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特制小烤灯很热,医护人员心更热
2017年07月21日 11:01   来源:文汇报  

每隔一小时,护士长黄新艳就要拿着皮温仪给患者测皮温,观察皮肤颜色,以免患肢缺血、坏死。顾卓敏摄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里,一些病人下半身盖着的被子是空瘪的。“车祸伤,截肢了,得先保命。”医生把记者拉到一边,不无感慨地说着病人们的“简史”:他们中有的是送快递的小哥,有的是为抢一个红灯被车撞了的行人,还有的是疲劳驾驶的司机。连日来,热浪席卷申城,市六医院的门急诊量也节节攀升,每天突破1万人次。医生说,有些病痛原本可以避免,有些伤痛付出的代价太大。

  第六人民医院是上海急诊量最大的医院之一,连日来,单日急诊量都在1000人次以上。呼吸道感染、肠道感染、心肌梗死、消化道出血,还有车祸伤、坠落伤、喝农药中毒的……病人一股脑地涌向医院,医务人员迎来全年最忙季节之一。

  母女车祸,14岁少女截肢保命

  昨天上午10点多,记者见到了80后主治医生傅一牧,在过去的近30个小时中,他只在清晨5点到7点睡了不足2小时。“病人太多,大家都顾不着家了。”傅一牧工作已八年,习惯了急诊室的快节奏,在这里,生死往往就在分秒之间。

  记者跟随傅一牧走进急诊重症监护室,这里收治了急诊最危重的病例,加之六院的骨科、创伤急救特色,车祸伤、坠落伤病人往往集中在此。一对母女遇到车祸,前天双双送到六院,14岁的女儿失血休克,最终截肢保命,母亲全身多发性骨折。还有一位89岁的老人三天前骑电瓶车外出,被车撞了,瘫在床上。如今在这里,年纪最大的病人93岁,最小的14岁。

  傅一牧和同事眼下最关注的是一个41岁的、重度肺炎的男性患者。前两天,他起床后感觉呼吸不适,到中午就已经呼吸困难,病程发展太快! 医生排查了流感、SARS,都排除了可能,最终考虑是病毒合并细菌感染导致的重度肺炎。病人如今依靠特制人工心肺机维持生命。为了尽一切可能为他争取生机,六院给他配备了一个医生、一个护士24小时看护。

  六院急诊科主任封启明告诉记者,入夏后,急诊人员都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因为面对那些命悬一线的病人,医护人员必当全力营救。不过,他也希望提醒烈日下不得不外出的人:开车提起精神,走路不要“昏头”,因为,有些伤痛本可以避免。

  针推门诊爆棚,“照顾政策”助力过劳医生救治病人

  在六院针灸推拿伤科门诊,没有生死一线的抢救,记者却看到另一番忙碌。

  早上7点刚过,距离8点开诊还有近一小时,医生已就位准备接诊。医生说,早点开始,病人也好早点回家。确实,诊室外的病人,已排起了队。

  六院针推伤科主任吴耀持教授是“陆氏针灸”第四代入室弟子,这家三甲综合医院的针推伤科因而全年爆满,夏季尤甚。近日,六院单日门诊量连破1万人次,针推伤科门诊量更是攀升到全院第二,仅次于骨科。

  病人太多,医生休息时间一再压缩。

  针推伤科门诊周六全开,周日开半天,周末迎来“上班族”看病潮,诊疗量丝毫不亚于工作日。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中风后遗症、膝关节炎,是针推伤科门诊的常见病。针推医生干的是体力活,此类病人还不能受凉,因而针推病区的空调温度调得很高,五分钟不到,医生已汗流浃背。针推科副主任医师樊远志告诉记者,夏季高峰里,一个医生平均一天得推拿六七十个病人,“一天下来,医生的腰椎病也要犯了”。

  医生犯病,这不稀奇。这里的针推伤科门诊,中午通常不休息,一是为了“消化”病人客流,二来,中午常有本院医务人员来做治疗。有患者不解,“为啥医生插队看病?”针推伤科门诊医生赶紧解释,“医护人员看完病,才能给其他科室的其他病人看病。”

  夏季医院门急诊爆棚,医护人员带病上岗不在少数,六院这个特殊的“照顾政策”获得患者及家属的理解。

  断肢病房里,护士每隔一小时不厌其烦测皮温

  除针推伤科门诊,六院骨科楼里还藏着一个很热的病区———断肢病房。

  它在全球都很热门。上世纪60年代,六院成功完成世界首例断肢再植手术,轰动世界。如今,六院的这项看家绝活依然走在世界前列,各地病例云集于此。而每个接受完断肢再植手术的病人,都将被送到断肢病房。

  走进这个病区,确实有点热。每个病人床边都用蓝布搭起一座小帐篷,里头是一个特殊的小烤灯。为了不让断肢的血管受冷痉挛,引发血流不畅断肢坏死,烤灯得24小时开着,“烤”着患肢。

  断肢再植是一门精细的手艺,医生得在显微镜下完成接血管、接神经、接肌腱等工序。手术后,断肢是否能“活”,恢复功能,断肢病房的责任很重。

  断肢病房的室温保持在28℃至30℃,加之十多盏100瓦左右的烤灯24小时开着,让这个病区的温度常年高于其他病区。相较之下,这里的医务人员心头更热。每小时,护士长黄新艳和同事都得拿着一个皮温仪给患者测皮肤温度。患者老王的右手被大块玻璃重伤,黄新艳拿着皮温仪的指针在他的右手食指靠近指甲床0.1厘米左右,垂直下压,皮温仪显示26℃,对比正常的左手指温28℃,在正常值内。

  “如果对比正常手,患肢温度低于3℃以上,就要引起警觉了,必须检查是否患肢着凉,调整患肢与烤灯的位置,也可以用解痉药。如果这些还不能改善症状,就要考虑发生了血管栓塞,得赶紧送上手术台取栓子。”黄新艳认真地对记者说。

  每隔一小时不厌其烦测皮温,观察皮肤颜色,这些都是护士的自觉和责任,而且不计入收费。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的黄新艳说,到这个病区的病人大多生活并不宽裕。

  乍看之下,这个病区真的很简单,自制帐篷烤灯甚至看起来有些简陋。但也正是这个病区,每年接收600多个病人。这里是全中国唯一、全世界最大的断肢病房。车祸伤、坠楼伤等各种意外伤害的病人,因为断肢再植技术和断肢病房的存在,而获得了新生的机会。(文汇报记者 唐闻佳)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