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第三方支付平台全部纳入网联
2018年06月29日 10:40   来源:劳动报  

  根据央行规定,从明天起,第三方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将全部通过“网联平台”来处理。新方案意味着,当你像往常一样通过微信、支付宝购买东西时,其背后的付款流程事实上已经发生改变。劳动报记者近日采访业内人士了解到,对消费者来说,这一新规将大大提高用户资金安全性,同时,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双寡头垄断格局也有望被打破。

  “断直连”断的是什么?

  2017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下发。文件规定,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并要求截至2018年6月30日,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业内更习惯将上述新方案称为“断直连”———

  “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断直连’主要是切断支付机构和银行的直连通道,在两者中间增加一个清算机构。”富友支付董监事办公室总经理朱捷告诉劳动报记者,其正面影响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接入网联或银联后,可防范和处理诈骗、洗钱、钓鱼以及违规等风险,支付更安全。

  简单来说,过去,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走的是银行直连模式,包括代收代付、网银支付等。而现在这些第三方支付公司,不能再和银行直接交易了。每一笔交易的中途必须通过“网联支付平台”处理,让网联留存交易记录,进行监管。

  清算流程如何变化?

  记者总结了新旧两种资金走向:新方案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资金清算模式将从“商户—收单机构或聚合支付服务方—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卡行”,转变成“商户—收单机构—银联/网联—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联/网联—发卡行”。

  举例来说,一位消费者在淘宝上够买一件200元的商品,通过支付宝,用绑定的某银行卡付款,那么“断直连”以后的付款流程将变成这样:

  首先,支付宝收到用户的付款请求,自动向网联发起协议支付。接着,网联将付款请求转发给银行卡。然后,该银行在用户的账户扣掉200元,告诉网联已扣款成功。最后,网联再告诉支付宝扣款成功,支付宝告诉买家发货。

  何为“网联平台”?

  网联平台全名为“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主要处理非银行支付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服务。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了解到,网联的业务由“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0亿元。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清算中心、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在内的央行下属七家单位共同出资7.6亿元,占比高达37%。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占股9.61%,京东、网易、盛大等互联网公司旗下的支付机构均有入股。

  如此看出,央行系是其当之无愧的头号大股东,这也符合央行推出网联的初衷,就是将整个支付体系纳入正规的监管之下。

  各机构接入进程如何?

  在支付机构接入情况方面,网联最后发布的文件显示,截至4月13日,在协议支付开发方面,115家支付机构中有107家完成了生产验证,没有未开发的机构;付款的开发方面,21家已完成生产验证,没有未开发的机构;另外多数机构集中在“联调测试”、“验证准备”、“生产验证”环节。

  商业银行接入进度显示,462家银行中,有344家已完成协议支付的生产验证,有7家仍未开发;142家银行完成付款的生产验证,12家未发开;网关支付开发方面,49家银行未开发,339家银行无直连业务,其余银行则处于开发、测试等阶段。

  昨天,劳动报记者就接入进程询问了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得到答案大同小异:已接入网联系统,但目前还处于测试阶段。

  沪上一家支付机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每家机构都要自行开发与网联或银联对接,工程相对浩大;各种业务标准还没有完全统一,对银行和支付机构来说都需要一段时间的摸索并与监管做好沟通;还有部分支付机构仍处于调整期。”

  此外,目前具体的清算路径、链条上各家机构手续费收入分成比例等尚没有定论。

  对支付行业的影响?

  一直以来,我们日常的第三方支付其实是一个“四方模式”:通过卡组织、发卡行、第三方、商户的合作来完成交易。

  然而,第三方支付清算没有相应的授权和监管,央行无法监控资金流向,让诈骗、洗钱等犯罪行为有了可乘之机。因此,“断直连”是必然趋势。政策下,首当其冲的,是以往依靠备付金存管和直连模式形成的“第三方支付+银行”的合作格局被打破。

  一方面,从第三方支付平台上滋生出的非法资金转让,如赌博、贩毒、洗钱等行为,将得到有效遏制;另一方面,类似于支付宝、财付通这样的“大玩家”,不可以直接跟银行合作,阻断从交易手续费、合作模式等中“捞好处”的关系,网联的介入势必会干涉银行和第三方支付之间的利益分割。

  与此同时,这也是给那些力量较小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一个机会,不同程度地与第三方支付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中金支付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第三方支付行业仍呈现双寡头垄断的格局,但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行业经过洗牌之后,其他支付机构的集中度也在不断提升,因市场体量足够大,未来在垂直企业市场可能会有黑马产生。

  消费者体验会发生变化吗?

  “消费者的支付体验并不会因此有所变化,总体来说,用户体验和业务受影响极小。”朱捷告诉记者。

  不过劳动报记者了解到,对于习惯每月通过支付宝等平台用银行卡代缴“水电费”的用户来说,或许会受到些微影响,“可能要多一次用户授权,现在具体产品还没出来。”相同的,各视频网站的VIP代扣费或许也会受到一些小影响。

  此外,微信、支付宝等不再直接对接银行后,按理将不能再以银行收取手续费为由收取用户的提现费了。对此,朱捷向记者表示,“今后提现费是否收取,还要看各家支付公司自己的政策。”(劳动报记者 叶赟)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