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高博文说繁花》亮相上海大剧院
2017年09月20日 08:05   来源:文汇报   

  19日起,上海评弹团推出的评弹 《高博文说繁花》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演出。这是继上海大世界、上海新天地的两轮演出后,《高博文说繁花》 再度修改整合,以第一季“六回书+特别篇”的形式在大剧院亮相。

  《高博文说繁花》 剧本改编自金宇澄的茅盾文学奖获奖沪剧小说 《繁花》。将原本的文学故事改编成评弹,不仅是评弹人的愿望,金宇澄也有此意。高博文告诉记者,早在2016年3月,他就找到金宇澄,有意将 《繁花》 改编成评弹。“《繁花》 的头绪比较多,人物关系交错,篇幅和容量与长篇弹词相当,而大量人物对话与繁密故事情节,用说书的形式描绘,特别合适。”为此,高博文把自己早前用上海话念的小说片段放给金宇澄听。从小听着评弹的轻弹慢唱长大的金宇澄曾说,在 《繁花》 创作过程中,“耳朵边一直有一位苏州口音的上海老先生,一个人慢慢讲,声音不温不火,不高不低,再麻烦的背景名堂,再吵闹的男女对白,先生总是笃定泰山,有哭有笑,有俗有雅,说得源源不断,像是用不着我考虑,我只要听,只要记就可以了,真是特别”。

  这也是 《高博文说繁花》 在不少段落呈现出的格调。剧情铺陈几乎遵照小说的叙述顺序和篇幅,小说文本的每一章对应一回书目。尽管评弹过去最擅长的就是跳出故事,大段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不过在金宇澄的建议下,评弹呈现的《繁花》从最初“内心戏太满”到现在更为节制。

  《繁花》小说以上海方言为文,但评弹则以苏州方言表演,如何权衡,让主创斟酌再三。最终,演员们决定以评弹说表为基础,人物对话以上海方言俚语,弹唱则保持苏州弹词和传统曲调。这也保留了评弹的韵味,让作品不会变成 《繁花》 的“有声书”。(文汇报记者 黄启哲)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