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浦东新区对口帮扶西藏江孜县开展包虫病筛查
2017年07月28日 16:02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7月28日电(孙钰) 7月27日,上海连续发布第16个高温橙色预警。远在西藏的丁毅收到朋友的微信抱怨“魔都热化了”,来不及回复,又开始忙碌的超声检查工作。这一天,他在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江孜县的援藏工作已经开展过半。每天,他和另外两名援藏超声科医生一共要检查400个病人,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包虫病筛查,目前已确诊包虫病31例。

  来援藏前,作为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一名超声科医生,丁毅一天也要完成六七十人次的超声检查。“在上海一上午看四十个病人也不觉得特别累,这里真的吃不消,援藏外科医生说这里做一台手术等于上海做4台。”因为高原反应,拿超声探头扫查需要用力压,完成一个病人就会喘气,丁毅和其他两位同伴一开始都是轮班上阵,后来因为病人实在多,只能分头开工。“三个小时看了180个病人,平均1人60个,三分钟一个人。”因此检查基本是连轴转,来不及休息。

  包虫病或称棘球蚴病(echinococciosis)是人感染棘球绦虫的幼虫(棘球蚴)所致的慢性寄生虫病,致残率高,容易复发,称为“虫癌”,虫卵在体内繁殖快,损伤脏器。包虫病任何年龄都有感染风险,青壮年相对居多,牧民接触牛羊多发病更高。以畜牧业为主的西藏是包虫病的重灾区。江孜县全县7.6万人口,医疗资源短缺。江孜从今年起开展包虫病筛查项目,到10月份,需要完成全县人口的85%的筛查,而江孜县人民医院只有2名超声科医生。

  “这边超声医生真的缺,除了承担日常门诊工作,还要每天下乡筛查包虫病。当地超声医生大多是护理转行,专科出身少,这里疾病复杂,我们希望尽可能与他们分享所有的专业知识。”前两天的超声工作,丁毅和小伙伴们采取“实时分享”的方式,一边检查病人一边解释专业知识,同时也聆听当地超声医生关于包虫病的分享。到江孜的当天,他们就接受了包虫病的专业培训,了解包虫病分型,各型超声影像。另一方面,也学习用专业的知识保护自己,包虫病容易感染,自我防护也很重要。

  29岁的丁毅这是第一次来西藏,2016年刚从规培出站留在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工作的他,听说医院有援藏任务,义不容辞地就来了。“西藏工作肯定辛苦,我既是科里的年轻医生,又是科里为数不多的男医生,就觉得我必须报名,出来锻炼一下。”进藏比他预想的要辛苦,7月16日从上海出发,他们在拉萨停留过渡了两天,来迎接他们的援藏前辈都提醒刚到西藏注意休息、多饮水,每人都随身配备氧气瓶。当晚他和同伴都感觉到轻微的胸闷和头痛,还有一些失眠。而之后去的江孜海拔更高,从拉萨到江孜路途中要翻过海拔4990米的冈巴拉山口。“虽然江孜海拔只比拉萨高了400米,但缺氧的感觉更明显。之前在拉萨第二天已经完全适应,有时候快走也没感觉,到了江孜,步伐稍微快点,就开始喘气了。”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非常难得的经历。

  丁毅只是今夏上海前去援藏“消灭包虫病”的前头兵。江孜县是上海市浦东新区对口援助的贫困县,为打好消灭包虫病的攻坚战,应自治区卫计委和日喀则市卫计委请求,浦东新区卫计委组织区内医疗机构中有经验的超声医生赴藏帮助完成筛查工作,每批三人,自带便携式腹部超声仪器,每批进藏时间2周,根据江孜县实际情况拟派遣5批,完成超声检查支援。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