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外卖员代排队,1小时最少赚30元
2017年03月10日 10:54   来源:新闻晨报  

鲍师傅糕点店门口每天都排着长队 /新闻晨报记者 殷立勤

  前不久,“喜茶”和鲍师傅糕点店在人民广场开业。两家店一开张就迎来了大量顾客,每天店门口都排着长队,有市民为了买到“鲍师傅”糕点排队8小时。也因此,这两家店被称为“人广网红”。目前,两家“网红店”门口的队伍依然很长,平均排队时长为四到五个小时。

  近日,记者走访了这两家“网红店”,发现排队购买的队伍中大部分都是“帮忙排队”的外卖员,他们利用APP大量接单,按照分钟计算费用,巴不得队伍越长越好,“反正站着就把钱赚了”。

  “10个有7个是我们的人”

  昨天凌晨5时,很多人还在睡梦中,张明(化名)已经起床,赶往鲍师傅糕点店。5:30左右,他到达了鲍师傅糕点店位于人民公园内的取号点,此时前面已经有十来个人在排队了。

  4个小时后,他终于买到了“鲍师傅”,随后奔向“喜茶”。这十几天来,张明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这两家“网红店”之间穿梭。

  昨天下午1:00左右,记者在来福士广场一楼看到,“喜茶”门口已经排起了四五个队伍。在近百号人的队伍里,记者看到不少人手里都提着一袋“鲍师傅”糕点,还有不少人一直在“刷”手机。张明说:“这些都是我们公司的,都是外卖员,和其他普通外卖员一样,通过APP抢单、接单,买好东西后再送过去。你看到的这些队伍,10个人中大概有7个是我们公司的人。”和记者说话的时候,张明也在不停地“刷”着手机,看看是否有新的订单。

  按分钟计费,最少60分钟

  张明来上海工作已经将近10年了,之前一直在做些小生意,但前年由于生意不太好就关掉了自己经营的店。2016年初,张明开始从事外卖员的工作,一开始是和一家外卖公司签了合同,每个月有3000元底薪,认真干的话每个月能接700-1000单,收入在7000元-10000元。但张明并不想一直当外卖员,一年后辞掉了这份工作,他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做点小生意。“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情做,在朋友的介绍下,就加入了这个‘帮忙排队’的APP做做兼职。现在单子多的时候,一天能赚500元左右。”

  记者在张明说的APP上看到,排队服务的收费标准为“计费最低为60分钟,不足按60分钟计算;预估收费0.6元/分钟,超出时间段0.6元/分钟;22:00至7:00为夜间时间,费用翻倍”。

  注册一个账号,交200元押金,再去公司培训1小时,就可以成为“帮排队”外卖员中的一员。在兼职的这段时间里,张明遇到最多的问题是在帮顾客排队的过程中被临时取消服务,这样只能收取排队这段时间的服务费用,按分钟计算。如果顾客没有主动补偿外卖员,APP平台在进行核实后则会作出补偿,即排队30分钟以上的补偿10元,排队2小时以上的补偿20元,每增加一个小时加10元。

  张明告诉记者,接单后外卖员会根据客户要求的时间到达现场开始排队,并开始计费,期间通过发送照片、确认码等在APP上进行交流,每隔20分钟就会发排队的照片给顾客确认,以此来计算排队时间。购买成功后停止计费,送达的费用按照距离的长短另外计算。

  有人下单就去帮忙排队

  “去年下半年比较火的阿大葱油饼,我们也有同事过去排队购买过。我加入的比较晚,所以业务主要是在人民广场这边。”张明说,“排队收取服务费用有两种方式,以喜茶为例,用户可以选择现价60多元一杯的饮料,其原价是20多元,剩下的40元是排队服务费,其中有35元是给外卖员的,有5元是给公司的,而且规定了150元起送,所以接一个订单,外卖员大概能赚100元左右。还有一种方式是按照分钟计费,每分钟6角,外卖员拿5角,公司拿1角。”

  除了帮忙排队购买最近爆红的“鲍师傅”糕点、喜茶等,张明和他的同事还去各种餐馆、医院、银行、游乐场、房产交易所等人多的地方帮忙排队,也会帮忙排队购买青团、粽子等热销食品。“只要有人下单,我们就会过去帮忙排队。”

  [记者手记]

  互联网+带来的应该是便利

  记者曾在排队购买“鲍师傅”的队伍里遇到一名背着“饿了么”外卖包的男子,他承认自己是替APP跑腿的代排队者,但并非来自“饿了么”,他强调自己排一次队就赚几十元,是“辛苦钱”。有趣的是,记者在附近找到卖现货的“黄牛”,虽然4斤面包加价近100元,但号称赚得也是“辛苦钱”,是排队5小时买来的。然而,无论是APP接单还是马路边揽客,加价销售的本质是一样的,无非一个是“有了货再去找买家”,一个是“有了买家再去买货”。

  互联网+时代,应该给大家带来的是便利。但是在人民广场“网红”食品排长队上面,明显起到了反向的作用,APP 专业排队大军带给了一小部分人“所谓的便利”,但更多是对超级长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有的外卖员觉得队伍越长越好,这样可以更容易赚钱。在利益的驱使下,互联网+成为消费“网红”的工具,客观上造成这种奇货可居、千人争购的场面。商家赚得钵满盆满,某些人有了新的挣钱渠道,那么普通消费者呢?无形中增加了本不必要的排队时间成本和加价请代排的经济成本。(新闻晨报见习记者 潘文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