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沪“通达系”快递员到岗率超95% 积压件本周将处理完毕
2017年02月20日 09:41   来源:东方网  

  “网点爆仓、快递员转行送外卖、快递遭遇倒闭潮……”春节后,快递爆仓、行业“用工荒”的话题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昨天,记者从“三通一达”4家快递公司获得最新消息,目前几家公司上海网点的快递员到岗率已超95%,所有积压件将在本周内全部处理完毕。尽管本周起,快递将恢复正常,但不得不正视的是,作为有着200多万从业者的快递行业,每年春节后都要遭遇类似“用工荒”,背后的症结何在?对比部分电商自营物流全年无休的高效率,究其原因,加盟制模式下的用工制度不完善恐怕首当其冲。

  沪上快递“倒闭潮”被夸大 积压件本周将处理完毕

  “申通卢湾站倒闭了?”“五角场圆通怎么了?年后一直无人送件。”“天天快递网点加盟商不干了,快件来回转圈!”……春节假期刚过,消费者们好不容易等到春节期间购买的商品发货,不料,却陆续有关于快递网点“倒闭”的消息传来。记者也进行了实地调查并向企业求证相关数据,网点爆仓现象确实存在,但所谓的“倒闭潮”被过度夸大,快递公司预计,积压件将在本周处理完毕。

  中通快递小哥大斌在上海做快递员已经3年了,一直负责松江新桥、九亭一片的收派件业务,春节快递爆仓事件发酵期间,他已经从老家返沪上了4天班。“一年忙到头,没理由春节不回老家,节后人手不足我们都知道,这不也早早回来了嘛。”大斌匆匆撕下快递单将包裹递给收件人,没等电梯门关上,他就迅速钻了进去。大斌告诉记者,开年之后虽然单位已经上班了,但是快递业务员还没有正式上班,就会导致很多站点年前的存量快递件没有及时送出去。“其实元宵节后回家过年的都差不多回来了。但是像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客户的维权意识很强,投诉也多,关注度就上去了。”他说。

  圆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圆通上海网点共有129个,这一数字较去年有所增加,“一旦有加盟商退出经营,马上就会有新的加盟商接手,并不存在网点倒闭的情况。”韵达方面也表示,年后“用工荒”导致人手紧张,快件积压、揽件延迟等现象确实存在,但上海100多家网点没有一家存在“无人送件”的情况。

  曾在“双十一”期间接受记者跟踪采访的快递承包商郑永虹,就曾经因为网点搬迁被客户误认为倒闭。他向记者坦言:“当下的快递市场,的确一年比一年的竞争更激烈,生意的确越来越不好做。”但面对“倒闭潮”一说,他也直言,“全国的快递网点上万家,上海就有几千家,倒掉的毕竟是少数。难道去年赚了100万,今年赚了60万,就说自己亏了40万?就要经营不下去倒闭了?”

  不签合同没有社保 导致快递员流动频繁

  其实,快递爆仓并不奇怪,一般在“双十一”期间,由于包裹猛增,快递公司人手有限,导致无法顺畅送到客户手里,会提前聘请临时工应对缓解。在平时,快递服务都相对正常,很少见到爆仓情况发生。而各地集中出现大规模爆仓的时间,一般是在春节后这个特定的时期,这其中必定是多种因素叠加所致,诸如春节期间压货、部分加盟商亏损关门、节后返工不足、招工困难、快递员跳槽等。但归根结底,这些因素与快递行业的管理模式、用人制度息息相关。

  日前,京东CEO刘强东在微博上表示,90%以上的快递员没有或仅有少得可怜的五险一金,以克扣基层配送员和电商从业人员的福利而带来的电商表面繁荣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反思。这一表态也让长期隐藏于电商高速增长之下的基层从业者福利保障问题浮出了水面。

  记者从熟识的几名所属不同公司的快递员处了解到,在上海,根据网点所在区不同,普通快递员的保底工资基本在2500元到3500元,送一单快递又1元到1.5元的提成,收一单则能拿寄件费的5%到8%,每个月收入基本在6000元到7000元左右。而为了降低成本,加盟站是不给快递员上保险和社保,“只给送货的电动车投了保。”其中一名快递员透露。

  有物流从业人士坦言,快递业利润较薄,给员工上“五险一金”是一笔不小的费用,除了顺丰、EMS这种直营为主的公司外,大部分通过加盟的方式巧妙避开了这笔成本,保证了其近10%的净利润率。

  相比而言,部分电商自营快递在春节前后的高效率送达,恰恰是用工制度规范的结果。记者向京东相关部门得到数据,2016年,京东总共为包括基层快递员在内的员工缴纳五险一金超过27亿元。除了五险一金之外,配送员还额外享有商业保险。

  快递属于劳动力密集行业,不签合同、没有社保、工作负荷大都导致了人员流动性大,而这一用工性质的弊端在春节后会尤为凸出。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表示,由于快递员大多数来自农村,习俗上正月十五之后才陆续出门,因此每年春节后会有例行波动,出现相对人手短缺的情况。而由于没有用工协议的约束,快递员在节后返岗的时间和变动性就较大。

  收入几年停滞不前 临时加薪不是长久之计

  无论是“双十一”还是春节后的快递市场,面对“用工荒”,加盟商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加薪,试图用经济杠杆撬动劳动力市场,但在每年阶梯式增长的行业需求面前,显然这一招已不再灵验。

  物流行业专家黄刚直言不讳地指出,快递员月入过万的暴利时代早已过去,而在这几年快递业高速发展的同时,快递员的收入却始终停滞不前。“几年前,送一单提成是1元钱,几年过去了,还是1元。”此外,为了抢客户,给不少网店开出的送单价也是打起“价格战”,自然更低的成本转嫁到了人力上,快递员需要送更多的件,考核也更加严格。

  在淘宝上开店的陶小姐常年与快递员打交道,在她眼里,他们的真实处境是“低收入、高强度”。“‘双十一’期间,为了能让我把业务都给他做,有快递员自愿通宵上门来给我打包。可想而知他们的压力也挺大的。”她感叹道。

  “快递员转行做外卖,只是一时的流动,都去干外卖也不可能,中国有近300万快递员。”黄刚表示。有业内人士建言,快递不能再靠人群战术,要靠大数据和技术;也不能再免邮,要改善基层快递员的工作环境。对此,黄刚表示认同,他同时预测,今年快递可能要涨价。(东方网 陈宁)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 王子涛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