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水源保护区内污染源逐个拔点
2017年07月14日 11:02   来源:解放日报  

  7月10日一早,在两台挖掘机的“围剿”下,上海大江饲料公司的标志性建筑——1幢约6层楼高的饲料车间被迅速拆除。与大江饲料公司命运相同的,还有松江区内的8家企业,都将在7月底前清拆完毕,因为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在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被去年年底在沪开展督察的中央环保督察组发现,列为整改对象。

  企业离取水口1公里

  我国2008年6月1日起施行的水污染防治法明令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设置排污口;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

  法律写得明明白白,但全国各地的实际操作却不尽如人意。去年5月,环保部下发通知,启动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执法专项行动,主要内容就是清理饮用水水源一级和二级保护区内的违法问题。去年年底,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对上海开展环保督察,形成的督察意见还指出,黄浦江上游水源二级保护区仍有293家违法违规项目和176个排污口未完成清理整治。

  大江饲料公司就是一例“顽症”。2010年,这家企业被划入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由于落成较早,截污纳管设施不完善,企业100多名职工每天产生的约0.1吨生活污水未接入市政污水管网,就通过排污口直接排放。

  在青草沙水源地建成通水前,上海中心城区就是从松浦大桥取水口取得原水;黄浦江上游水源地工程建成后,集中将原有青浦、金山、松江、闵行和奉贤等西南五区取水口归并于金泽水库和松浦大桥取水口,改分散取水为集中供水。如今,金泽水库拥有525万立方米的有效备用库容,一旦金泽水库日常供水受到影响而暂停,这一备用库容可以保证西南五区至少两天的应急用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记者注意到,大江饲料公司距离松浦大桥取水口只有1公里左右,其产生的污水影响周边环境,甚至会对松浦大桥取水口构成威胁。这样的企业,关停已刻不容缓。

  7家企业已全面停产拆除

  对于为何多年未关停,有执法人员表示情况复杂,这家企业此前一直合法合规,是2010年划入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后,才由于未对排污口采取关闭调整或截污纳管而违反水污染防治法。在执法部门的多次沟通和要求下,企业也曾提出通过截污纳管解决生活污水排放问题,但由于周边市政污水管网配套、资金等问题,直到去年年底才真正付诸行动。然而,这种迟来的“亡羊补牢”已是枉然,根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的要求,这家企业最晚整治期限是今年6月底,在此之前必须关闭或拆除。

  “关键问题不在于情况复杂,也不在于法律空白,而在于个别区域执法偏软。”环保部门相关人士指出,水污染防治法明确要求,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设置排污口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责令限期拆除,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不拆除的,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违法者承担,处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可以责令停产整顿。法律条款很清楚,具体就看怎么执行。

  记者了解到,截至7月10日,松江区内的上海船厂等9家企业已经全面停产、停工。其中,除了上海环山贸易有限公司、上海盛凌祥贸易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将于7月15日开始拆除地面建筑物外,其余企业都已完成或开始地面建筑物的清拆。防止“死灰复燃”,松江区还联合交通海事、公安等部门加大了对码头堆场的执法力度,杜绝企业进行水岸作业;相关街镇在采取停电措施的基础上,加派人员加强日常巡查,确保清拆工作有力执行。((解放日报记者 陈玺撼))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