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一台准备了7年的手术
2017年06月02日 10:33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6月2日电 (朱凡)2017年3月30上午瑞金医院手术室,在接近2个小时的高度紧张和期待后,OK!这个单词像一滴水落进了油锅,所有在场医护人员的内心都难以抑制的激动起来。要知道,为了这台手术,瑞金医院内、外科医生们陪着57岁的患者戴阿姨已经准备了7年! 

 

【不做手术,就是等死。】

 

2010年10月,戴阿姨因为严重的高血压和脑梗塞到瑞金医院内分泌科看病,经过检查确诊戴阿姨得的是一种少见的库欣综合征类型——非ACTH依赖性大结节样肾上腺增生,唯一的治疗手段就是切除肾上腺。

 

库欣综合征患者大多可以通过手术得到完全治愈,但如果不去治疗,库欣患者5年生存率不到百分之五十。尽管手术是病人生存的唯一机会,但就戴阿姨本身的身体条件而言,血压高达180/100mmHg,皮质醇激素的浓度达到正常人的10倍以上,且呼吸功能下降,心功能不全,是否能承受这台手术尚未可知;此外术中血压控制不力将极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这样的手术将是一个极为严峻的挑战。

 

但不做手术,戴阿姨只能等死。

 

    最终,戴阿姨和家人做了决定:瑞金医院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但凡有希望,我们都愿意试一试。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我们全力以赴】

 

内分泌、泌尿外科、ICU、麻醉、心内科,5 大科室、10名专家、四次会诊。

 

“患者心肝肾功能都不好,治疗前景不大。”

 

“手术切除单侧肾上腺,手术后激素要不要替代,如果要替代治疗需要多少剂量?”

 

“手术后患者不能进食状态,如何纠正库欣综合征带来的蛋白质消耗?”因为这些矛盾,出于患者安全至上的考虑,直至第四次会诊讨论时,仍有不少专家不支持为戴阿姨手术。

 

会诊现场再次陷入僵局。

 

多次讨论未果,宁光院士急了霍然起立“大家看到实际情况了,这样的病人不开刀就是等死啊!既然在瑞金,我们就要迎难而上。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我们全力以赴。大家不要有顾虑,如果出问题,我来担责!”宁教授的话点燃了每一位专家组成员的勇气与担当。

 

2010年121日,戴阿姨被送进手术室。

 

术前,她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能看到女儿的婚礼吗?

 

女儿攥妈妈的手,说:妈妈,你不光会看到我的婚礼的,你还要抱上可爱的外孙我在这儿等你出来!

 

那一天,手术由孙福康医生主刀,戴阿姨右侧肾上腺被切除了。虽然手术后患者出现了呼衰、心衰,伤口不愈合,激素替代剂量难以掌握等一道道难关,但在各个科室的共同努力下,历经一个月如履薄冰般的ICU治疗,戴阿姨终于好转出院……。

 

 

“7年了,我觉得我已经赚到了。”】

 

 

    手术保住了戴阿姨的性命,但手术后她的皮质醇水平并没有出现令人满意的下降,血压也没有明显的下降。库欣综合征治疗指南也明确指出,肾上腺大结节样增生患者如果单侧手术不能控制高皮质醇状态时,需要做双侧肾上腺切除。

 

    “库欣综合征有一半的病人在开了一侧之后就完全好了,并不需要开另外一侧。”用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苏颋为的话说,戴阿姨偏偏就是被万里挑一的那个分子。

 

“知道另一侧要手术的那天,我就想着,要是去买彩票,肯定能中大奖。乐观豁达戴阿姨自诩“心态特别好”。但面对再一次的手术时,她还是紧紧攥住衣服下摆。

 

原来,在戴阿姨心里,第一次手术后那一个月ICU痛苦的煎熬仍然挥之不去。戴阿姨说,“反正我可以服用酮康唑,还有苏颋为医生、有王卫庆主任和宁光院士关心,过一天算一天,至少等到女儿出嫁了。

 

