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逃离老小区的居民为何搬回来了
2017年02月09日 09:44   来源:解放日报  

  “几年前,我逃离了这个老小区,现在我又重新搬了回来。因为,去年以来,整个小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过去脏乱差的模样,简直就像住进了一个新小区。”说这话的,是上海闵行古美街道九星苑的居民范阿姨。最近一段时间,像她这样的“回搬”居民,九星苑里至少出现了十几户。

  作为上海闵行区第一批初步建成的示范版“美丽家园”,九星苑小区最近吸引了一波又一波区内外百姓前来“瞧个究竟”,一边参观一边还讨论,“咱们小区啥时候能创建美丽家园?”

  与此同时,整个闵行区的“美丽家园”建设大幕已经拉开,这也是闵行创建全国文明城区的一项“重头戏”。全区1042个小区中已有755个小区主动申报创建美丽家园,预计今年内全面启动、年底初见成效。

  “创建美丽家园,并不是政府‘一厢情愿’帮着百姓做,而要让居民积极主动地来建设,在参与中提升获得感、满意度。”闵行区委书记赵奇说,闵行区美丽家园建设,不仅仅停留在消除顽症、美化环境、完善功能上,最终还是要借此“撬动”百姓参与热情,形成长效维护家园的基层治理体系。

  曾经“逃离”的居民纷纷回搬

  “你看,现在这些居民楼的一楼天井都很整洁,但在以前,家家户户都搭建起蓝色彩钢板,乱糟糟的,共有107个违建点。直到去年5月,所有的违建点全都拆除了。”东兰三居居委会副主任吴钰婷一边说,一边带记者在小区里逛。

  九星苑建于2002年,与九星建材市场一路之隔,居民大多是从九星村动迁过来的,总共有550多户。来到一个小型休闲绿地跟前,吴钰婷介绍说,这里原来是个居民自行搭建的大棚,大家聚在里面打牌,既不舒适,也不雅观。在“美丽家园”建设过程中,居民们被请进了新改造的棋牌室,原来的违建大棚被清拆,修整路面、种上花草,小角落一下子变得清新起来。

  让记者印象最深的,还是小区里气派开阔的柏油道路,以及路边整齐充裕的停车位。“以前,小区道路坑坑洼洼,车子也停得横七竖八。”吴钰婷说,当初,小区规划车位只有80多个,“停车难”问题突出。此番,征得大多居民同意,不仅小区道路全面整修,还通过绿化改建增加了157个停车位,基本做到“每户都有一个停车位”,受到居民欢迎。

  走在崭新的围墙边,吴钰婷停了下来,“以前,这里是一个翻墙点,现在也全部修建好了”。原来,因为挨着九星市场,一些年轻租户图方便,总从这里翻墙进出,久而久之形成一个豁口,小偷也由此潜进来,小区里偷盗现象一度十分猖獗。现在,小区里32户群租户被整治,围墙也被整修一新,并新增了几个出入口,每个出入口增设了道闸、监控探头等技防设施。

  “其实,最吸引我们的,还是小区的有序管理。”范阿姨说,自己搬回九星苑之前,住的是一处商品房小区,但感觉管理不到位;而九星苑这个动迁房小区却越来越好,违建拆除了,群租户被清退了,偷盗现象没了,养狗也讲规矩,居民还每天自发巡逻,加上周围都是熟悉的老居民,平时文体活动丰富,自己下决心搬了回来。

  “量身定制”点燃自治热情

  “美丽家园”怎么建?谁来建?这道社会治理的“考题”闵行思考了很久,而“扮靓”九星苑的过程,也让解题思路日益清晰。

  “说实话,前两年我们的住宅小区综合治理效果并不理想,政府部门花了不少钱,但百姓获得感和满意度不高。为什么?”闵行区相关职能部门人士经常自问。

  反思一下,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政府实事工程投入不少,但碎片化、条线化现象普遍存在。今天房管部门进小区实施旧改,明天水务部门进来实施二次供水改造,小区道路挖开又合上,合上又挖开,职能部门各自为政,百姓意见不小。二是像小区综合治理这样的工作,政府部门习惯做法是制定统一标准、统一实施,至于怎样把“政府要建美丽家园”变为“百姓自己想建美丽家园”,并未找到好方法。

