是最合适的一个渠道,那么安徽鸿旭此次收购3000万股,我们本身有1000多万股,已经超过了原控股股东持股量。因此,安徽鸿旭作为此次收购的主导方,并且是他们主要找到我们合作,安徽鸿旭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相关部门问询时也明确表示,此次要约是安徽鸿旭提出。现在说不明白上海乐铮此次收购的目的,我认为是无稽之谈。”同时蒯乐还表示,“在本次要约收购前,上海乐铮从未与安徽鸿旭及其股东,高管等有过任何往来。2018年1月26日,安徽鸿旭主动与上海乐铮取得联络,并表示其有意收购汇源通信的股份,取得汇源通信控制权,希望与我公司进行合作,上海乐铮基于对汇源通信发展潜力的认同,决定作为安徽鸿旭的一致行动人,协助安徽鸿旭完成对汇源通信的收购。”

  不承认预受协议

  作为本次要约收购主体,安徽鸿旭将迟迟不发布要约报告书的理由指向了92份预受要约协议,称无法获知92份预受协议的出让主体的真实性及合规性等,有关92份预受协议,上海乐铮指出,“安徽鸿旭作为本次要约收购的出资方、预受协议的直接签署方以及预受协议项下权利义务的承担方,我公司曾与其深入沟通过本次要约收购的程序、进展、各方需从事的主要工作等,安徽鸿旭对此有清晰的了解与认知。安徽鸿旭就预受协议内容与我公司充分沟通后,其作为预受协议乙方及预受协议权利义务的直接承担方,于2018年2月24日派人在我公司所在地统一签署了预受协议。”

  此前,汇源通信于4月2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经查,92人中有24人已不再持有汇源通信股份。上海乐铮当时表示,公司也是首次知悉24名交易对方目前不再持有汇源通信股份事宜。上海乐铮近日再次补充道,“关于24名交易对方目前不再持有汇源通信股份事宜,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交易对方的具体持股数量,但是按照协议,如果我们启动了要约,对方没有能够按照相应数量出售,那这是对方违约,我们可以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

  除却92份预受协议的合法合规性使得安徽鸿旭无法推进要约收购外,国泰君安拒绝对协议真实性审查也成了安徽鸿旭的“心病”。安徽鸿旭在《声明》中表述为,“要约收购的财务顾问国泰君安拒绝对出让人的真实性进行审查,因此原因以及其他综合因素,本公司多次表达拒绝聘请国泰君安,但遭到乐铮网络拒绝,后续工作中,曾重新聘请财务顾问,但一直未联系到乐铮网络主要负责人则暂时放弃。”针对此种指责,上海乐铮的回应则让安徽鸿旭显得有些“无病呻吟”。“安徽鸿旭是此次的收购主体,我们作为一致行动人,聘请财务顾问是不需要我们参与的,所以安徽鸿旭方面完全可以更换。财务顾问协议一直没有签订,是因为安徽鸿旭方面迟迟没有出具相关的材料,所以说拒绝审查是完全失实的。并且我们也愿意聘请新的财务顾问,可是截至现在,我们也没有接受到新的财务顾问相关消息。”

  要约收购何去何从?

  关于要约收购的下一步安排,上海乐铮表示,“从自身角度来说,乐铮持有1000多万股的汇源通信股票,至今已出现了6000万的账面损失,所以我们和股民一样也是受害者。我们是希望要约成功的,我方有动力去沟通。同时也本着对二级市场负责的态度去寻求积极解决的办法。不过安徽鸿旭作为要约收购的主体,刻意回避沟通,使得我方很被动。但是下一步如何解决,我们现在还在内部讨论中,一旦我方有确定的方案会及时公告出来。”(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缪璐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