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中国院长职业化,准备好了吗?
2017年05月29日 21:17   来源:中新网上海  

大会主席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主持论坛 周建莹摄


第十二届医院管理高级论坛上正在进行对话与辩论场景 周建莹摄

  中新网上海新闻5月29日电 (孙国根)世界瞩目的中国医改正在不断深化,很多涉及到中国深层次的体制机制改革和实践创新问题愈来愈来引起人们关注,而“公立医院的人事分配与职业化管理”更是重中之重,热点中的热点。公立医院的人事分配制度如何改善?公立医院的院长如何选拔?职业化管理如何实施?公立医院的制度顶层设计如何进行?政府责任如何落实?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如何维护?如何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如何优化公立医院资源配置和提升服务能力?接下来医改之路怎么走?为探索解决之道,来自新加坡等,及全国各地的700多名医院管理专家、卫生行政官员日前聚集于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第十二届医院管理高级论坛,聚焦上述热门话题展开热烈研讨和和激烈碰撞,引人关注,发人深思。

本届论坛由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共同主办,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协办,上海复旦医院管理公司承办。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副司长薛海宁,复旦大学副校长、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院长桂永浩,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医学院院长陈国强院士,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赵丹丹,上海市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副主任郭永瑾,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副局长刘建民,新加坡百汇医疗集团中国区总裁梁友铭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院长俞卓伟,福建省三明市医改办公室副主任周显葆,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公室主任李创等出席论坛并讲话、作学术报告;与会专家分为正方或反方围绕“中国公立医院管理的职业化之路”展开真诚对话与激烈辩论。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主持论坛。

我国医院管理职业化之导向虽已十分清晰,但问题依然不少

论坛透露,今年,中组部与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颁布《公立医院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对公立医院领导人员的选育、管用各环节作出明确规定,规范了公立医院领导班子成员(院长)的任职条件和资格,聘任管理、任期和任期目标责任、考核评价、职业发展和激励保障、监督约束、退出等机制;公立医院干部不再套用党政领导管理模式,强调公立医院管理具有公益性、服务性、专业性和技术性的特点。这些信息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建立高素质的公立医院管理人员队伍,医院管理职业化之导向已经十分清晰。

与会专家认为,虽然我国医院管理职业化的导向已十分清晰,但存在问题依然不少,矛盾多多。

首先,从国内现状来说,我国医院院长中,有医学专业背景的占74%,有医院管理学专业背景的仅占比18%;据调查,选聘院长依然采用“医而优则仕”的选拔方式,选拔有515年科室管理经验的院长占64%,其他占27%;经社会公开招聘进入管理岗位的少之又少;多数院长不愿放弃临床专业,二级医院院长选择从事临床工作达62%,三级医院选择从事临床工作达56%;院长中存在“四少”:即专门学习过管理专业的少、受过高层次学历教育的少、经过医院管理知识专门学习和培训的少和专职从事管理专业的少;还有 “四 缺”:即缺乏医院经营管理的专门知识,缺乏协调人际关系的能力和知识,缺乏行政管理、财务管理、生产管理、信息管理的基本原理、专业知识和缺乏金融、保险、法律、资本经营等方面的知识能力。

从我国医院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来说,理论上公立医院是独立法人单位,但实际情况是法人权力不够健全,缺乏人事、分配、考核等内部运营管理权,但另一方面,部分大型公立医院的资产处置、经营方向等实际权力都集中在院长这里,对院长缺乏制约主体,政事不分;公立医院管理九龙治水,多数医院隶属于卫生行政部门,而医院领导干部的选拔、培养、使用和管理属于组织部门,由此造成“管医院的不管干部”,“管干部的不管医院”的尴尬局面。由此带来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对管理干部的选拔、任命和考核容易产生误区。这种制度与医院管理队伍的职业化、专业化要求很不一致。

不可忽略的是,传统思想观念也制约着医院管理队伍向职业化发展。医院管理人员中依然存在重业务、轻管理的观念,总是认为管理工作不是医院的中心工作,医院的中心工作是医教研,管理工作处于从属地位,这种传统思想观念明显影响医院管理人员职业化的进程。

同时,由于职业化医院管理者在卫生系统内得不到认同和重视,无形中挫伤了其积极性和主动性,影响了医院管理职业化队伍的稳定及其专业地位的确立。加之,保障体系和激励机制存在缺陷,没有独立的医院管理职称系列,缺乏完善的考评体系,职业化医院管理者晋升渠道和上升空间过窄,缺乏职业安全保障。薪酬制度不配套,缺乏针对院长管理绩效专门的薪酬设计,大部分公立医院院长的薪酬主要取决于其职称、学历和临床绩效,即使有职务津贴,也难以与临床收入相比,导致院长对管理目标的追求动力不足。

对医院管理职业化有应对措施吗?

