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5件馆藏竟撑起1个展
2018年08月07日 11:33   来源:解放日报  

  藏品的收藏、保护及利用是美术馆的立馆之本。在今年文化和旅游部举办的“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中,上海有3项展览入选。其中,刘海粟美术馆的 《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览实际只用了5件馆藏,其中有一幅馆藏《松下高士图》居然有另外两幅疑似“孪生兄弟”。“三胞胎”画谁真谁假,里面藏着什么秘密?记者日前进入展厅一探究竟。

  合作山水画惊现“三胞胎”

  刘海粟美术馆馆藏一幅石涛与八大合作山水画,名为《松下高士图》,曾在1995年美术馆开馆举办的“刘海粟藏品展”上展出。画上有松树、坡石、人物、丛竹、屋宇、远坡,左上方有八大山人草书花押“个相如吃”,钤“八大山人”“何园”两印; 右侧则是石涛题识,介绍该画的创作过程,点明其中的松石部分是八大山人所绘,修竹、远山为石涛所补。不过,对于这幅作品的真伪存在争议,曾有人考证其应为张大千所造。

  2012年,刘海粟美术馆为举办上海美专成立一百周年展览,从私人藏家手中借到一幅唐吉生与张大千合临的 《石涛岂敢八大君》,所画内容竟然与《松下高士图》高度一致,只不过多了张大千的题款,写明为1928年合临之作。这幅作品的出现引起馆内工作人员的极大兴趣,也为此次展览埋下了伏笔。

  正当研究步步深入,又有与之类似的第三幅图跳了出来。一本台湾某博物馆黑白印刷品上刊登的不知名作者所作 《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不仅与前两图几乎一样,石涛题、染庵诗及识语皆照录,在几个题跋中间又多出一个跋文,这使得对石涛、八大合绘之图的研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不过,目前第三幅画的原作还未找到,刘海粟美术馆也希望展览开幕后,能有知情人士告知该画的下落。

  是否为张大千仿作仍是谜

  这三张如此相似的画是什么关系?走进“天潢贵胄”的展厅,最先进入眼帘的是馆藏的四幅石涛和八大山人作品。悬案的揭开则从一封信开始。现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的石涛致八大信札记载了两人之间的交往。在信中,石涛向八大求画,并委托两人共同的友人李松庵转交。两人一在扬州,一在南昌,彼此未曾会面,通过这封信也可以猜想他们合作绘画《松下高士图》的方式。

  不过,这封信是张大千的旧藏。据刘海粟美术馆原研究部主任沈虎考证,张大千作伪有个习惯,他往往会根据历代著录中记载绘制作品,让人信服其为流传有序的名迹传世。现在流传的石涛与八大合作的画,经专家考证,基本都是张大千按照信札内容所仿。有学者怀疑,《松下高士图》也是张大千根据信札内容所仿。

  尽管张大千在《石涛岂敢八大君》中非常清楚地写明为1928年合临之作,并早已在1929年《唐吉生先生画稿》书中出版,但沈虎猜测,这也许是先公开制造“合临”,让世人以为有临本必有其范本存在,再伪造所谓的“范本”;或者“合临”只是为作更逼真赝本的练手。而且,张大千造假画有不止一件的习惯,“三胞胎”是否都为张大千所仿,还是馆藏《松下高士图》为真,另外两幅为张大千所仿,或是第三幅出于第三人之手?展览策展人、刘海粟美术馆典藏部主任王静介绍,目前学术界还没有定论。“我们在展览中设出疑问,希望观众通过自己的判断,可以得出自己的答案。”

  展览至9月3日结束。(解放日报记者 钟菡)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