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他过得“吝啬”,却活得“富足”
2018年09月06日 10:57   来源:解放日报  

杨德广与新疆叶城二中的孩子在一起。 (资料)

  8年前,上海师范大学原校长杨德广教授,在70岁古稀之年卖了一套房,将自己稿费、积蓄等捐出,筹足300万元,资助贫困学生。这一举动一时传为美谈。8年过去了,这位老人并没有停止他的善举。而当年他资助的学生陆续带来了好消息:江冬冬、江录春兄弟俩,一个考入同济大学读博,一个去上海交大硕博连读……

  听到这些消息,杨德广感到更有奔头了。“今年我 78岁了,被‘逼’着到处讲课,还在带研究生。”他笑着说。杨德广赚钱的动力是希望有生之年帮助更多的孩子,他发起的阳光慈善基金汇聚了更多的爱心人士。

  近日,杨德广获评民政部第十届“中华慈善楷模”。大家用“高尚”“了不起”等词汇赞扬这位老人,他连连摆手,“我不接受,我只是活得更明白了。”

  他要做“雪中送炭”的事

  “你既然有富余的钱,为什么不住得更好些,到处旅游也可以。”当年,杨德广将300万元存款捐给他的大、中、小学母校设立助学基金时,很多人这么问他。许多不解和争议随之而来。“他和子女关系不好,不打算把钱留给孩子了”……流言传入杨德广的耳边,可他并不在乎。“想不明白是别人的事,我活得明白就行。”

  杨德广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他每一笔讲课费用。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受邀到各处讲课几千场,讲课费从几十元涨到几百元、上千元。工作几十年,这样的累积不仅是数字的增长,杨德广心里早就想好了要找个时机 “捐出去”。他说,“人是社会的人。没有工人农民,我哪有吃穿?没有老师,我哪来知识?没有学生,我又怎么当得了校长?”既然受之社会,就要回馈社会。

  人生的“简单”,他是在退休后越悟越透彻的。“我有两套房,一套留给自己住,另一套卖掉。”他说,睡觉只占一张床,房子多了也没用。哪怕拥有金山银山,一天也只能吃3顿饭,“半斤面条我就能吃3顿,放点鸡毛菜、番茄,很美味了,我要那么多钱干嘛呢?”

  对杨德广来说,几个子女工作都不错,让他没了后顾之忧。“多余的财富,留给子女不过锦上添花,但是送给贫困的优秀孩子,却是雪中送炭。”更让他开心的是,女儿主动拿出20多万元,为他凑足300万元,用实际行动支持老爸的决定。

  对助学“大方”,对生活“抠门”

  捐资助学,杨德广出手很大方;但在个人生活上,他却很节俭,甚至有些“抠门”。

  说到一件“糗事”,杨德广挺不好意思的。前段时间,他和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在普陀山聚会,他说好要请客。可一到饭店,看到菜单,杨德广傻眼了,“一条鱼居然180元一斤!”最后,他请老同学吃的是20元一份的客饭。他向老同学“检讨”:“是我自己心态不好,这么贵的一餐吃起来心难安。”

  还有一次,他去外地讲课,飞机误点5小时。他在机场转来转去,肚子饿得咕咕叫,可看到机场餐厅一碗面就要68元时,他止步了,最后跑去买了一桶8元的方便面。他心里有一本 “账”:“别小看省下的这 60元,能给西部山区10个孩子吃上一顿营养午餐!”

  “我是农民的儿子,一辈子都是。”杨德广始终记得,50多年前,他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只身来沪,身背一个旧麻袋,全身上下只揣着3元钱,“比起那时候,现在的生活富足多了。”

  苦难的童年和艰辛的青年,让杨德广更珍惜现在的生活。“小时候,我们家因为穷,经常吃野菜。可碰上邻居来讨饭,母亲总要刮出半瓢米,因为她说,邻居家更加揭不开锅。”母亲的乐善好施,刻入他的童年记忆。读中学、大学时,因为买不起热水瓶,一年四季他只能用冷水洗脸洗澡。同学们也帮助他,高三时给他订了一整年牛奶,每月至少2次带他去饭店“开小灶”。

  大学时,他就做好事不留名。那时,他每月省出几斤饭票,留给班里高个子男生,悄悄塞在同学的枕头底下。这个谜底,直到前些年大学同学聚会时才揭晓。走在路上,他看见工人拉板车,拖得很吃力时,总会停下来,帮着一起推。

  “做慈善是对健康最好的投资”

  许多人被杨德广卖房捐资助学的善举所感动,并有所行动。其中一位企业家找到他,自愿拿出200万元,成立“杨德广帮困助学基金”。

  当杨德广揣着助学款兴冲冲跑到黑龙江一所偏远学校时,没想到却遭到拒绝。“你们这个钱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捐助我们……”校方“吐”出一连串疑虑。杨德广才知道,有时候,做好事并不容易。

  他和企业家重新找到政府部门牵线,最后将这些助学基金用于四川、甘肃等西部偏远山区几所学校,解决孩子的营养午餐问题。旅游他不去,可他连续几年跋涉数千公里,翻山越岭去看望西部大山里的那些孩子。“这些孩子每天往返几小时山路上学,可真正走出大山、走进大学的又有几个呢?”当年那个揣着3元钱来沪求学的寒门学子,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与当地校长商量后,杨德广决定选出32名品学兼优的中小学生,进行“一对一”重点帮扶,资助他们读完高中和大学。

  就这样,以前杨德广一个人做好事,如今带动身边人一起做善事。他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倡议后,他的亲朋好友、曾经的学生纷纷“认领”。上海师大的老教授翁敏华让他很感动,“当年她说,要认领资助申请书上没有一个错别字的孩子,还真被她找到了两个。”然而几个月后,当他得知翁教授罹患恶性肿瘤,探望她时劝说她放弃资助,毕竟每年要花费几千元助学。没想到,翁教授对他说,“生命有限,更要多做善事”。

  杨德广发起的阳光慈善专项基金,如今挂靠在上海师大教育发展基金会名下。每一笔入账和支出,他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最近,他又在做一件事,将西部地区的初中毕业生引入上海当技术工人。“孩子们能吃苦,上海又缺这样的技术工人。”前不久,第一批36个学生已进入江南造船厂等企业工作。

  有人问杨德广,你这样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他说,我是有58年党龄的老党员,党员不就应该履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承诺吗?做这些,也给自己带来了快乐和幸福,何乐而不为?“最近去开会,人家说,杨老师,你怎么看上去像60岁的人,还有人说像50岁。我要说的是,做慈善是对健康最好的投资。”杨德广憨憨地笑了。(解放日报记者 彭薇)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