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上海自贸区:走好“自贸人”自己的“长征路”
2016年11月14日 10:49   来源:解放日报  

  外高桥基隆路9号。3年前,上海自贸试验区在这里挂牌,中国自贸改革之路由此启航。

  白天,这里一楼的办事大厅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入夜,人潮退去,喧哗归于宁静,只有大楼高层的几间办公室,还不时透出光亮,告诉人们并非一切都已落幕。

  “这是1811会议室,一定是经发处的人还在加班。”楼外的物业保安看看手表,时针已经滑过了“9”,对此情形,他们显然早已习惯。

  保安口中的经发处,全称是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保税区管理局经济发展处。自贸改革总体方案98项任务中,经发处涉及了54项,自贸区管委会内部制定的26项重点工作中,经发处涉及18项。这个基层处室在自贸试验的大潮中,承担着最急、难、重的改革任务,无论遇到多难啃的“硬骨头”,他们都不轻言放弃,他们称这是属于自己的“长征路”。

  老帅的“黄花菜”没有凉

  当改革进入深水区,人员少、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要求高,已经成为常态。此时如果没有一股精气神,改革将寸步难行。

  面对市场、面对企业,经发处自我革命,让企业“少跑路”,优化企业服务,已成为他们工作的重要内容。在经发处办公室的墙上,有一面来自医药研发企业——药明康德的锦旗,上书“举措创新、办事高效、服务热情、排忧解难”,这正是经发处的真实写照。

  去年11月底,老帅徐根宝的上海根宝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在自贸区保税区管理局正式成立,当天晚上,一代“足球教父”就踏上远赴西班牙的航班,开启一段新的征程。

  但是,谁也不知道,老帅在走之前其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事后,徐根宝儿子徐震介绍说,老爷子一辈子痴心足球,倾其所有搞足球,对于如何进行海外投资,如何将资金带出去,却一窍不通。“我们一打听,像收购西班牙球队这样的境外投资,一般流程要半年以上,我父亲一听就慌了,海外足球市场瞬息万变,半年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就在此时,经发处的同志及时介入。短短7天,徐根宝的企业就在自贸区完成了注册,一个月内,第一批资金就顺利打到了西班牙,完成了对西班牙俱乐部的收购。

  用脚“丈量”出改革需求

  上海自贸试验区经过了3年的发展,这3年取得了怎样的成绩?

  最适合回答这一问题的,莫过于2013年自贸区挂牌之初的28.78平方公里,也就是现在的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片区。在对标国际先进贸易投资规则的同时,继续保持贸易的规模优势,同时区域经济转型发展得以加速,这就是保税区管理局给出的答案。

  数据显示,上海自贸区挂牌以来到2016年6月底,保税区域内已有1669个扩大开放项目落地,其中包括了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外商独资的娱乐场所、外商独资医疗机构等。持续开放激发了企业投资的热情,仅以融资租赁为例,3年来,保税区里累计设立融资租赁企业1890家,运作资产近4300亿元。

  这些新兴业态的培育,离不开改革者耐心地“浇灌”。经发处的孙菁至今还记得自己是如何一家家上门,面对面向企业介绍“货物状态分类监管”改革。“这项改革其实很有意义,它能在同一仓库对保税货物和非保税货物实施监管,企业存储货物再也不需要 ‘两地分居’了。但是在开制度推广会时,企业反应却出乎意料的谨慎,大多数人都在观望。”

  他们在犹豫什么呢?孙菁和她的同事们决定一探究竟。在连续走访了多家企业后,她终于弄清,企业是对改革后的收益吃不准。“比如,新加坡捷开依物流公司在洋山保税区早就有保税仓库,如果要实施 ‘货物状态分类监管’,他们必须对保税仓库进行改造,增加监控设备,这对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市场对这一新变化是否接受,还需观察。”孙菁说,这样的情况其实很普遍,几乎每家企业对改革都有自己不同的诉求。

  解铃还须系铃人。改革要向前推进,必须回应企业的诉求,经发处工作人员在大量走访企业的基础上,梳理出20多种分类监管模式和需求,并逐一向主管部门提出自己的建议。随着一项项监管创新模式的推出,企业最终打消了顾虑,开始拥抱改革。如今,已有5批35家企业加入了“货物状态分类监管”,涉及非保税货物资金总额近17亿元人民币。今年初,捷开依公司在洋山的保税仓库也改建完成,正式开通了新功能。

  晚上6时后才是改革时间

  在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管理局,有一种说法,“晚上6时以后,才是改革时间”。

  听到这一说法,经发处处长肖凡不禁笑出了声,“这倒也是事实,因为我们是业务处室,白天还有大量的日常工作要处理,只有晚上下班后,大家才有时间商量具体的改革任务如何推进。”肖凡说,经发处办公室的灯常常在午夜时分还亮着。

  经发处副处长陶贵宝被同事们戏称为“最悲剧的一个”。原来,自贸改革3年,恰巧遇到他家孩子两次重要考试,2013年的中考和2016年的高考,作为父亲,他都无暇顾及,甚至连招生简章的小册子,都没认真看过。陶贵宝觉得自己对不住孩子,可是又有谁知道,他虽然不懂考试,却对自贸区平行进口汽车业务了如指掌,为了推进这一改革,他隔三差五去北京出差,到中央部委商讨改革细节,被人称为“北京常客”。

  “我们的定位就是改革的操作者和承接者,是改革决策机构与市场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所以我们会比别人付出更多,但这样的付出是有意义的。”肖凡说,经发处的同志喜欢自称“自贸人”,他们在自贸改革的大潮中,在一次次攻坚克难中实现了自我的价值。“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自贸改革就是我们这代人的长征,我们一定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解放日报记者 王志彦)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2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