与会专家认为,院长是医院建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卫生方针政策的具体执行者,也是医院改革的组织实施者;而医院中层职能管理干部、初级管理者是重要的管理层,是上传下达渠道中重要的中间渠道。医院管理职业化,是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公立医院科学、精细化管理的重要组织保障和制度保障。

我国从1997年就开始提倡院长职业化,将近20年过去了,效果有限,问题颇多。首先,我国院长职业化培训体系建设,缺乏统一的培训标准,由此导致培训主体不明,培训内容不科学、不统一,缺乏系统性,组织实施难,管理难。因为没有标准,目前的培训规划最多也就是办多少期培训,在内容规划上根本无从下手。

尽管院长职业化困难重重,但与会专家认为,医院管理职业化首先是院长职业化。院长职业化是必须的,所谓职业化,就是院长工作状态必须标准化、规范化和制度化,把社会或组织交代下来的岗位职责,专业地完成到最佳,准确扮演好院长的工作角色,保证医院工作的品质必须达到一定的标准,而《公立医院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的确是现代医院职业化管理制度的一大进步,

高解春认为,国家颁布的《公立医院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吹响了中国医院管理职业化的号角,虽然对体制、机制、准入标准、绩效考核的内涵等还有不少疑惑,但号角既然已经吹响,医院管理者就应把握医院学科和管理发展的脉搏,聚焦公立医院改革的热点问题,不断在学习、探索、交流中逐渐赢得共识,奏响中国医院管理的主旋律。

专家建议,院长职业化,首先要建立职业化的运行机制。

一是建立选拔程序,为医院管理职业化市场营造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如医院院长和分管医疗、科研、教育的副院长一般要从医疗卫生领域选拔,要有5年~ 10年医疗卫生工作经历。医院管理者必须要经过国家认可的医院院长职业化培训,鼓励有医学和管理双重学历者担任医院领导。

二是建立培养培训机制。实施多形式的职业化培训和继续教育,在领导班子、重点学科、行政职能部门中引进优秀的专业管理人才。院长要系统学习管理知识,完成医疗专家型院长向管理专业化院长的转型;成立专门的卫生管理人才教育与培训机构,从资金投入、培训对象、培训内容、培训方法、培训制度等方面入手,对在职院长和后备领导干部建立一整套规范化教学与培训方案体系。

三是建立职业生涯规划机制。即通过设立管理序列技术职称,为医院院长和其他管理者向职业化发展解除后顾之忧,切实将医院管理作为一生从事的职业追求来努力发展。

四是完善绩效考核机制。医院管理者要实行任期目标责任制、绩效考核制,并探索以绩效考核为基础的薪酬激励制度。在逐渐取消公立医院院长行政级别的同时,参照国有企业职业经理年薪制,给予医院管理者有激励效应、与业务工作脱钩、与管理责任和绩效相适应的薪酬。医院管理者主要精力用于医院管理,对其临床业务兼职及兼薪有严格限制。不应该以专家门诊、查房手术、课题论文作为医院管理者收入主要来源,而应以管理绩效为基础探索医院管理者年薪制或绩效薪酬制度。在逐渐取消公立医院院长行政级别的同时,参照国有企业职业经理年薪制,给予医院管理者有激励效应、与业务工作脱钩、与管理责任和绩效相适应的薪酬。医院管理者主要精力用于医院管理,对其临床业务兼职及兼薪有严格限制。

五是制定公立医院章程。以章程为统领,建立健全内部管理机构、管理制度、议事规则、办事程序等,规范内部治理结构和权力运行规则。健全医疗质量安全、人力资源、财务资产、绩效考核、人才培养、科研、后勤、信息等管理制度。

六是院长实行聘用制和年薪制。医院院长实行公开招聘,实行任期制和年薪制。院长在任期和轮岗期满后的医院管理人员,可以采取跨单位、跨地区交流的办法,让卫生管理人才能够继续发挥自身的管理技能。探索职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制度,为公立医院管理者的社会保障提供政策支持。

同时,与会代表认为,理事会应该是医院的最高决策机构,在医院管理中居于核心地位,负责医院发展战略和发展规划的制定以及医院重大事项的决策。监事会履行的是监督理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职责。医院院长由理事会决定聘任或者解聘,具有医院的经营管理权,组织实施理事会决议;组织实施医院年度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等。医院院长作为贯彻理事会这一最高决策机构的重要管理者,应赋予其相应的权限和职能,包括:班子组阁权、中高层的人事任免权、组织年度实施计划、一定额度内的财务管理权等,为院长职业活动留出足够空间。

中国医院管理职业化任重而道远

公立医院人事改革和薪酬分配,一直是中国医院管理的杠杆和主题,具有举足轻重和风向标的作用。2017年,随着药品零加成的全面实施,如何在坚持公益、保证质量、提高医务人员积极性的前提下,通过补偿机制、价格体系、支付改革、内部绩效管理等途径,或许可使“让医务人员得到有尊严的薪酬”成为现实。

中国医院管理职业化已取得很大进展 ,在推进政事分开、管办分开、落实公立医院运行自主权,放开医疗服务价格管制等方面已经起步,只有持续推进医院职业化建设,才能实现公立医院的专业化、规范化、制度化管理。

由于现行院长选拔任用制度、职务晋升体系和薪酬制度的缺失,中国医院管理职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推进医院管理职业化建设,需要形成部门合力和政策合力。在顶层设计时通盘考虑,完成立柱架梁的任务,在政策、法律和行动层面推动公立医院管理从专业化到职业化的转轨,以探索适合我国特点的医院管理职业化道路。中国医院管理职业化任重而道远。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