但是,从2010年至今的七年来,戴阿姨的左肾上腺一刻不停地分泌皮质激素,已形成了一个直径18厘米大的结节样增生。由于体内持续的高激素水平,导致戴阿姨血压居高不下、血钾持续走低。

 

与此同时还有7年来伴随戴阿姨的每3周一次的就诊,每3个月一次的检查,每年一次的住院和每天15种共计40多片的药物治疗。除了治疗高皮质醇,还要治疗随之而来的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高尿酸、骨质疏松、肝、肾功能不全、慢性乙肝等等,漫漫长路似乎总也望不到头。

 

祸不单行的是,2014年美国食药监局因肝脏损伤问题,停止了口服酮康唑的上市许可。同年,中国食药监局也召回了国内市场上的口服酮康唑制剂。这个消息对于库欣综合征患者而言,无异于断了生路。得知此事,戴阿姨迅速赶赴西安杨森制药总部,买下了剩余的酮康唑。

 

过了2017年春节,家中的酮康唑已彻底告罄,且无处可买。想看到外孙出世,想好好做一回外婆的戴阿姨说:“虽然7年对我来说已经赚了,但我还要做第二次手术,因为我还要活下去。”

 

7年,不只是医学的进步】

 

戴阿姨靠着药物战战兢兢地走过了七年时间,这七年,泌尿外科医生们也没闲着。这七年,在肾上腺手术方面,泌尿外科医生们先后经历了开放性手术、腹腔镜手术以及目前最先进的机器人辅助手术。面对戴阿姨的第二次手术,孙福康信心满满:“虽然这一次病人的情况更加复杂,但我们心里有底。”

 

CT上看,库欣肾上腺肿瘤是一个悬空的肿瘤,似乎手术并无难度。其实肾上腺是被肾周的脂肪组织包围的,手术视野下都是黄黄的一片,要分清楚局部的组织性质是需要长期训练的。同时,库欣患者在手术时极易出血,多数情况下是大面积渗血,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非常危险。戴阿姨的肿瘤直径达18cm,但近几年,医院外科引进了机器人辅助手术设备,无论是手术视野还是机器臂的稳定性,都大大提高了医生手术时的判断能力。

 

孙福康坦率道:“用机器人辅助手术方式,经后腹膜径路的嗜铬细胞瘤手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应该说戴阿姨的手术并不是最难,瑞金医院泌尿外科就是以开肾上腺肿瘤,尤其是肾上腺大肿瘤闻名的。”

 

2017年3月30日7点不到,戴阿姨再次被推上了手术台,这也是孙福康当天的第一台手术。

 

整个手术耗时两个半小时,出血不足100毫升。术后3天,戴阿姨就从ICU转回泌尿外科病房,不到一周就出院了。出院前,戴阿姨满含热泪地说,“我这条命是瑞金医院给的。”

 

一场跨越了七年的手术,不仅见证了瑞金医院的发展,也见证了内分泌代谢病学科群的发展。作为两次手术的主刀医生,孙福康回忆起戴阿姨跨越七年的治疗过程,他说,“手术的成功要归功于我们整个团队的努力。宁光院士和王卫庆教授是戴阿姨两次手术的定海神针,还有麻醉科、ICU、泌尿外科等多方面的核心力量一起合作,手术才能顺利完成。”

 

站在一旁的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苏颋表示,医疗发展已经越来越精尖,在对本专业研究越来越深的同时,专业以外的疾病和知识却日益生疏了。“这个时候,更需要通过多学科会诊,彼此协作,取长补短。”下一步他要将戴晴的病例整理成“病案报告”,梳理出一个瑞金模式。

 

 

【后记】

手术后不久,戴阿姨来到门诊复查,她的体重下降了5公斤,所有的指标都在要求的范围内。同时高血压已经完全好转,更让戴阿姨高兴的是,现在她每天只要用4种药物就可以了。见到戴阿姨,医生护士都打趣道:戴阿姨,你这回可以放心地抱外孙、做外婆啦!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