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书记“坐镇”,居民自治多了“后援团”
2016年12月20日 09:59   来源:解放日报  

  黄浦区半淞园路街道辖区内的精文苑小区居民,现在心情很舒畅,小区环境越来越整洁有序。而一年多前,这里完全是另一幅景象:去年3月,物业公司突然退出,小区居民措手不及,一时找不到人接盘,小区环境与秩序混乱。在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引领下,业委会接手小区物业并开始“自治”,得到了居民的认可。

  上海现有住宅小区1.2万个,其中有1400多个小区还未成立业委会,即便成立了业委会的小区,由于业委会自治水平高低、业主自治意识强弱参差不齐,能否真正发挥业委会的作用,也是一道难题。去年1月,黄浦区半淞园路街道耀江居民区在辖区内9个小区中成立了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精文苑小区就是其中一家,通过探索党建引领业委会工作,推动了耀江居民区小区综合治理水平的提高。

  党建引领破解业委会“难作为”

  耀江居民区是上海社区治理的“老典型”。4年前,这里成立了上海第一家业委会主任联谊会,9个小区的业委会主任定期坐到一起,讨论困扰社区治理的难题。打击群租、治理小区乱停车、整治高空抛物……不少小区普遍遇到的“老大难”问题,都通过这个联谊会平台商量出解决办法。

  不过,在引导联谊会平台建设过程中,耀江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林龙全又发现了一些新问题。

  “耀江居民区共有10个商品房小区、3115户居民。既有新开盘的商品房小区,也有房龄20多年以上的老公房,结构复杂、诉求多样,物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对居民区来说,治理这样的超大型社区难度很大,业委会肯定是重要的社区治理力量。可即便有了联谊会平台,不少业委会主任在回到自家小区开展工作中,还是可能遇到居民不理解、不配合的情况,一些业委会主任成员倍受打击后萌生‘退意’,还有一些业委会由于自治能力有限,依法依规方面做得还不够。”

  其实,林龙全道出了上海业委会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业委会工作大多具有公益性特点,涉及的工作很多是小区里的“鸡毛蒜皮”或矛盾纠纷,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不少业委会成员对业委会工作热情不高或者有热情但能力不足,造成很多业委会不作为和难作为。

  林龙全了解到,耀江居民区一半以上的业委会成员都是党员,活跃在小区工作第一线的楼组长、志愿者当中也有很多党员。“在业委会这样的业主自治组织里,能否将基层党建和基层自治结合起来,用党建来引领业委会开展工作?”

  在磨合中赢得业委会信任

  这一想法率先在居民区人口最多的小区耀江花园进行“试验”。

  4年前,耀江花园业委会刚好完成换届,耀江居民区党总支委派耀江花园党支部书记朱祖德参加该小区业委会的每月例会。

  “我只是去旁听、做记录,不发言、不干涉。业委会如果遇到依靠自身力量难以解决的问题,我会记下来及时向居民区党总支汇报,居民区党总支与街道党工委则会帮忙协调解决。”朱祖德告诉记者。

  可对这样的做法,耀江花园业委会成员当时并不“领情”。不少业委会成员认为,朱祖德是居民区党总支派来专门“监视”他们工作的,对他敬而远之。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改变了他们的看法。

  耀江花园是商品房小区,但物业管理非常混乱,小区乱停车、群租等现象严重。在业委会主任联谊会上,主任们群策群力想出了一些办法。可在执行时,“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业委会没有方向。

  关键时刻,朱祖德及时向居民区党总支与街道党工委汇报情况,获得了援助,街道牵头相关区委办局对小区进行联合执法;朱祖德组织楼组长、党员骨干、志愿者等向业主宣传、服务。最终,业委会想出的好办法落地实现。在小区整治中,一些业委会成员和部分群众之间有误解。这时,朱祖德又毅然站出来,对他们作出公正评价,帮助他们在业主中树立威信。

  慢慢地,业委会成员对朱祖德的戒心开始消除,大事小情都愿意找这位在居民中有威望的老书记咨询意见。

  水到渠成。去年1月,耀江居民区党总支正式在9个小区成立了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并发布了《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实施意见》,将党的工作小组协助业委会的制度确定下来。按照实施意见,每个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一般由3名成员组成,设正副组长各一名,由小区党支部书记担任组长,由居民区党总支委派到业委会。每次业委会举行例会时,工作小组组长列席旁听。

  发挥智囊团润滑剂作用

  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成立不到两个月,精文苑小区业委会就遇到了一个大考验——物业突然请辞。精文苑只有4幢楼、住着153户居民,是典型的袖珍小区。由于户数少、物业费标准不高,物业公司运营此类小区大都难以做到收支平衡。

  征求多方意见后,在党的工作小组的引领下,精文苑业委会决定对小区进行“自治”。这时,党的工作小组成员也身体力行地主动承担起物业管理人员的一些工作。在党的工作小组组长全松良的协调下,小区原来的保安、保洁人员被先留了下来,以维持小区管理的正常运转;业委会主任则自掏腰包拿出了3万元垫付这段期间的物业开销。但全松良与业委会成员在反复讨论后认为,这并非长久之计,要想让精文苑物业管理更上一步,有必要调整物业费。

  在任何小区,调整物业费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为了取得大多数业主的理解与支持,全松良把小区账目情况公开给业主看,还发动楼组长、居民党员与志愿者挨家挨户做工作,向业主解释为何要调整物业费,最终在业主大会上,物业费调整提案被大多数业主接受并通过。目前,小区中152户业主已按时缴纳了物业费,而精文苑在实行“自治”后,小区环境面貌也有了很大改变。

  当业委会在开展工作中遇到困难时,党的工作小组都会积极出主意,帮助业委会向居民区、街道“借力”推进工作:老式楼房为主的越纪公寓小区,业主的杂物堆满了小区楼道,业委会多次想整治但有心无力,通过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这个“桥梁”,居民区与街道先后三次找来了清运车帮助他们进行楼道整治,楼道又重现整洁;金中苑发生高空抛物事件,险些伤人,小区业主非常气愤,业委会与党的工作小组组长徐慧珍经过5天走访,排查找出肇事业主,他们主动上门,对这位业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肇事业主最终承认了错误,而小区其他业主也引以为戒……

  迄今,在耀江居民区,9个业委会的党的工作小组成员没有一个打退堂鼓,而且越干劲头越足,他们说:“现在居民对我们的工作那么肯定,我们参与工作的热情当然高!”

  居民区、业委会、物业被称为小区治理的“三驾马车”,只有相互之间的关系理顺了,才能形成顺畅的治理机制。半淞园路街道党工委书记顾定鋆说,在住宅小区综合治理中,居民区党组织领导核心作用和业委会主体作用的发挥是否到位,直接影响小区治理的成效。耀江居民区党总支向业委会派驻党的工作小组,建立了有效的工作载体和抓手,是完善住宅小区综合治理机制的有益尝试。在小区治理中,党的工作小组携手业委会,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为群众服务,发挥了智囊团、后援团、润滑剂的作用。

  据悉,半淞园路街道已在有条件的小区积极推广这一做法,更好地发挥党组织在小区治理中的引领作用。(解放日报记者 唐烨 实习生 苏昊炜)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 何嘉伦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