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偶像派”作品畅销更像是“爱屋及乌”
2018年09月25日 11:23   来源:解放日报  

  你知道沈煜伦、沈肯尼吗?你知道苑子文、苑子豪兄弟吗?你知道张皓宸、卢思浩吗?这些“偶像派”青年作家的人气,从其读者见面会可略见一斑。连排几个小时队、甚至从天南地北赶来,买上几十本书签名的多半是他们的粉丝。

  面对“偶像派”作家作品的畅销,有人感慨:一方面是粉丝的狂热;一方面却是许多人从未听说过他们的名字,更不用说作品了。在业内人士看来,年轻读者群追捧“偶像派”作家的行为,与为娱乐明星“买单”没有什么不同,归根到底是一种消费,距离阅读的本质十分遥远。

  有文学评论家直言:“这一波 ‘偶像派’作家是粉丝经济的产物。出版的商业化、媒体的造星运动、社会的消费主义倾向共同造就了他们。他们的畅销已经与写作无关。”

  先当网红再当作家

  与传统作家通过文学期刊、文学奖项被读者认知不同,甚至与网络写手通过日复一日的更新赢得读者不同,“偶像派”作家们赢得粉丝的第一步通常是建立个人形象。比如2015年出版第一本书《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迅速席卷各大销售网站榜首的沈煜伦,其实早在2012年就成为当年百度贴吧“男神”评比第一名。他有400多万微博粉丝,微博认证身份不仅有作家,还有歌手、编剧,最新的作品是首张音乐专辑《始终都是你》。北大双胞胎高材生苑子文、苑子豪兄弟出第一本书之前上过访谈节目《鲁豫有约》,这几年更是频繁在各大卫视的真人秀中露面。除作家身份之外,苑家兄弟还经营面膜品牌、代言服饰品牌。

  每本书都能卖出数百万册的80后作家大冰做过10年电视主持人,这几年,他作为民谣歌手常在全国各地巡演,每年都携新书进行百城百校巡回演讲。大冰虽然算不上“偶像派”作家,但一样看重对粉丝的经营,常常给读者发福利,被视为“暖男”。微博粉丝超过500万的他曾表示,每条微博的评论自己都会看完,并对其中一些作出回复,这是对读者的承诺。

  “利用新媒体营销手段,作者可以被看见,吸引了读者来消费。”有人这样总结“偶像派”作家与粉丝读者之间的关系。新媒体的流量对于“偶像派”作家来说,不仅是成名的机遇和发布作品的载体,更是他们进行自我推广的个人阵地。粉丝知道作家身高多少、长什么样、性格如何,作家个人形象的包装经营成为超越作品本身笼络人气的元素。至于作品,更像是一种“爱屋及乌”的消费品。

  大部分只能算“鸡汤文”

  文学评论家白烨认为,表面上看,这些作品的畅销是市场营销的胜利,背后则是粉丝文化的崛起。

  作家的文化身份弱化,娱乐明星特征愈发鲜明。在针对作家的造星机制里,“颜值”高、文字温暖励志、态度积极上进的作者更受追捧。加之手机成为流行的阅读媒介,“偶像派”作家们的畅销作品往往以短、平、快为特点。这些作品大部分不是结构完整的小说,只能算作“短故事”“鸡汤文”,20岁以下的小男生小女生们尤其容易被俘获。

  面对“治愈系”故事的畅销,文学评论家王纪人认为,这暴露了如今年轻人“避重就轻”的阅读选择。“真正伟大的文学是不能治愈的,反而会制造焦虑。”在王纪人看来,当写作变成一种时尚,和文学已经没有太大关系。而围绕“偶像派”作家的一整套产业机制、商业共谋者则是他们人气背后的推手。

  诚然,每个年龄段都有自己的阅读趣味,这种趣味和倾向并非一成不变。但当消费主义和娱乐化的浪潮占满一个人早期阅读视野时,很难不让人担忧,真正经典的输入、通过阅读进行学习的能力,在为走马灯般登场的“偶像派”作家的摇旗呐喊中,变得面目模糊。阅读的好“胃口”不该全然被消费、被娱乐挤占,喝够了“鸡汤”,尝尽了“蜜糖”,又能给人留下什么?“造星”者和“鸡汤”炮制者是否应该自问:为托付信任的时代和受众,到底划下了什么样的精神痕迹?(解放日报记者 施晨露 吴桐)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