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为了这一晚大家都能安眠,他们逆风而行
2018年07月23日 11:07   来源:解放日报  

  “上车吧!”“你快拉我一把”“等等后面的王伯,他还有些行李”……昨天17时许,奉贤海湾镇星火学校安置点内,519名安置人员陆续登上了驻地部队派来的军用卡车,即将被送回到各自位于海边的家中。

  就在1个小时前,上海宣布解除台风橙色预警,超过19万安置人员陆续回家。成千上万在暴风雨中坚守岗位、保障城市秩序的各行各业工作人员,也终于结束长达数日的紧张与忙碌,可以安心地歇一歇了。

  冒着大雨,徒手清理落叶

  昨天8时,浦东临港地区突然刮起大风,下起瓢泼大雨。记者顶着大风一路开车,被吹得左右摇晃,几乎无法操控。车窗外,天地苍茫一片,辨不清南北东西。在大风大雨中,人几乎无法站直,身上的雨衣被狂风吹起,几次遮翻在头顶,人瞬间被雨彻底淋湿。

  暴雨刚刚见小,62岁的芦潮港人陈林娟阿姨就半蹲在路边,用双手将堵在排水栅栏缝隙处的落叶,一片一片地挖出,身边一个铝制簸箕已经装满了她的劳动成果。

  “台风来了,这些落叶不及时清理,会堵住排水管道,到时候容易引起积水。”听到记者的询问,她抬眼笑了一下,满是雨水的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

  陈林娟娇小的身躯在白茫茫的天地间毫不起眼,若不是穿了一件蓝色的雨衣,谁都不会注意到她。事实上,宽阔的环湖西二路在暴风雨的洗礼下,极少有行人和车辆通过。

  “你这样用手抠落叶,疼不疼啊?”“不疼,我自己的手自己知道。我还有帮手呢。”陈阿姨拾起身边一根树枝说,这就是她的好帮手。而那一刻,记者看到,她的十指指甲都已泛黑,几个手指都出现了豁口裂痕。“中午去大桥底下的休息站吃个饭,喝口水,下午还要再去路面巡查一遍,今天的活才算干完。风大雨大,你们在外面采访也要小心安全啊!”对记者说完这句话,陈阿姨又走向了下一个排水口……

  值守泵站,48小时未回家

  接近中午,在杨浦区海城路控江绿苑前,一棵巨大的行道树倒伏在路中间,引发交通事故。记者到达现场时,来自杨浦绿化园林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冒着风雨,用油吊机抢吊起这棵高8米、直径达25厘米的老树。

  “像这样粗壮的大树需要10个人同时作业才能吊起。”皮肤黝黑的工作人员张军告诉记者。雨水肆意地打在工人脸上,形成沟壑纵横的“小溪流”。10个大汉卖力地操作着吊机,把大树吊上卡车。从昨天6时50分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处理了20多棵倒伏行道树。

  12时30分,台风在上海崇明东部正面登陆。上海东北部各区也随之下起了暴雨。“水位1.18米,自动泵已经开始抽水。”“手动泵也打开吧。”杨浦五角场下沉广场泵站负责人王明华果断作出决定。3分钟后,水位下降到1.09米,10分钟后,又重回0.60米安全线以下,两名泵站值班员这才松了口气。

  在五角场下沉广场的一处地面是整个五角场集水排水的核心地带,来自下沉广场和淞沪路地道的积水都通过这里排放。“淞沪路地道地势较低,通常是第一条防线。一旦广场形成积水,地道的情况会更严重,因此要随时盯着。”王明华和另一名工作人员贾敏勇已经48小时没有回家。“值班室里有个小沙发,打开能变成床,两个人勉强能‘对付’一下。”他说,等这场风雨过去,才能放心。

  现场执勤,设置多道防线

  12时,在金山区龙胜路909号的临时安置点,二楼、三楼的14个教室里,空调被调到了适宜的温度。一部分安置人员正在酣睡,还有一部分人则坐在影视厅里出神地看着电影。来自石化街道的值班负责人奚军告诉记者,这里高峰时安置了220人。现在,不少年轻人看外面风雨不明显,已出去购物或者“透口气”,但出门都要进行登记请假,回来再销假。“为了保障大家安全,只有接到解除防汛二级响应的通知,各单位安置点人员才能撤离。”门口保安人员这样解释。

  同一时间,位于奉贤海湾星火学校安置点内的519名安置居民和周边工地工友刚刚吃罢中饭。由海湾镇统一派送的午餐盒饭优先供应所有安置人员。

  经过了前晚近乎整夜的狂风和雨水,奉贤海湾的天气昨天已基本归于平静,仅时而下起阵雨,安置点的百姓都巴望着早些回到家。星火学校安置点总负责海湾镇社区管理服务中心主任顾红告诉记者,从前晚起,个别入住安置点的居民已陆续被居住在安全地带的家属接走,留下来的则“一个都不能少”。

  为了防止安置人员擅自离开,发生意外,安置点内设置了多道“人工防线”。位于校门口处的保安室内,坐着来自星火派出所的2名警察、4名辅警,“每一位进出的人员,都要得到指挥室的许可才能放行,确保安全。”见到记者,一位辅警小伙子打趣说,“你快跟我们说说话吧,我们已经一整夜没合眼了。”学校一层的防汛防台指挥室,黑板上实时登记接纳人员数量,50名来自各居委的工作人员24小时在安置点执勤,确保安置人员不擅自离开安全区域。

  记者在星火学校大食堂看到,偌大食堂间所有的长条桌凳都成了附近工地120名工友的临时床铺。门口的服务台上配备了蚊香、电筒、馒头、饮用水、泡面等一系列物资。“你们吃早饭了吗?”记者询问服务台前来自周边居委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案是“还没有”。“为什么不吃呢?”“工友们多,开始时候怕早餐馒头不够分,没敢吃,现在倒也不饿了。”

  楼上各间教室里,来自周边危棚简屋内的本地居民,有的聚在一起乘风凉、聊天,有的躺在凉席上休息,还有的则围成一圈打起了扑克、搓起了麻将。有几间教室的黑板上,甚至还有小朋友留下的“画作”。

  此时,海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3名医务人员开始走进一间间教室巡查。事实上,因为住宿条件有限,安置人员又多为老年人,从前天晚间开始,已陆续有多名老人感到头疼发热、心脏不适、关节痛等。好在位于一楼的临时医务室,各类急救药品、器械齐备,“我们24小时两班倒坐诊,目前已经诊治了十几名患者,希望陪着大家安然度过台风”,医生肖春芳说。

  16时30分,随着台风橙色预警解除,上海所有安置点内的安置人员都可以回家了。而留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则还要迅速开展环境卫生整治,清理街面、道路、下水道散落的各类垃圾,尽快恢复干净整洁的城市面貌,确保台风后第一个工作日城市运行有序。

  这一晚,每个上海人都能睡上一个好觉了……(解放日报记者 杜晨薇 王志彦 黄勇娣 黄尖尖)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