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街面工会,小店打工者有“娘家”
2016年12月02日 09:59   来源:解放日报  

  基本不运转的“僵尸工会”、缺少职工立场的“老板工会”、挂牌却虚空的“形式工会”……在原顾村镇总工会主席吴振祥看来,这些都是非公企业工会的常见现象。

  如何能破除这类痼疾,应成为非公企业工会改革试点的重要切入点。最近,在刘行街面打工的小店面营业员,以及租住在星星村的外来务工人员有些惊喜,因为通过街面工会、区域工会等灵活形式,他们也能享受到工会福利了。

  上海市工会改革今年直抵深水区。作为全市非公企业工会改革首批试点的宝山区顾村镇,已将所属114家非公企业工会组织全部纳入试点范围,努力打通工会组织联系服务职工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8小时之外”的工会

  不久前,国定假日加班却没拿到三倍工资的杜女士觉得很冤。她所服务的餐饮公司位于顾村,老板只肯付她两倍的加班工资,并甩出一句话:“平时待你不薄,怎能如此计较?”

  无奈之下,杜女士找出顾村镇总工会发的“连心卡”,并通过这个渠道为自己申诉。在顾村镇总工会以及刘行街面工会的协调下,她最终得到了补偿。

  刘行街面工会今年4月成立,覆盖104家企业和个体经营者,通俗点说,就是让小门面房经营打工者有了自己的“娘家”。

  据了解,顾村镇积极探索“先服务职工再发展会员、先活动覆盖再组织覆盖、先体制外入会再单独建会”等方式,把游离在组织外的职工吸收到工会中来。独到之处,在于依托社会组织建会。辖区内沿街小商户密集,但归属不同行业,每家职工人数稀少,建会有难度,镇工会通过协调,率先在共富和刘行地区建立沿街商户协会,并与商户协会商量,以理事会成员单位为基础,建立共富地区和刘行地区的街面工会,再由街面工会组织吸收职工入会。目前,共富地区已有20余名职工入会并自觉交纳会费,刘行地区则有50余名。这一做法,畅通了职工单体入会渠道。在职工自愿入会人数较多的商户企业,还能形成倒逼态势,加速企业自己建会。

  刘行街面工会主席吴圣告诉记者,自从成立了街面工会,一些只有两三人的小店面职工,平时只要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向街面工会反映,工会也会帮着他们出谋划策。渐渐地,大家都体会到了工会的好处。“现在每个月都有人主动来报名加入工会。”

  对于家住顾村却不在顾村工作的外来务工者,顾村镇则建立了“租住地”工会。让他们在8小时之外,在居住地也能找到“家”,并探索工会参与社区治理的新途径。在星星村,许多租住在此的外来务工人员加入区域工会,只要有困难就找“娘家人”出主意。李女士独自带着孩子借住在星星村,一次孩子突然生病,情急之下,她找到了工会。工会及时伸出援助之手,给她提供了必要的帮助,让走投无路的李女士找到了依靠。

  有“话语权”的工会

  作为企业和职工之间的桥梁和纽带,非公企业工会如何驾驭好自己的角色,在企业和职工中实现双赢,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工会主席出身的上海泉宏机电工业有限公司周世民厂长却底气很足。

  泉宏机电是一家台资企业,在这里,所有的规章制度,包括职工薪酬等都必须获得职代会通过。当记者问:“你们这里有加班工资吗?”周世民笑了:“当然有,但我们很少加班。”原来,泉宏机电职代会通过了“职工加班必须提前申请”的规定,每个职工如果要加班,需提前提出申请,通过后才能加班。

  这些都让离乡背井的员工们倍感温暖。周世民说,“我们这里工作时间最长的周师傅已经干了20年,每年企业流动的人员也就五六个。”良好的企业氛围,让职工有了归属感,活越干越好,劲头越来越足,最终得益的还是企业。

  上海尔华杰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国企改制的非公企业,一直延续了工会的强势地位。工会主席卞寿疆告诉记者:“今年2月,有职工找到我们反映,自己和别人同工不同酬。经工会协调,单位为这位不久将退休的员工买断工龄,并给予他相应补偿,有效稳定了职工情绪。”

  真正转起来的工会

  截至目前,顾村镇辖区内的22家非公企业工会,已全面完成预期的阶段性试点任务。

  如何改变传统的“先依赖企业建会、再看企业脸色办会”模式,在顾村镇总工会主席张黎萍看来,就是要将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贯穿于入会、建会、办会各环节,通过协调协商、沟通报告、服务惠利、奖惩考核四个保障措施,让非公企业工会真正转起来、活起来。

  为提高工会的吸引力,在顾村,会员个人缴纳的会费,按照150%的标准返还直接用于会员所需的项目。有一些非公企业工会已经申报和实施了会员健康午餐、职工疗休养、职工素能提升等项目,让会员切实感受到工会的贴心服务。

  为了实现工会组建全覆盖,顾村规模较大企业组建独立工会;中型规模企业或组建独立工会条件尚不成熟的企业圈入区域工会,组建楼宇、园区、街面等工会;归同类行业的职工加入行业工会,如快递、物业、餐饮等行业工会。当体制外的工会“蓄水池”渐满,会员达一定数量后,则倒逼所在企业建会。

  另一个瓶颈突破则是,针对一些非公企业工会不敢维权的问题,顾村镇总工会将其任务“瘦身”为发展会员、服务职工、协商协调和沟通报告四项,上级工会则“以上代下”维权。为了便于畅通报告途径,镇里设立了QQ群,专人管理,基层工会主席随时可以把自己掌握的问题苗子反映给上级。

  据了解,目前非公企业单位约占单位总数的90%,职工数约占职工总数的80%。非公企业工会能否发挥好作用是工会改革的关键。宝山区委书记汪泓表示:“我们要把职工的利益切实维护好,劳动者的权益真正落实好,才能真正体现出改革的生命力。”

  顾村镇非公企业工会改革不过短短四个月,却已出现了越来越多职工要求主动入会的鲶鱼效应,其探索出来的一些有益经验,或许将给更多地方带来启示。(解放日报记者 周楠)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2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