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一天内,楼道12吨杂物被清走
2016年11月24日 10:20   来源:解放日报  

江海新村63号楼居民在布置楼道。(资料)

  最近,家住肇嘉浜路的蔡阿姨心中一直有件开心事:隔壁邻居堆放在楼道里的旧冰箱和旧洗衣机,终于被“清”走了。

  蔡阿姨居住的嘉乐公寓,是上海典型的沿街独栋公寓楼小区。2013年,物业公司因连年亏损决定不再与公寓续约。就是这幢“无人管”大楼,过去三年却实现了物业费100%上缴。今年国庆前夕,大楼居民在一天内自发清除了楼内12吨杂物,常年霸占走廊的旧彩电、旧冰箱转眼不见。

  让居民主动掏腰包缴纳物业费,还自愿改掉楼道堆物这一持续多年的坏习惯,嘉乐公寓是如何做到的?

  自管+自治,业委会挑起大梁

  嘉乐公寓建成于1984年,共15层,每层12户,目前共有178家住户,租户30余家,楼内居民多为老年人。与许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大楼一样,嘉乐公寓存在私用面积小、公用面积大的特征,楼道最宽处,几可容纳一张标准乒乓球桌,大楼还自带天井。

  1995年,大楼开发商找来一家静安区的物业公司管理大楼。由于公寓没有停车位,居住总面积也仅1万余平方米,物业收益甚微。进入2010年后,一年亏损最高可达十几万元。2013年10月,物业不堪重负,与公寓方面协商终止了服务合同。

  现年59岁的韩东萌,2010年当选嘉乐公寓业委会主任。走马上任之时,她发现公寓不仅维修资金不足,还因为硬件老化存在不少问题。加之小区创收困难,没有物业愿意接盘。2014年1月,嘉乐公寓正式成为“没有物业的小区”,开始实行由川施物业公司托管、业委会自管的新模式。

  “物业费最要紧,大楼大事小事都需要资金周转。”韩东萌说,老物业离开时,账面上已没有结余资金。当得知尚有25户业主未缴纳当年度物业费时,韩东萌就代表业委会和物业商量,能否由业委会自行收缴物业费,作为自主管理的启动资金。业委会也和居民们“摊牌”,告诉大家大楼真实的资金状况。看到业委会如此坦白,居民们也表示理解,不久就缴齐了物业费。

  为节省人力成本,业委会取消专职维修人员,改聘“钟点工”式的维修工,除每月固定疏通一次下水道,其他时间都由居民自行打电话“呼叫”。不过,不少居民仍习惯凡事下楼找物业,现在物业走了,敲谁的门解决问题呢?

  “2014年是最难的,一天至少有三四起报修,每天来我家敲门的有十几次,电话更是数不清。”回忆刚开始自主管理小区的日子,韩东萌说,自己的电话号码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报修电话。

  成本要控制,但韩东萌明白,楼内保洁和安保不能少,不过两者却能承担更多责任。于是,业委会重新调配保安班次,由原本的昼夜轮班制,改为2人专职日班、2人专职夜班。其中,夜班保安只需夜间看好大门,而日班保安则需承担部分简单的维修工作,以及消防巡逻等职责。

  终于,楼内日常运作逐步回归正轨。到了第二年,每天上门敲韩东萌家门的居民已减少到两三人次;今年起,几乎没有居民来敲门,大家有事都会先找保安或维修工自行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才会找韩东萌和业委会。

  楼道里“断舍离”,清空12吨杂物

  韩东萌还有桩心事:公寓楼道宽敞,居民家中场地有限,不少人把积攒多年的废旧物品堆放在楼道,这不仅存在消防安全隐患,平日出行也多有不便。为保护自家门口堆放的杂物,不少居民还在家门口走廊加装铁门。经年累月下,原本能“打乒乓”的走廊变得拥挤不堪。

  “改掉老习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时候就需要党员骨干挺身而出,带头改变。”韩东萌家门口有一个大鞋柜,为了让楼道整治更有说服力,今年9月,她带头拆掉鞋柜。令她没想到的是,拆完那一刻,家门口几乎完全变了样。“住了快20年,从未见过楼道这么敞亮。”韩东萌无比感慨,“楼道亮了,心也跟着亮了。”

  业委会另一位党员也带头拆掉加装的铁门。其他居民看到清除杂物后的楼道原来如此“高颜值”,也开始响应号召,主动清除起杂物。

  公寓4楼有一对老夫妻,家住约3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原本住房条件就不宽裕,最近二老的儿子回家与他们同住,空间更是吃紧。于是,二老只能把不常用的物品从家中搬到楼道的公共空间。得知大楼要在9月30日清空所有堆放物,老人无法立即“断舍离”,一直纠结到清除日当天。

  9月30日大清早,在业委会协调下,嘉乐公寓所属的肇清居委会、社区民警、街道综合治理工作组和大楼志愿者开始对公寓进行集中整治。从顶层开始,依次向下,楼道内随意堆放的杂物被一点一点清空。大到衣橱冰箱,小至花盆竹竿,重约12吨的杂物就此告别大楼。

  看到邻居们这么配合环境整治,4楼的老夫妻主动找韩东萌,表达了搬走杂物的意愿。“他们来找我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却很感动,感谢大家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

  大楼变了样,居民的心靠得近了

  11月上旬,记者走访嘉乐公寓,整治后的楼道宽敞明亮,每层楼还多了好几抹深浅各异的绿色。

  原来,9月30日清理完成当天,施工人员就对大楼楼道进行修复和粉刷,包裹好常年裸露在外的电线。为维护楼道整洁,居委会和业委会一同成立楼内自治小组,居民们每天轮流在楼内巡逻,一方面保证施工期间大家的出行安全,另一方面相互提醒监督,防止楼道杂物再次出现。

  韩东萌说,一开始,有居民看到清空后的楼道虽然宽敞,但稍微有点冷清,就把家里种的花花草草搬到天井的窗台上。两楼的居民看到三楼窗台开花了,也跟着效仿。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每层楼的天井窗台、楼梯间窗台都被绿意覆盖。还有居民把自己业余时间完成的书画作品拿出来挂在楼道里。有居民开玩笑说:“楼道变得这么漂亮,这下公寓房价也要跟着涨了。”

  看似顺利的自治背后,有不为人知的艰辛,也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公寓4楼一户居民曾私自经营棋牌室,业委会劝说多次都置之不理。去年夏季一个38℃的高温天,棋牌室水槽突然堵住,废水倒灌进房间和楼道。棋牌室业主单凭一人无法解决,只能硬着头皮求助韩东萌。没想到,韩东萌带着居民拿着自家的拖把、抹布、水桶过来帮忙,很快就解决了问题。

  “没过几天,棋牌室就关门了,业主说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开下去……这下又轮到我惊讶了。”韩东萌说。

  从“不理解、不配合”到“超理解、超配合”,嘉乐公寓的业委会自管与居民自治模式,不知不觉走过近三个年头。韩东萌说,从前业委会都是“朝南坐”,只问监督不问义务,现在行使物业权力要讲求为居民服务,不仅大楼完全变了样,自己和居民都感到一个更大的变化——“大家的心靠得更近了。”(解放日报记者 舒抒)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2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