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京昆两门抱”能否成为从艺学戏常态
2018年09月20日 11:09   来源:文汇报  

  最近有两场京剧演员唱昆曲的演出引发业界关注。史依弘前晚在上海大剧院上演的京昆传奇《铁冠图》中,挑战昆曲经典折子《刺虎》;10月 6日,王珮瑜将在京剧《击鼓骂曹》后,接演一段昆曲《骂曹》。

  京剧演员唱昆曲,在流行语境里或许算“跨界”,可对于梨园行来说,京昆不分家,学昆曲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昆曲丰厚的表演美学体系,成为滋养艺术家和剧种的宝藏;对两种艺术的深入研究和融会贯通,更成为早年间大师名角的必经之路。

  然而目前的戏曲基础教学中,尽管各剧种对昆曲唱腔身段有所涉及,但还停留在较浅的层面。有业内人士表示,要对昆曲表演有深入的理解进而融会贯通、为我所用,需要有一定的舞台实践积累和艺术领悟力后,演员自我探索和追求。希望“京昆两门抱”不只是舞台的惊鸿一瞥,不只是名角儿演艺精进之路的自觉追求,更能成为整个梨园界从艺学戏的常态。

  京剧名角儿学昆曲,把冷门戏、老版本重现于舞台

  听说史依弘要效法梅兰芳,演出昆曲折子《刺虎》,“昆大班”老艺术家华文漪特地写信勉励:“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在她看来,梅兰芳演绎的《刺虎》自此有了继承人。

  戏曲界缘何看重京剧名角演绎的版本?

  《刺虎》是昆曲“刺杀旦”行当的代表作,如今各地多个昆剧团都有演出。不过,梅兰芳演绎的《刺虎》,却没能以影像完整留存或是由梅派传人在舞台演绎。20世纪30年代,梅兰芳访美前夕专门学了这出戏。虽时间仓促,可意想不到的是演出效果出奇地好。观众如潮的掌声让演员的谢幕多达15次。美国派拉蒙电影公司为梅兰芳拍摄了《刺虎》的电影片段,成为历史上第一部中国戏曲有声短片——遗憾的是,如今只留下不足百秒的片段。抗战胜利后,梅兰芳在上海复出,囿于条件限制,先是以昆曲与观众见面,上海观众得见梅兰芳演绎的《刺虎》。

  作为亲历者,京剧表演艺术家吴吟秋正是在这次演出中,体会到梅兰芳塑造“女丈夫”费贞娥的表演有两个层次:一层是“蕴君仇含国恨”的仇恨愤懑;另一层则是面对刺杀对象李过假意殷勤、千娇百媚以隐藏内心杀机。“这两个层次演不好就成了‘两面人’了,但是梅先生就拿捏得很好。”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告诉记者,这也是梅兰芳多次在国内国外上演《刺虎》的原因之一:“他很喜欢挑战这种人物内心丰富、内外有着鲜明冲突的剧目。”

  至于王珮瑜要演出的昆曲《骂曹》,不仅鲜见京剧演员尝试,更是昆曲舞台的“冷门戏”。此次授业王珮瑜的老艺术家陆永昌说:“自‘传字辈’倪传钺老师传给我后,只有我的学生在十多年前演过一次。”

  京剧《击鼓骂曹》取材《三国演义》,讲述名士祢衡不满曹操轻慢孔融,当众大骂曹操借击鼓发泄的故事。而昆曲这段则来自徐渭《四声猿》中的《狂鼓史渔阳三弄》。说的是祢衡死后在阴间遇上曹操,重演阳间“击鼓骂曹”一幕,历数曹操残害忠良、把持朝政的罪状,直至其临死前的“直捣到铜雀台分香卖履”也捎带上。因而昆曲的《骂曹》俗称“阴骂”,其故事丰富的想象力与峭拔的曲调,都与京剧有明显不同。在学者看来,如能与京剧一阴一阳两相对照演绎,无论从历史故事内涵,还是从戏曲欣赏角度,都很有意义。

  名角不约而同地将冷门戏、老版本重现舞台,让涉水昆曲多了一重恢复梳理剧目、研究流派表演体系的意义。王珮瑜感慨:“现在一提到昆曲,印象中只有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小生小旦,你推我就。而老生剧目,丢失了太多。”

  不仅要恢复好戏,更要恢复通过学昆曲建立美学范式的路径

  一场精彩的京昆合演固然令观者感到新鲜、酣畅;一出剧目的恢复和别具一格的演剧方式探索,也留下可以探讨商榷的空间。而对于艺术家的成长而言,京昆两门抱不只是演出噱头,更是艺术成长道路的必修课。

  记者了解到,眼下尽管戏校打基础阶段,京剧演员会学习一些昆曲的基础唱腔身段,不过只是浅表地接触。而在专家们看来,要真正对两门艺术有深入了解,真正“京昆两门抱”“文武昆乱不挡”,更需要演员自己从艺路上的持续探索学习。

  傅谨告诉记者,得益于深入学习昆曲的经历,让梅兰芳从一个“明星”转变成一个“大师”。相比于儿时学昆曲的懵懂,他以一个成熟演员的姿态重新进入昆曲世界。《舞台生活四十年》中,梅兰芳自述移家上海,令他意识到有机会 “在昆曲的唱念和身段方面,再多吸收一些精华,来充实我的演技。”顺着对俞振飞唱腔的研究,梅兰芳把对《刺虎》的揣摩梳理,精细到了换腔运气和发音。把人物情感与演唱技巧糅在了一起。剧中【滚绣球】最末一句“有个女佳人”中“佳”字,梅兰芳本是出口使一个长腔,而借鉴俞派唱法,他改为把“佳”字唱完,到“人”字换气。这样的唱法,在表现剧中人怨恨情绪上,是能加强不少力量的。

  而京剧名角言慧珠,当年也是向京昆大师俞振飞和“传字辈”昆曲人学习昆曲,进而有了如今被视为上海昆剧团经典的“俞言版”《牡丹亭》。此后他们更是合作恢复了《墙头马上》《长生殿》《贩马记》等一系列昆曲剧目和折子,为上海昆剧团的剧目传承奠定基础。

  不少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今天,我们呼吁让京昆不分家真正成为求艺生涯的常态,意味着京剧演员除了在传承流派经典剧目中修炼基础技艺,在新编原创剧目中锤炼人物塑造的能力之外,要注重对于昆曲的学习和演出。这与其说是恢复一部冷门好戏,传承大师的精彩诠释,不如说是恢复一种传统,恢复京剧大师通过学昆曲建立独树一帜表演美学范式的路径——对于积累了一定舞台实践经验的成熟演员而言,尤其如此。(文汇报记者 黄启哲)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