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心如止水”做好一件“简单事”
2017年09月18日 10:27   来源:解放日报  

沈其艳正在大风中工作。 (资料照片)

  “本站气压:1007.2百帕;风速:10.9米/秒; 气象能见度:1.2海里;云状:鬃积雨云……”定时走到观测点,观测这些气象数据并作记录,这就是沈其艳的主要工作。听着有点简单,可看看这些,你才会知道她有多不容易:气象站位于芦潮港以东30多公里的小洋山岛上,很长一段时间要靠轮渡进出,单程要花半天,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岛上物资紧缺,喝的是“天落水”,吃的是罐头食品配榨菜,最艰苦时只能借住在民房楼梯间,半夜会被巴掌长的大蜈蚣咬醒……

  身为上海海洋气象台洋山港气象站站长,41岁的沈其艳从事的是最基础的气象数据记录工作,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一干就是20年。7000多个日夜里,不论风雨雷电、黑夜白昼,她没有遗漏过一次观测,记下了数百万个精准及时的数据,为洋山港、东海大桥等重大工程建设和相关港航单位的安全运行提供了珍贵的气象资料。为什么能将一件枯燥乏味、不断重复的事坚持那么长时间?“日常气象数据记录看似不起眼,却是气象学领域的基石,必须有人做长期、不间断的统计。看似简单的事,要做好也不容易,我喜欢记录大自然的‘喜怒哀乐’,想把这件‘简单事’做到极致。”沈其艳说。

  0.01的统计错误也不能有

  “20多岁的年轻人,过的是60多岁老人的生活”,这是其他气象工作者对洋山港气象站观测员的描述。小洋山岛孤悬海外,岛上居民都已动迁,那时没有网络,没有有线电视,没有商店和娱乐场所,更没有家人朋友,观测员除了工作,往往只能对着大海和礁石发呆。沈其艳告诉记者,心浮气躁的人干不好这份工作,一定要有“心如止水的单纯”。

  在这方面,沈其艳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她是小洋山岛上土生土长的渔家女,祖祖辈辈靠打渔为生。对别人来说条件恶劣的荒岛,却是她挂念的故乡。1996年,为了配合洋山深水港的筹建和论证,上海市气象局在小洋山岛上新建了洋山港气象站。当时,沈其艳看到气象人员天天在家附近摆弄百叶箱、湿度计等一些她看不懂的设备,好奇的她天天围着看。气象人员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就教她一些气象知识。“后来,气象站正好要招一个当地员工,问我愿不愿意,我一口就答应了。”1997年8月,通过相关考试后的沈其艳正式进入洋山港气象站工作。

  世界气象组织的所有成员国都遵循同一个观测时间:北京时间8时、14时、20时,这三个时间点的观测结果必须在整点后的5分钟之内上报,每次记录的数据有风向、风速、气压、气温、湿度等气象要素,要确保准确、连续,不能早测、迟测、漏测。碰到风大浪高等恶劣天气,还要变成每小时一次的加密观测,一直到天气平静为止。怎么才能做到每次记录、每个数据都不出错?“心里不能有任何杂念,不能受外界影响,必须极度认真仔细,0.01的统计错误也不能有。”为了工作,沈其艳在手机上每天都要设多个闹钟,手表一直比正常时间调快5分钟,每次观测前半小时就提醒自己,不要安排其他事情,静静等待观测时间的到来。“也正因为此,我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是闹钟的声音,有时做梦也会突然被‘闹钟声’惊醒。”

  2003年,小洋山岛居民动迁,岛上居民可以被安排到洋山港区的公司上班,一家港区公司向沈其艳承诺工资翻倍,但她婉拒了:“这个气象站很难留住人,我必须留在这里。我就是‘一根筋’,就是对气象工作有感情。”

  “要去风最大的地方上班”

  除了要认真细致、不怕寂寞,孤岛气象观测还要忍受艰苦的工作条件。气象站建在一座海拔80多米高的山坡上,山路崎岖、山陡路滑,上下坡特别困难,沈其艳好几次差点摔下山崖;岛上生活非常不便,洗澡一度只能用积攒的雨水,吃饭常常是榨菜配白饭草草解决,睡着睡着身上就会被蜈蚣咬个大包;小洋山岛上的风一般要比市区大两三级,刮台风时,为了不被吹跑,观测员必须两个人用绳子绑在一起、脚上绑个大石墩才敢匍匐着往观测台上爬;冬天强冷空气来袭,有时百叶箱的门会被积雪冻住,要用工具才能撬开,等观测完回室内准备记录,才发现手指僵硬得不能动了。

  一次次和糟糕天气“搏斗”,让沈其艳从一个瘦弱的渔家女变成了一个永不服输的“女汉子”。有一次,正值台风来之前一天,东海风浪高达好几米,刚好轮到沈其艳去接同事的班。家人劝她别去,她摆摆手:“气象员必须遵守值班制度,我不去接,同事就下不了班。”母亲看她这样倔,心疼地说:“别人台风天都是往家里跑,你还要去风最大的地方上班!”

  普通人避之不及的恶劣天气,在气象观测员看来,却是得之不易的“珍宝”:通过分析极端数据的数值、频率,往往可以看出一个地区长期气象变化的端倪。在记录册上平淡无奇延续了20年的数据背后,是沈其艳和其他洋山港气象站工作人员的艰辛和努力。

  20年如一日做好一件“简单事”,没有点“愣劲”是坚持不下来的。沈其艳就是个认准目标不回头、不撒手的人,无论什么困难都阻挡不了她完成工作任务的决心。

  家庭是沈其艳最坚强的后盾。2006年,她的丈夫费燕军考虑到能在不出勤时陪伴她,辞了原来的工作加入了洋山港气象站,当上一名海上浮标维修员。

  20年风里来雨里去,沈其艳告诉记者,她最对不起的就是丈夫和女儿。“有时候晚上值班,抬头看看满天繁星,我非常想家。但一想家,情绪就要受到影响,只能克制自己尽量不去多想。”(解放日报记者 茅冠隽)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