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名家甘当小学生,携手从头学京剧
2018年04月11日 14:20   来源:解放日报  

史依弘(左)在荀派《金玉奴》中扮演金玉奴,蔡正仁扮演莫稽。蒋迪雯 摄

  昨天下午京剧《金玉奴》进行排练,工作人员把椅子搬到地毯中央,建议蔡正仁坐着唱,节约体力。蔡正仁不假思索地说,“还是趴着唱吧,和戏里一样。”77岁的他蹲下来趴在地毯上,变成倒卧在金玉奴家门口的穷秀才“莫稽”。

  两出戏从头新学首次公演

  5月1日劳动节将于上海大剧院开锣的“梅尚程荀史依弘”专场演出,著名演员史依弘首次尝试一人主演“四大名旦”各流派的代表剧目——梅派 《苏三起解》、尚派《昭君出塞》、程派《春闺梦》、荀派《金玉奴》。《金玉奴》一戏特邀两位京昆老艺术家蔡正仁、金锡华共同演绎。蔡正仁也当起“小学生”,和“同学”史依弘一道,完完整整学习一出没有学过的京剧传统戏。“梅尚程荀史依弘”专场演出不加垫戏在一天内连续上演,将创菊坛新纪录,其中《春闺梦》与《金玉奴》都是史依弘从头新学、首次公演的剧目。史依弘笑言:“我的压力大,蔡老师压力更大。”

  “我喜欢唱京剧,可上台公演和自己私下哼两句不一样,要克服很多困难。”离开演还有大半个月,蔡正仁早早把台词全部背下来,他自己动手将简谱译成传统工尺谱,外出巡演时总是谱不离手。尽管如此,蔡正仁还是有点紧张,“刚刚忘了好多,正式演出千万不能出洋相,隔行如隔山。”反倒是搭档们比他轻松,“蔡老师是一山望两头,泰山崩于前照样唱。”

  排练“因陋就简”,“金玉奴”史依弘拿着一块小毛巾当手绢上场了,“莫稽”蔡正仁吃饭的盆则是一面小锣,他狼吞虎咽地吃着,眼珠滴溜溜地转,呆萌模样迥异于《长生殿》威严大气的唐明皇。“金松”金锡华一旁围观,情不自禁感叹,“俞派小生就是做功好。”候场蹲下时,蔡正仁还要人帮忙搀扶一把,可一开演,他像变了一个人,从趴到爬乃至起身、90度哈腰,都迅捷伶俐。“金松”奚落“莫稽”,戏份不在蔡正仁身上,但他随时跟着金锡华的唱念,做出喜怒哀乐各种表情,生动而抢眼。

  喜欢换位思考检视职业生涯

  “难得有机会演一回穷生戏,过瘾。”蔡正仁说。近40年前,老师俞振飞搭档京剧名家童芷苓、名丑刘斌昆在上海合作演出《金玉奴》,连演三场,场场爆满。俞振飞饰演莫稽,第一场以穷生的面目出现,将喝豆汁时舔筷子、碗底的寒酸表现得尤为细腻、生动。巧合的是今年蔡正仁与当年俞振飞一样,都是77岁。出演一出完全不会的戏,最初着实让蔡正仁踌躇了一番,但为了向尊师致敬,蔡正仁决定从头学起。扮演《金玉奴》中“极品渣男”是他对以往塑造的昆曲小生风流潇洒形象的颠覆,也令观众认知到蔡正仁精深的京剧造诣,“虽然年龄大了,可我不喜欢整天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

  蔡正仁与史依弘同台合作的缘分已有十余年,5年前上演的“文武昆乱史依弘”专场,先后两次于京沪举办。5台戏码中,蔡正仁主演了两台大戏,包括俞言版昆曲《牡丹亭》、传统老戏 《贩马记》 以及全本京剧《玉堂春》中《三堂会审》一折,观众们戏言,那是蔡正仁的“半个专场”。几乎史依弘每一次邀约,蔡正仁都会欣然答应,“她执着、认真,永远渴望再上层楼的艺术追求值得称许。”

  “如果我是观众,会期待看到演员的不同面貌、不断进步。”史依弘喜欢换位思考,检视自己的职业生涯,“小时候学过一些花旦戏,耳濡目染,《金玉奴》和《锁麟囊》一样是个好故事,有情感、有教育意义。花旦戏,我学得不多。《金玉奴》讲究表演与脆脆的京白,光看视频不踏实,我特意向老师请教。”《金玉奴》 女主角金玉奴是位16岁的少女,属荀派花旦,与史依弘的本工行当梅派青衣有天壤之别,更兼满口京腔京韵的“旧京白”。梨园行都说“千斤白四两唱”,可见说白的重要地位。史依弘在花旦戏《拾玉镯》中曾演出了羞答答的小女儿情态,演出《穆柯寨》嘎嘣脆的北京念白,全然听不出是上海人。

  此次史依弘的《金玉奴》由童芷苓的得意门生、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副教授李秋萍亲授。排练场上,特地从天津应邀来沪,担任本次专场艺术顾问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教育家孙元喜盛赞史依弘:“念词的语气节奏非常好。一个演员,我认为一定要兼收并蓄,‘学者生,像者死’,要学他的神,全学表演就成了一个空壳木偶。多少人都唱这个戏,风格各异,但我听史依弘在那一对戏,严丝合缝。”(解放日报记者 诸葛漪)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