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让20万聋哑人感受城市的温度
2017年07月03日 12:07   来源:解放日报  

今年上海两会期间,葛玉红参加了现场的手语直播。 (资料照片)

  唐文妍的父母至今无法理解,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女儿,为什么要放弃可能的高薪工作,一门心思去当手语翻译。唐文妍说,这是因为她放不下和聋哑人朋友的羁绊,“他们需要我。”

  从2015年3月1日起,上海电视台《午间新闻》栏目正式推出手语直播。凭借过硬的能力,唐文妍脱颖而出,成为5名手语主持人中的一员。屏幕左下角的那一小块区域,成了很多聋哑人朋友连接这个世界的窗口。从今年5月起,团队增加到了6人。

  “可惜屏幕太小,有时打快了根本看不清手势。”唐文妍说。

  “聋人孤独太久,非常非常渴望朋友”

  唐文妍与手语结缘始于2004年。当时在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念大二的她,一直对手语感到好奇,看到上海东方国际手语教育学校在招收学生时便报了名。“当聋哑人知道我在学习手语时,他们非常高兴。”唐文妍说,其实她那时手语打得不好,双方经常互相看不懂,但这不妨碍她感受到聋哑人朋友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孤独太久了,非常非常渴望朋友。”

  这份沉甸甸的心意令唐文妍动容,2010年研究生毕业后,唐文妍不顾家人反对,做起了全职手语翻译。同为《午间新闻》手语主持人的葛玉红,是唐文妍在手语学校的老师,“执着”是她对这个“80后”女孩的评价,“全上海现在只有她一位全职手语翻译,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

  如今,唐文妍在一家手语翻译公司任职,老板莱特尔博士是她最佩服的人之一。2012年,这位年近花甲的美国老人不顾家人的反对来到上海,希望帮助聋哑人更好地融入社会。“他常说,他的幸运在于自己的第一任老板是聋人,所以他能站在一个更平等的角度看待彼此。也因为入了这一行,才能遇见自己聪明美丽的妻子。”

  “我们公司目前只是小有盈余,莱特尔不从公司取一分钱,一心希望好不容易有起色的事业能走得更长远。”唐文妍说,莱特尔经常告诉他们,做好事也应该享受和其他工作一样的薪水待遇。“很幸运能遇到这样的老板,让我可以坚持下来。”

  虽然是唯一的全职翻译,不过唐文妍认为,论翻译水平,同事顾忠比自己要强,“大家都看得懂。”戴着眼镜,身材高大壮实的顾忠,看起来与普通青年没什么两样。顾忠说,自己是聋人家庭子女,所以很早就学会了自然手语,和中老年聋哑人交流起来更加顺畅。

  手语不是瞎比划,需要体力脑力结合

  大学毕业后,顾忠进入静安区残联工作,因为会手语,在残联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也在上海电视台、上海教育电视台兼任过手语主持。不过,同事却说:“手语有什么难,不就是瞎比划吗?”

  “这也是人们对手语最大的误解,手语首先是一门语言。”唐文妍说,手语翻译需要体力和脑力相结合,挑战和压力不亚于同声传译。

  “在直播中,我们只有在主持人播报时才能看到文字提示,播放新闻视频时只能听着耳机里的语音进行同步手语翻译,这要求注意力必须时刻高度集中。”唐文妍说,有次她翻译错了一个词,为了纠正这个错误,她不得不飞快地打一遍正确的手语动作,同时在脑海中牢牢记住接下来的两句画外音。半小时的直播下来,再熟练的手语翻译都会疲惫不堪。

  翻译讲究“信、达、雅”,手语也是如此。“外国地名、科技术语最难,如何准确翻译,有时要动点脑筋。”唐文妍说,比如,有些外国生僻地名一时难以翻译,即使用手语将拼音打出来,聋人也很难理解,这时就需要用其他方法来表示。“比如法国昂热市,就可以翻成法国西部的一个城镇。”

  “手语翻译,沟通聋哑人与健全人的桥梁”

  其实早在2000年5月,上海电视新闻《时事传真》 栏目就在双休日播放的新闻集锦中,增设了手语主持人,葛玉红便是最早的3位主持人之一。

  “从每周15分钟的集锦,到现在每天30分钟的直播,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说明社会越来越重视聋人这个群体。”葛玉红介绍道,除了《午间新闻》,他们这支手语翻译团队还参与了近5年的上海两会现场直播,通过他们的翻译,上海20多万聋哑人得以更加了解这座城市。

  “但有些事情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葛玉红说,比如在担任会议翻译时,她希望手语翻译能被安排在发言席边上,“如果我们和发言人在两个方向,聋人朋友可能就要不停转头,这对他们和发言者都是一种不尊重。”

  顾忠则讲到了另一件事。2008年,他去澳门交流时,当地的一家助残机构看中了他的手语翻译能力,开出1.2万元的月薪,而当时,顾忠在静安残联的月工资不过1500元。“目前手语翻译有职业证书,但没有对应的岗位。”葛玉红说,“如果光靠做手语翻译的收入,恐怕难以维持生计。”

  没有全职翻译,也就意味着有时无法及时为聋人提供帮助。不久前,一位聋哑人夜里感到腹痛,去医院挂号时却发现无法和医生交流。无奈之下,他给唐文妍发了短信。“恰好我那天在通宵加班。”接到短信,唐文妍赶紧让他打开手机,通过视频帮他翻译。事后,唐文妍有些后怕,如果这位朋友不认识自己,或者自己睡着了没看到短信,他会不会因为沟通不畅而影响治疗?

  “市领导说,城市是有温度的,我们希望更多聋人朋友能感受到这一点。”葛玉红希望能有更多人学习手语,“手语翻译是沟通聋哑人与健全人的桥梁,桥修得好,走起来才顺畅。”(解放日报见习记者 王闲乐)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