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中医专家何裕民教授出席世界儒学大会:想要活得好,“好医学”不能少
2017年09月21日 17:20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9月21日电 (记者 陈静) 9月19日至22日,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盛大召开。本次大会聚集众多国内外专家学者,以“儒家思想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为题展开深入讨论。

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何裕民受邀参会。9月21日下午,他与业内的专家学者深入交流,共论儒家发展,品茗儒学经典,阐述儒医之道,并作《“好医学”合理架构重建中儒学智慧之意义》的主题讲座。

何裕民表示,最近,一部片子红遍全球,那就是《大国外交》,虽然只有短短六集,却充满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治理的经验与智慧,让人看了欲罢不能。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部片摆脱了传统爱国主义教育片的强硬说教与尴尬煽情,从不同角度全方位展现了我国外交新局面开创的前后事迹,既真实又客观。他说,在治国理政方面是这样,在治病救人方面也未尝不是如此。大国外交需要传统智慧的加持与核心思想的指导,大国医疗一样离不开传统智慧的借鉴的与“好医学”的指导。

何裕民教授眼中的“好医学”包括了多个方面的内涵。

一、“好医学”:一个可能的中国方案

在长期思索和中西医学临床实践中,以及鉴于医学/医疗的严峻现实,何裕民于2007年正式提出了“好医学”概念。其实,这“好医学”概念很大程度是受到了传统儒家思想及中医学传统的启发。

2009年,这位专家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坛上做了“什么是好的医学”的主题演讲,分析指出了今天的医学仅仅着眼于治疗、不重视有效整合的生物医学,导致医疗费用越来越高。在中国,因病破产、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并非少见。

当时,何裕民曾说:“我们把医学这个概念异化了,把医学看成就是治病,治病就是高科技,最后成本越来越高,手段越来越先进,但是失去了人性。”

“很多健康问题和生活方式有关。换一种活法,善待环境,善待周边的人,优化个性,调整心态,不仅可以减少疾病,医疗成本也会大大降低。”

“医学的真谛是人道主义。‘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作为医生,应该充分利用除药物手段以外的一切方法来安慰病人。”

何裕民认为,先要明白医学(或者说“医疗服务”)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医学首先是一种公共产品,是公共产品就有好坏之分,就有符合不符合社会需求的问题。

他说,医学是干什么的?不仅仅是治病的?临床经历人们都明确:很多慢病治不好,充其量只是改善症状,防治进一步发展。何裕民指出,医学首先在目标设置上要有所调整。卫生,简单说来,就是“守住健康,捍卫生命”。治病,只是健康出问题后采取的一个补救措施。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守住健康。目的和手段不能颠倒!治病是达到“捍卫生命,守住健康”之目的的手段之一。

既然重点、重心是守住健康。何裕民指出,首先应换一种活法。包括善待环境,善待周边的人,优化个性,调整心态,管控欲望等。今天很多健康问题和生活方式有关,尤其是慢性病,从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到肿瘤,60%到70%的致病原因和日常生活方式紧密相关。换一种活法,不只是可以减少疾病,医疗成本也会大大降低。

其次,注重“防”病。高科技、高投入的“治”,抵不上平时的“防”。

第三,即使有了病,包括亚健康问题,治疗手段也要调整。何裕民认为,现在有些人迷信高科技,高科技确实可解决很多问题,但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有很多民间方法是管用的。医疗本质上是一种实用技术,能达到目的就行。这位专家认为,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积淀了大量防病、保健、治病的手段,人们完全可以充分享用。只要是对健康有利的方法,都应该包容到医疗体系之内,无需分东西方,高科的还是老经验,有效就行!光凭高科技,社会承担不了。

第四,应该加强人性化。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说:“医学越是高科技,越需要人性关爱。”何裕民表示,人性化本身不需要太多的成本与投入,包括语言安慰、情感安慰、社会支持等,都会有很好的效果。

二、什么样的医学才是“好医学”?

一般人这样问,可能都会得到一个笼统的回答。比如看病便宜就是好医学,医生服务态度好就是好医学,反正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回答,对于医学真正的好坏,也是仁者见仁。21日何裕民教授向与会者具体讲述了什么才是“好医学”。

究竟什么才是好医学呢?从传统儒学角度,何裕民认为“好医学”有以下几点特征:

1、好医学必须宗旨合理,目标设置不要太高。

2、医疗成本相对低廉,费用在可控可承受范围之内。

3、应覆盖面足够广。像世界卫生组织所强调的:人人都应享受医疗保健。

4、应充满对生命的敬畏,对人性的关爱,充分尊重病人的权益和尊严。

5、应同时注重医生的客观观察和病人的主观体验。

6、应“尚和合,求大同”,能够不分中西医药学,整合各种简便廉的有效治法,包括传统的、土法的、现代的、民间的、科技的……

7、要强调手段基本无伤害,类似希波克拉底说的“医学以不伤害为原则”。

正如希波克拉底的名言说的:尽可能把食物当成药物,不要把药物当成食物!何裕民表示,中国的《黄帝内经》和医学大家孙思邈都有相同论述。这些才是对健康和医学的高明认知。 

与现代人倡导的要食补,不要药补是一个道理。

何裕民还指出,除此之外,好医学还应尽可能地与自然和谐,和日常生活密切相关。

医学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文化。好医学应充分体现出心和身和谐、人内在和谐,人和自然和谐,人和社会和谐,体现出对生命终极关怀……

何裕民认为,好医学应是绿色的、可持续发展的、可爱可亲的、能够为社会广泛接受,并大规模应用推广的。

这位中医领域专家坦言,其实,这些之中大量体现了中国传统智慧。而且,要做到这些并不难,关键在于改变观念,改变认知,然后,持之以恒地加以努力。在好医学领域,“天佑中华有中医!”中医药学积累了非常多有价值的内容,等待着我们去重视和开发。

《论语·泰伯章》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何裕民认为,为维护及增进人类健康,中国学人们应该努力有为,不断求索,以促进医学/医疗的更优化。借助中国智慧,可以给出中式“药方”,治疗医学/医疗的尴尬

医学/医疗需要治理,这是个世界性难题。在中国推进医改,也是治理的一个方面。但何裕民认为,需要站得更高一点,高屋建瓴,通盘考虑;需要智慧,尤其需要中国传统智慧,以起到统领作用。

201111月,全球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Elsevier》)针对当时刚公布的中国疾病谱现状——特别是慢病面临“井喷”危险,配发了个社评:在探讨中国慢病井喷之巨大危害及其对策同时,提出中国这一领域是有潜在优势的。如果能够作出前瞻性思维,完全可以创造新模式,引领世界慢病防控之大局。

《论语·卫灵公》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据粗略研究,中国每年新增熟练众多的慢性病患者,现在中国的慢病患者的保有量巨大,其中有很多人还没有接受过医疗。何裕民说,如果都接受医疗,这将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负担。因此,中国医学/医疗本身就是个巨大问题,本身需要全盘考虑,综合改革,更趋合理地综合治理。

何裕民同时指出,现代的医疗改革也不应该仅仅是区分医疗费用谁来承担,各自承担多少等枝节问题。而需要放在全球性综合治理的大背景下,借中国传统智慧,凭借儒家等智慧所给予的穿透未来之眼光,提供中国方法,给出中国式的解决之道。

在儒学大会讨论中医药问题时,何裕民强调:世界范围都有构建更好的医学框架之客观需求;而在世界范围“好医学”重建过程中,儒家智慧有可能提供极大便利及智慧。当然,这儒家智慧我们舍去了时空差异,把中国传统智慧看作一个整体来借鉴。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