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上海闵行强戒人员讲述戒毒心路
2018年07月25日 19:32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7月25日电 曾经吸毒无数次,几进几出强制隔离戒毒所,现在是积极上进、表现良好的康复对象。我的吸毒经历,我的彻底悔悟,希望能给在戒毒路上的人一点借鉴。

  1993年跟朋友一起玩时,第一次吸到了被叫做“海洛因”的毒品。刚开始吸的时候,没有感到别人说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只有那种吸了会呕吐的症状,说不出的难受,饭也不想吃,反倒觉得没什么好玩的。但那时候年轻,我又是很要面子的人,大家在一起玩,如果你不吸的话会觉得你很奇怪。一个月后,我明显感到一天不吸几口,人就会感到没劲,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真正染上了毒品,彻底的离不开那个“白色粉末”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越陷越深,自己的钱用完了,开始骗家里的钱,总之为了能够吸食毒品可以不择手段,好景不长,在2001年我因为吸毒被拘,后在青浦接受强制戒毒。

  戒毒期满释放后,外面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毒品,叫作“冰毒”。听说不像海洛因让人依赖,犯瘾的时候会生不如死。吸毒这么多年的我还是被“它”蒙蔽了,吸毒的病根不是毒品,而是你一担沾上了它就会产生心瘾,隐隐不断让你无法彻彻底底静下心来。就因为当时没有彻底了解毒品的病根,我又一次铤而走险,再一次的尝试了新型毒品“冰毒”。第一次的感觉也同样不是很好,吸了以后饭吃不下,几天几夜睡不着觉,人一下子瘦了好几斤,过了几天才恢复正常。经历了几次以后,觉得就像别人说的确实不难受,没有因为不吸而感到不舒服,反倒对“冰毒”有了一些好感。就这样我又开始了吸食“冰毒”的经历。那个时候我还在开出租车,冰毒吸了以后人特别兴奋,所以开车也特别卖力,每天攒的钱都拿点出来用来买毒品,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有一次吸过了头,用自己真实的身份证去开房间,结果第二次强制戒毒又开始了。

  在强制隔离的时候,家中因无人帮忙,我妈妈站在凳子上拿东西不慎摔下,造成后来走路不方便,只能卧在床上。我恨我自己,为了毒品家里给我用掉几十万,我还未能尽到一个做儿子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我真不是一个好儿子好父亲。那时我也只能在电话里安慰我母亲,后来听我姐说,妈妈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当时我最担心的是我母亲等不到我回来的那一天。

  就几个月,妈妈你千万要等着我……

  终于这一天来了,2015年4月26日,我终于戒毒期满释放,我就迫不及待的去我姐家看妈妈。在家里我母亲虽然恨我,但也是最疼我的,母子相见我们都痛哭一场,看到母亲苍老的脸,满头白发,我发誓再也不吸毒了,我不能再这样执迷不悟、我行我素了,我要做一个孝顺的好儿子,做一个有担当有责任的好父亲。但没过多久母亲终于还是离开了我,这次我彻底没有了依靠,我发誓从此不再吸毒,我要接替母亲,来承担家中的一切。母亲没了,但还有我姐姐,家里妻儿都没有把我抛弃,我没有任何理由再对不起他们。记得我刚回来不久,一次我跟儿子说“儿子啊,爸爸出去以后,你在家听妈妈话”,儿子说了一句“爸爸你不要出去了以后又不回来了”,听了这句话以后,我伤心至极,以前我怎么没有体会到儿子的感受,连儿子都怕我像以前一样出去了不回来了,我这做父亲的还能让儿子来担心我吗?还能给儿子一个安心学习的环境吗?以前儿子还有奶奶,现在奶奶也走了,我还能撒手不顾吗?所以我这次彻底觉悟了,毒品害了我,害了我的家庭,我要彻底戒毒,还儿子一个好的环境,我更要激发那些还在毒品边缘的人,请他们认清毒品,该醒醒了,不要越陷越深,那时就不能自拔了。(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李姝徵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