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中国不断刷新“城市天际线”
2017年06月19日 10: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砥砺奋进的五年)中国不断刷新“城市天际线”

  中新社上海6月16日电 题:中国不断刷新“城市天际线”

  作者 马化宇

  建造一座摩天大楼实非易事。接到上海中心初期设计图之后,上海建工机施集团副总工程师贾宝荣一度想过放弃。

  “如果设计图没法修改,我觉得这个活就干不下去了。”面对一项国家重大工程,科班出身的贾宝荣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申海 摄

  如今站在黄浦江畔向浦东望去,632米高的上海中心大厦已然矗立在对岸,高耸入云。位于大楼第118层的观光厅“上海之巅”近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当年令贾宝荣“绝望”的一方建筑工地,如今已是游人如织的地标景点。

  “当时我们遇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在我们的建筑体系里,设计所提供的设计图需要到施工现场进行‘翻译’,这叫深化设计。因为上海中心的结构太过复杂,加上建筑材料不能完全匹配,导致设计图刚开始拿到工地完全没法用,举个例子,如果按照设计图来做,上海中心内部的木桩要把外面的玻璃幕墙戳穿了。”

  如何解决这一难题?上海中心的施工团队想到了引进国外的BIM技术,来提高建筑过程中的容错率。

  何谓BIM技术?简单来说,BIM技术就是利用建立模型的方式,通过静态、动态模拟施工过程中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并通过电脑技术提前进行修改,以解决建筑上的几何冲突。

  贾宝荣说:“我们将BIM技术创造性地运用在上海中心的建造上。通过电脑系统,提前模拟测算各项数据,保证里面的木桩不会戳到外面的幕墙,钢筋之间不会出现衔接不上的问题、巨型塔吊不会相互‘打架’,这些在材料出厂前已经计算好了。可以说,上海中心为全国的超高层建筑,提供了创新示范和探索。”

  关于上海中心这一超级工程,早在20多年前便已经进入上海浦东的规划。

  “当时上海陆家嘴地区计划建造3座超高层建筑,这就是后来的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和上海中心。”上海中心大厦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葛清告诉记者,无论是城市名片,还是对城市空间集约化利用或是对垂直城市理念的探索,超高层建筑都是经济社会发展至今,自然出现的结果。

  “从古至今,人类对高空一直抱有向往,从埃及金字塔到现在,大家对高层建筑的印象都很深刻。”葛清说,上海中心在超高层建筑发展历程上会有其相应的地位。可以说人们在追求超高层建筑的同时,也是对创新和突破的一种追求。

  根据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CTBUH)研究报告显示,在2016年拔地而起的128座摩天大楼(高度超过200米或656英尺)中,有84座来自中国。在过去的5年里,中国几乎每年都会在这个榜单中占据头名。2015年的68座也是当时中国创下的新纪录。

  2016年,深圳成为中国建造最多摩天大楼的城市,共建造完成11座,这一数字比美国和澳大利亚去年建造的摩天大楼总和还要多。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度交付的广州周大福金融中心(东塔)以530米成为世界第5高、中国第2高的超高层建筑。

  除此之外,包括已建成和在建的636米高的武汉绿地中心、596.5米的天津117大厦、508米的台北101大厦、492米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中国超高层建筑如雨后春笋出现、城市天际线不断被刷新,已成为中国近年来的一大盛景。

  “上海中心不仅仅是一幢建筑,它更是当代中国建筑工艺的集大成者,可以说它是个艺术品。”同济大学建筑科学研究院陈继良工程师说,超高层建筑要求技术的精细程度很高,除了物理高度,还要看到其中的设计理念有没有创新、有没有新的技术应用、在运营管理上有没有新的突破。

  “中国建筑‘走出去’,最早依靠劳务输出、然后是施工总承包、最后是项目设计和工程管理。”陈继良认为,如今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常可以看到来自中国参与设计、施工的大型建筑项目。在中国城市天际线不断刷新的今天,依靠建筑水平的提高,以上海中心这样的超高层建筑为代表的中国建筑,正在走向世界。(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