  上海闵行尝试从九星苑的治理改造,找到一个突破口。区里把各部门、各条线的项目“集成”到一个小区平台上来做,拆、建、管并举,成熟一个、创建一个、交付一个,让老百姓看到实实在在的变化。

  建美丽家园,老百姓都乐意,谁不希望自己居住的小区整洁、有序、舒适?但是,闵行小区美丽家园创建是“有条件的”,分为基础版、提升版、示范版三类,全部由小区业委会自行提出申报。能否申报成功,能否让政府部门投钱进行小区改造,有准入条件。若拆违没有达到90%以上、业委会没有成立、电梯没有及时保养,小区的创建资格申请将被“一票否决”。

  “一开始,居委会开动员会说要拆除违建,我们都不相信能完成。”九星苑一位楼组长宋阿姨说,但街道和居委会干部说干就干,每天都到小区里来,把100多个违建点全部贴到公示栏里,向居民公示每天拆违进度,每拆掉一个点,就在后面贴上一朵小红花,既给违建户带来了压力,也让其他居民有了信心。于是,不少居民见到违建“钉子户”就问:“你家怎么还不拆?”而宋阿姨在率先拆了自家天井里的违建后,还说服同楼道的3户人家也进行自拆。

  一方面,九星苑居民积极配合拆违和治理群租,为创建美丽家园赢得“准入资格”;另一方面,在街道、居民区党组织、居委会和业委会组织下,经居民自主选择和建议,九星苑实施14个改造项目,包括小区狭窄路段拓宽、增加停车位、整修绿化、重新规划建设自行车棚、门洞防盗门和对讲设备更新等。区相关部门整合力量和资源,“量身定制”改造九星苑。

  区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坦言,相比原先“整齐划一”实施小区治理,现在一小区一方案“量身定制”的模式,给职能部门增加了许多工作量,但点燃了居民的自治热情。

  扮美家园探索“撬动”机制

  当广大居民真情投入“美丽家园”建设,“民间智慧”便源源不断涌现。

  九星苑小区环境改造过程中,到底实施哪些项目,由居民自行选择,缺什么补什么。比如,小区的绿化改造项目,由居民中的五六位专业人士组成智囊团,就大树如何不遮挡住户阳光、哪些有病虫害的草木品种需要更换等提出不少好的建议。

  在九星苑的拆违过程中,有一个违建点被保留了下来,这也是居民自治的结果。原来,这户住在一楼的居民家中有特殊情况,儿子自小得了小儿麻痹症,行动不便,家人在天井里建了个洗手间,方便他就近如厕。这户人家提出保留这个洗手间的申请,业委会将申请书在小区里进行公示,居民都表示无异议,使该违建点得到了人性化的保留。

  闵行区“美丽家园”创建内容,主要包括小区顽症整治、环境提升改造和加强基层治理三方面。每一方面的创建任务,都具体而明确。其中,小区顽症整治包括“五违”整治,黑色小广告、无序设摊、乱堆杂物等“六乱”治理;环境提升改造包括房屋修缮、楼道改造、老旧电梯安全改造等;加强基层治理包括完善党建引领居民区自治架构、提升业主大会和业委会自治能力、实现城市网格化管理全覆盖等任务。

  创建“美丽家园”并非全部由区政府埋单,需要居民自己出资10%左右,以体现居民参与度,也能使大家更加爱惜小区的各项设施。

  这样的制度设计,取得了喜人效果。在九星苑,因为亲眼看到了新气象,尝到了环境改善的甜头,所以对于“10%费用由居民自行承担”的要求,小区里的每家每户都签字表示同意。去年下半年,小区业委会还提出“外面改造了,里面也要美化起来”,主动拿出30万元维修基金对所有居民楼的内墙进行了粉刷。

  创建“美丽家园”,闵行区更希望起到一个“撬动”效果,那就是“撬动”居民参与长效维护家园,“撬动”一个党建引领下的基层治理体系的形成和成熟运行。

(解放日报记者 徐敏 黄勇娣)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 何嘉伦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