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各方专家齐聚上海 聚焦电商法三审稿中诸多热点
2018年07月23日 22:4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7月23日电(李佳佳 高雪莲)近日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组织各方专家齐聚上海,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29日审议决定的全国电子商务法第三次审议稿展开研讨。本次会议专家学者们对三审稿相关法案规定进行了细致专业的解析和讨论,并最终针对法案提出了宝贵意见。
    会议伊始,与会各方首先就电商法三审稿存在的问题进行研讨,最终讨论集中在以下方面:
    首先,专家学者们认为审议稿中对部分概念的界定、用词的使用存在模糊性,如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指出,草案第10条中对“平台”一词的界定具有模糊性,中国政法大学公司法研究所副所长王军也认为三审稿中对于“平台”的规定,与现行人们习惯用法和已有规则中的所谓“平台”界定不一致,需要审慎使用。
    另外王军也指出,法案中很多对“有关部门”的表述并不清晰,需要进一步进行明确说明。
    对于第10条中使用的“虚拟”一词,专家学者们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认为,电子商务平台不宜用“虚拟”一词进行表述,“淘宝也是实实在在的经营场所。”他说。而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李玲芳则认为,“虚拟”一词针对的是电子商务平台的“线上”经营特点,并无不妥。
    其次,专家们认为,三审稿中一些法案规定紧靠时事热点,回应了电子商务市场的立法需求,但是对于发展更新速度极快、发展情况独特又多样的电子商务领域来讲,很多法案条例并不适用。
    例如傅蔚冈指出,第30条中的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记录、保存平台上发布的商品和服务信息、交易信息,保存时间自交易完成之日起不少于三年。”并不适用于那些市场存续时间未达3年的公司企业,“如果我提前破产了呢,那信息如何保存?”他说。
而关于第22条反垄断条案,李玲芳教授认为,应该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进行约束。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寇宗来则认为,电子商务领域在技术优势下,商业模式更新速度非常快,对于依靠市场力量获得的市场优势地位,反垄断应该慎行,而反垄断重点应该集中在行政性垄断上。
    最后,会议提出,对于发展速度日新月异的电子商务领域,三审稿中一些法案可能会对正在萌芽发展的电商企业形成阻路门槛,容易僵化市场,不利于此领域的竞争和创新发展。
例如关于法案第25条中针对电子商务经营者提出的数据报送义务,傅蔚冈认为,应该考量不同平台投送成本的大小,不加区分会对新兴经营者增加阻路门槛,不利于其竞争。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钟鸿钧博士说,“出台电商法规应该考虑企业的监管适应能力,大企业有大量资源和能力适应政策、规避政策风险,小企业是没有这么多资源和强大的适应能力的,但往往小企业是创新者。因此电商法的规定不宜太细,这样有利于中小企业创新,此外,电商法应该尽可能和现有法律融合,促进实体和数字经济的全面融合发展。”
    而国家行政学院行政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效羽则对此提出建议:“要求电子商务经营者向政府部门提交数据的规定应当避免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不向多各部门和多个层级政府反复申报数据。应当规定不同部门统一信息报备窗口,让电子商务经营者只向一个窗口提交数据。同时,也要规定政府部门掌握数据也要依法向电子商务经营者共享,帮助电子商务经营者提高经营管理水平。”
    另外专家学者一致认为,三审稿中新增的第37条法案也值得研究。对外经贸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许可指出,其中第二款中针对电商平台提出的安全保障义务值得商榷,安全保障义务应针对能够控制和管理风险的一方提出,而如果相关安全事故不在电商平台运营者安全防控能力之内,其自然也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傅蔚冈对此建议,应将其中的“连带责任”变成“补充责任”。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李佳佳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