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高精尖岗位上绽放“科研玫瑰”
2018年03月08日 11:41   来源:劳动报  

  说起女科学家,人们可能首先会想到居里夫人、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其实,如今的科学团队中不乏优秀的年轻女性科学家,用其独特的细腻研究与大胆创新为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而奋斗,在“高精尖”的岗位上绽放“科研玫瑰”。

  不骄不躁与量子“纠缠”

  量子纠缠是指处于纠缠的两个粒子之间不论分隔多远,当其中一个粒子的状态发生变化,另一粒子也会即刻发生相应变化的现象。量子纠缠这种特性使得它成为量子密码、量子态隐形传输和量子计算机的核心资源。

  “科学研究的过程,需要兴趣作为动力,更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1982年出生的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系统主任设计师印娟说,“作为一名女性,这种毅力尤为重要”。2009年开始,印娟所在的自由空间小组开始在海拔3200米以上的青海湖地区建立实验基地。她作为第一批开荒者,与同事们一起搭建帐篷、炉子、发电机,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开展了一系列远距离量子通信实验研究。

  2016年8月16日“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发射,凌晨她还在酒泉发射中心坚守岗位。当天带着亲历发射那一刻的激动心情,她又马不停蹄赶到了德令哈地面站,在18日凌晨第一次将地面的信标光覆盖了“墨子号”,为离开地面近48小时的“墨子号”点亮灯塔,打通了天地光链路的第一步。“墨子号”和地面站的“深情对望”,只能在夜里。时间很短,只有区区两三百秒。时间有限,她们在“墨子号”正式投入实验之后的半年里,顺利完成原计划的三大科学任务:实现高速星地量子密钥分发,实现双向星地量子纠缠分发、大尺度量子非定域性实验,实现地星量子隐形传态。

  她的成果以封面论文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审稿人称赞是“兼具潜在实际现实应用和基础科学研究重要性的重大技术突破”,并断言“绝对毫无疑问将在学术界和广大的社会公众中产生非常巨大影响。”

  “成绩仅仅代表过去,未来需要更加努力。”印娟如是说到。面对近年来所取得的学术成果,印娟没有骄傲,只是一笑而过,她明白,名誉的背后是期望与鼓励,更是责任和要求。

  创新思维延长“天宫”寿命

  从嫦娥三号、四号、五号到火星探测器、空间站、载人航天三期等60多个航天项目,都承载着37岁的张艳丽和其团队的心血与努力。

  如今,张艳丽研制的14台J48型高频高精度旋转变压器已成功应用于“嫦娥三号”月球车太阳翼、车轮、桅杆、相机等几个关键系统。面对月球表面近300℃的极限温差,要求变压器能经受住-196℃~+165℃更恶劣的生存温度考验,同时要求满足85g超轻超扁平结构要求。张艳丽勇挑重担,带领团队大胆尝试,以敢拼敢闯的干劲成功突破了电机轻小型化、高可靠的结构设计技术、材料应用技术以及焊接和粘接工艺等关键技术。

  在攻关关键时期,她顾不上有孕在身,经常加班到深夜,不仅为整机配套研制出性能优良、可靠性高的产品,还比原计划提前了2个月,为系统工程研制赢得了宝贵时间。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孩子早产,但她依旧以极大的热情默默坚守在军工科研一线。

  为突破“天宫”空间站高精度角位移传感技术,满足对接转位机构高精度角检测要求,同时满足恶劣空间环境及较长寿命要求,在接到装备发展部紧急下达的任务后,张艳丽通过大胆尝试、创新思考,逐一解决了各项关键技术,成功研制出单圈旋转开关式传感器产品,为实验舱与核心舱的对接转位机构提供精确的角度反馈,成功保障了“天宫”空间站对接任务。此项技术也填补了国内空白。

  “精卫填海”造就无人艇

  “精海1号”随中国海事166海巡船赴南海巡航,实现无人艇第一次南海应用,对永暑礁等20多个岛礁环礁进行测量,在越南实际控制的争议岛礁附近进行了海图测量,维护了国家领海权益;“精海2号”搭载在“雪龙号”上参加第31次南极科考任务,在南极罗斯海发现了适合“雪龙”抛锚的新锚地,并探明了罗斯海12平方公里水域下地形测绘资料;“精海3号”搭载在国家海洋局海监船上对岛礁和近海浅水域等水下地形地貌、水文进行探测和自主航道测量;“精海4号”用于内河湖泊环保、水利、生态监测……上海大学无人艇工程研究院研制的“精海”系列无人艇创造了多个第一,几乎包揽了南极以及我国南海、东海等复杂海域的测量和科考任务。

  年仅36岁的彭艳现任该院执行院长,带领团队完成了精海8个系列无人艇的研制。彭艳告诉记者,要让无人艇最后能够安稳地在海上执行任务,海试必不可少。“为了确定产品可靠性,我们必须坐着工作船跟在无人艇后面一起出海,在海上一蹲守就是半天一天。”彭艳说,一年中有近半年在海上,平均两个月就有一次海试,足迹遍布东海、南海、黄海。

  海上环境恶劣,常常被晒到蜕皮,最难受的还属晕船。“整个团队近四分之三都会晕船,有时在海上吐得昏天黑地,边吐边工作已成为我们的常态,现在虽然还会晕,但已经习惯了。”彭艳还记得2012年怀孕6个月时,眼看着海试进入关键时期,自己挺着肚子、带上婆婆、扛着“羽绒服外披军大衣”的装备赶到海边。“家人们都十分支持理解我。”她说,“我也希望给孩子树立一个榜样,我常告诉他,这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的梦想。”(劳动报记者 王嘉露)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