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新书记来了后,“问题村”悄然变样
2017年05月31日 10:53   来源:解放日报  

  “要知道镇政府在哪里,我非得专门去一趟,好好表扬一下我们的新书记。”自己占着的藕塘被收走了,蒋庄村65岁的村民沈小弟非但不生气,却要表扬这个收走藕塘的人。

  “对不起啊……”外号“羊狼”的村民顾权明,自家破墙开出的两个店面被关掉,一年减少了30多万元租金,却一个劲儿向关他店面的人道歉。

  “我是他的舅舅,不先拆我家违建,他的工作没法干啊!”66岁的金桂章,是蒋庄村出了名的“老顽固”,如今却第一个带头拆掉了河岸边的违章建筑。

  金山漕泾镇蒋庄村,曾是一个被区里挂牌督办的“老大难”。但短短一年间,蒋庄村已然大变样。这一切,源于蒋庄村来了一位年轻的新书记——陆军辉。

  刚到村里就被“摸了底细”

  去年4月中旬,41岁的陆军辉,到金山区漕泾镇蒋庄村走马上任,担任党总支书记。在此之前,蒋庄村的书记一职已空缺了4个月。

  “你们蒋庄村的村干部,叫我来干嘛?”几天后,沈小弟一边嚷嚷,一边走进了陆军辉的办公室。在村民们眼中,老沈是个犟脾气。老沈脱口而出的“你们蒋庄村”几个字,让原想好好跟他聊聊的陆军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句话,已经反映出了蒋庄村干群之间的隔阂。

  “小陆怎么到蒋庄村来了?这可麻烦大了!”陆军辉的远房舅舅、村民金桂章路遇陆军辉的父亲,两人都为这个“后生”捏了一把汗。不过,金桂章心里知道,陆军辉是个有点本事的大好人。他原来在东海村当书记,不仅办了许多实事,还默默照顾一些困难群众,村里百姓一直把他当自家人。

  陆军辉何尝没听说过蒋庄村的复杂性——这是全镇人口最多的一个村,征地多、违建多、“刺头”多、乱相多、矛盾多,百姓怨气大,工作不好做,好几任村书记都被吓“跑”了,之后没人愿意去蒋庄村……他第一次到村口,就感到头皮发麻:2公里的蒋庄路,村委会原本五分钟就可以到达,但由于破门开店、乱设摊严重,一路上拥堵不堪,寸步难行,车子硬是开了半个多小时……

  这条路,今后到底该如何走?

  给一个个顽疾开出“药方”

  去年梅雨季节的一个雨天,蒋庄村东小区里,出现了一位陌生男子。他撑着伞,穿着套鞋,在小区里东看看、西看看,根本不在意脚下污水横流,也顾不上恶臭难忍。

  此人正是陆军辉。蒋庄村户籍人口3600多人,外来人口近万人,人们自然还不认识刚到任的新书记。但陆军辉已经“摸”出了村里难点之一:在蒋庄村东、西两个居民区,由于规划建设先天不足,雨污水管混接、缺失严重,每到下雨天就出现污水倒灌。对此,百姓怨气很大,但村里一直没法解决。

  实地调查后,陆军辉立刻召集村委会班子成员开会,分析问题症结,提出解决办法。可要全面改造、新建雨污水管道,需要一大笔费用。接下来,陆军辉积极争取,成功获得了区、镇29万元的扶持资金,同时村里自筹资金28万元,总算启动了两个小区的雨污水管道改造工程。目前这一工程已基本完成。今年梅雨季,这里的近400户村民终于可以免受污水倒灌的“祸害”了。

  “我调查出来的蒋庄村‘顽疾’问题,还有河道黑臭、乱占用土地、违法搭建、蒋庄路拥堵等。这些难题一天不破解,百姓就不可能重新信任你,村里工作也就没法进一步开展。”对于自己到蒋庄村的工作路径,陆军辉脑子里“一门清”。

  比如土地乱占用问题,百姓怨言非常之大,重点就在“公平”二字。前些年,许多村民被纳入了镇保,按照相关规定,必须转出相应的承包地;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一部分村民享受了镇保,却迟迟未交出土地,继续耕种、养殖。经过梳理,被占用的土地有156亩,涉及88户人家。村干部做不到“一碗水端平”,村民当然会忿忿不平。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解决,关键在于敢不敢碰硬!”陆军辉与村会计、其他干部讨论后,专门请来镇经济管理所负责人,帮助梳理土地关系,研究解决方案。去年8月开始,村会计和村干部一家一户跑,与村民核对各家的承包地数量、位置,并要求签字,交出占用的土地。到目前为止,村里已收回了80%的非法占用土地。

  真心实意办实事,办事公平正义——陆军辉的一言一行,百姓都看在眼里。

  “他讲究公平公正,我当然也不想做钉子户。”在别人眼中难对付的顾权明,不知不觉成为了陆军辉的拥护者,在环境整治的过程中,顾权明带头同意拆掉每年给他带来30多万元租金的两个店面。随后,在党员、干部的带头下,蒋庄路上的破墙开店、乱设摊等情况迅速得到了清理,这条村路终于恢复了整洁、宽敞、通畅。

  今年3月,村里开始整治11条黑臭河道,“舅舅”金桂章第一个站出来,同意拆掉自家违法搭建的40多平方米杂物间。当月,沿河48户人家100%拆除了违建。

  做群众工作像“拉橡皮筋”

  每天一早,陆军辉就会到村里转转,与村民或租住户聊聊。

  蒋庄村的沈小弟,也被陆军辉“征服”了。之前,村干部为非法占用土地问题上门找他,被他多次拒之门外。原来,他心里有气。几年前,沈小弟老母亲的土地被征用后,却迟迟无法解决社保问题,生性耿直的沈小弟决定,“再也不理村干部了。”实际上,在沈小弟与陆军辉短暂“交锋”之后,他逐渐对这位新书记有了点了解。第二次被请到书记办公室,尽管沈小弟一开始是板着脸的,但在接下来的聊天中,陆军辉诚心诚意地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谈了接下来对村里的设想,而沈小弟也和盘托出内心的症结所在……

  气顺了,工作就好做了。沈小弟很快表态,一定退出自家占用的藕塘。“我也是讲道理的人。书记做了这么多实事,我当然不能跟他对着干。”回去后,他还做哥哥和弟弟的思想工作,让大家一起退出非法占用的10多亩土地。

  蒋庄村的形态变了样,村民心态变了样,村干部的状态也变了样。

  村党总支副书记沈海峰,一年前还苦于无事可干,很多事“无从下手”。现在,分管党务工作的沈海峰干劲十足,每天忙得不亦乐乎,经常要跑到百姓家里去。“老百姓的信任,是从相信一个真实的人开始的。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建立党建服务站,把一批党员凝聚起来,发挥好每一位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路畅了,水清了,小区变美了,老百姓的气也顺了……一年前还由镇政府派驻工作组进驻的“问题村”,已经悄然变了样。(解放日报记者 黄勇娣 通讯员 公维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