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上海新江湾城公共绿地尝试野草不除、树冠不剪、用“天敌”克制害虫
2017年03月01日 10:22   来源:文汇报  

垂柳依依的新江湾城公共绿地引得游人驻足拍照。韩嘉寅摄

  再过一个月,杨浦区新江湾城生态走廊将是一片嫩绿,春色蓄势喷薄。到了夏天,密密麻麻的野草绽放着各色小花儿,清香甜美,像铺了花毯子。入秋后,色叶树和绿色相映,饱满成熟,像极油画。冬天,则是深绿色安静闲适。而鸟儿,一年四季都在嬉戏鸣唱……该生态走廊养护负责人指着这里的花草水溪、木桥栈道,给来此上自然课的小朋友们介绍着生态走廊的四季变化,孩子们还可以摘下专门为鸟儿种的火棘果尝尝味道。

  新江湾城生态走廊绿地是本市首块试点综合生态养护的公共绿地,从规划之初便被注入生态基因,建成十余年,摸索出一套特别的养护方法:在不影响公共绿地功能的前提下实施“散养”,野草不除,树冠不修剪,不用化学药剂而用“天敌”克制害虫,落叶全部入土改良土壤……这造就了生态走廊独特的绿色肌理和“不羁”景象。

  多选乡土植物,模拟自然生境

  现在的新江湾城定位为知识型、生态型住宅社区,开发之前曾长期弃置,有大面积的湿地和零星的森林植被,被认为是难得的城市“绿肾”。全程参与新江湾城生态规划建设的上海市园林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祥明介绍,据2003年的不完全统计,当时有237种原有植物、9种哺乳动物、144种鸟类、12种爬行动物、352种昆虫、18种鱼类和5种两栖动物在此繁衍生息。

  在这么好的“底子”上规划建设居住区和绿地,是机遇更是巨大挑战。项目组用保育、恢复、修复和部分重建的做法,设计建造中央公园、住区公园、生态源、生态走廊和居住区绿地等绿色空间。

  新江湾城绿化养护负责人介绍,这里很注重植物多样性和本土化,模拟自然生境。以面积为26.08公顷的生态走廊为例,由北往南,一侧是经三河,另一侧沿着政悦路、闸殷路绵延2.7公里分布着300余种上海常见的植物种类,另外,他们已记录到97种野草。这些植物构成了一片狭长的小森林,“除了居民,一年四季都有新人和摄影爱好者来拍婚纱照和风景照。”

  生态养护,无需“塑形”“美容”

  园林树木讲究“三分种,七分养”,后期养护付出的人力物力可能更多。不同于惯用的“剪、拔、除、喷”等方法,新江湾城公共绿地一直在探索、使用生态养护方法。“生态养护是在维持一定平衡的状态下,尽量不干预植物生长,减少人工管护的痕迹,不使用化学药剂除草、除虫。”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新江湾城生态走廊内,对于高大的水杉、池杉、枫杨等乔木,只会适当修剪个别在外围接触人类活动的树木,其他的会放任其自然生长。“这跟城市行道树的养护不同,在这里不需要给树木‘塑形’‘美容’,或修剪得特别整齐,任其生长演替就能很美。”该负责人表示。

  “很多野草自成风景,比如阿拉伯婆婆纳、泽漆、繁缕等就很受欢迎,很多还开出粉色、白色、淡紫色、蓝色等各色小花,跟森林的地面一样,充满野趣。”一位养护人员介绍,“按照一般公园绿地的养护标准,有野草会被扣分,必须定期除掉。”

  值得一提的是,新江湾城的绿地空间都采用无公害生物防治技术,用“天敌”克制各种害虫,不再使用化学性农药。以防治刺蛾为例,这里两年前就在全市率先引入周氏啮小蜂,把即将羽化出蜂的茧挂在有刺蛾的树上,小蜂羽化后就刺入刺蛾蛹内,将后代寄生其中,可消灭刺蛾。

  现在,使用无公害生物防治技术的绿地内,刺蛾和天牛等虫害可以维持在相对稳定可控的范围,“化学药剂容易‘赶尽杀绝’,害虫没了益虫也被误杀,鸟儿就要饿肚子。”绿化养护人员说。

  探索“生态+经济”模式,降低绿化养护成本

  新江湾城绿化养护负责人透露,目前的生态养护范围仅限于公共绿地和公园,并不包括附近居民区和单位等处。但生态是个系统概念,而飞禽走兽鸟儿虫鱼的活动范围也不会仅限于公共绿地,这样割裂的养护是否可持续?生态养护在城市公园绿地可否推广?“新江湾城72余公顷的公共绿地内动植物可以维持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但5平方公里城区范围内的生态平衡就很难说了。”该负责人坦言。

  朱祥明则认为,城市绿地空间有多种形式,有初步满足市民“透气”需求的,也有保持城市生态健康发展的,但长远来看,接近自然状态是趋势,“在用地趋紧的中心城区,公园绿地规划之初就应该考虑生态的可持续性;目前上海在建的各大郊野公园与新江湾城绿化模式类似,生态的底子都比较扎实。”

  生态专家、华东师范大学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达良俊,2000年曾携团队在上海科技馆斜对面建造了一块3000平方米的近自然森林示范地,选择十余种本土植物,以樟科的红楠、壳斗科的青冈、小叶青冈和苦槠为基础,配以海桐、女贞等常绿灌木树种及枫香等落叶树种,模拟自然生境混搭种植。达良俊当初全部选用了小苗木,“植物越小越易驯化、适应性强,林子的人工养护成本也会更低。”十多年树木,这片试验田早已长成小树林,树荫遮天,郁郁葱葱。达良俊说,“现在很多城市绿化景观盲目追求新、奇、特,引进热带植物,有些误入歧途,成活率低,养护成本又高,不如回归本土,‘一方水土养一方植物’。”

  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绿化养护的成本还相对较高,即使是生态养护,成本也不低,既生态又经济的种植和养护模式还处于摸索阶段。(文汇报记者 李静)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实习编辑 何嘉伦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