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跨越2640公里接力进行精准支援
2017年11月27日 17:20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127日电 (李敏  陈静)一名产妇被送到了云南金平县人民医院抢救室,这是一名在乡镇卫生院分娩后的经产妇,由于肩难产导致产后大出血。当时抢救室里的产妇已经意识不清,呼之不应,血压、氧饱和度也无法测出,心率超过150/分,填塞了纱条的宫腔仍在不断流出不凝血液。第三批医疗队队长郭方临危上阵。

“产妇一旦出现烦躁等症状,说明出血量已经相当大了,出现这些症状的产妇死亡率很高。病情十分危急”。当地医生发现情况紧急,难以决断,赶紧向郭方求助。多年的产科临床经验告诉郭方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产妇将会随时死亡。

幸运的是,上海市红房子妇产科医院援建医疗队已经在该院建立起了规范的产科急救快速反应机制。按照多次演练经验,第三批医疗队与当班医生即刻组成了产科急救快速反应团队。郭方与当值医师立即洗手上台,与此同时,家属谈话、备血、术前准备等抢救流程同步完成。院长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亲自坐镇指挥。

3分钟后,助产士将鲜血领到。手术刀划进腹腔,皮肤、脂肪、筋膜,惨白的组织没有一滴血流出,好在,血液及时快速输注,病人总算有了血压(50/30mmHg)。但就在此时,血库传来消息,所有的O型悬浮红细胞、血浆、冷沉淀已全部输完,从蒙自调来的血液还在半路……郭方知道,近三个月来持续的降雨冲垮了金平通往蒙自的二级公路,老旧的盘山公路崎岖不平,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现在要四小时左右才能到达。虽然医院已派出救护车前去接血,可此时台上的患者仍然命悬一线,及时快速足量的输血补充循环血量、纠正凝血功能障碍是抢救能否成功的关键。院长决定立即按照之前制定的“应急输血备案名册”召集献血者,5名职工应声而来。紧接着,边防官兵也被发动起来。据了解,由于金平交通非常不便,分血站仍在筹建中,因此金平县人民医院的职工和当地部队官兵组成了一支应急献血队伍,在危急特殊情况下,他们用自己的血去救病床上的患者。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出血止住了,产妇的血压逐渐恢复正常,心率降下来了,意识也恢复了。但郭方清楚,产妇仍处在危险期,光是补充足了血容量是远远不够的,还是需要补足血浆、凝血因子和纤维蛋白原、单采血小板,纠正凝血功能障碍,才算真正抢救成功。可是金平甚至蒙自都没有这类血制品,只能通过大量输注全血、血浆、冷沉淀来补充凝血因子及各类凝血物质。手术台上的郭方一面等待着蒙自的调血,安排利尿、保暖、制酸等治疗,一面与她的助手按压腹腔内创面,阻止渗血。这样的姿势她们保持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最后一批血浆和冷沉淀输入后,患者腹腔内开始出现了少量暗红色的凝血块。血止住了!手术成功!生命体征平稳!一个个振奋的消息传出,历经5个小时的抢救成功了。

 

     20165月,上海市卫计委组织全市28家三级医院,与云南省28家贫困县县级医院建立稳定持续的“组团式”对口帮扶机制,以助力保障农村贫困人口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努力防止因病返贫、因病致贫。作为妇产科领域的权威,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承担了对金平县人民医院为期5年的定点帮扶,目前正实施第三轮对口帮扶。

在中国第二大贫困省云南,金平县靠近越南边境,这里曾是中越反击战的前线,距昆明有近6个小时车程。40年来,层峦群山将这里的人们阻隔在现代文明之外。贫穷仍是当地老百姓挥之不去的烙印。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定点帮扶的金平县人民医院是一所边疆县二级甲等综合性公立医院,是全县的医疗中心,也是金平县“120”急救站,承担着全县36.7万百姓及邻县部分患者和越南边民的健康救治任务。据了解,金平县一直是红河州孕产妇死亡高发县,每年孕产妇死亡逾2例(年分娩4000余例),降低孕产妇死亡已成为县卫生工作的重要任务。值得一提的,自20166月,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专家团队到来后,通过完善组织架构、建立快速反应团队、加强人员培训、规范流程制度、充分调动现有资源、普及女性健康知识等系列措施,提高了当地妇产科医疗技术水平和妇女自我保健意识。据悉,援建至今,金平未出现一例孕产妇死亡案例。

当现实打破了“浪漫情怀”

位于我国西南边陲的金平县素有“山有多高,水有多高,梯田就有多高”之美誉。然而,这却是一个与现代都市生活迥异的世界,这里没有高楼,没有人来车往,连红绿灯都很罕见。

第一批医疗队队长赵宇清至今还记得,2016610日,她和队员们刚到金平不久,恰逢端午节休,一位阴道壁大血肿的产妇由救护车转运到了金平县人民医院。这位40岁的产妇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最大的孩子已有20岁。此次怀孕,像往常一样没有进行过产检,在家中分娩。却不料,这次生产用了两天时间,孩子娩出后,自己一直下腹坠胀且排尿困难,不得已才来医院就诊。

病床上的产妇精神萎、尿量少、加之中度贫血,赵宇清立即为病人检查,在阴道后壁赵宇清发现了一个9厘米大的血肿,她决定为病人行阴式阴道后壁血肿切开缝合术。即切开血肿清除血块,寻找到断裂的血管后,缝扎出血点。这是一项非常考验手术医生的操作。9厘米大的血肿,切开后,如果找不到出血点,或者血管回缩不能有效止血,后果不堪设想。充足的备血是手术进行的保障。然而,那时医院的备血只有3个单位。

阴道壁血肿多由于分娩时产道深部血管撕裂,血液不能外流,积聚于局部,形成血肿,如果不及时发现处理,容易导致产后出血,甚至造成失血性休克的发生。赵宇清医生告诉我们,阴道壁血肿重在预防,这也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产后阴道壁血肿。一方面因为阴道壁血肿本身就较少见;另一方面,上海女性都是经过完善的产检后在医院分娩,产妇由专业助产士接生、缝合伤口后,需经过两小时观察,确定安全后,才可回病房休养。而在金平,由于交通不便,即便是最近的接生点到县医院也要3小时以上的车程,病情往往会在时间的拖延中不断恶化。

赵宇清第一时间上台,为病人切开了血肿,血肿腔内已经广泛渗血,血块清除后,以最快速度找到了阴道后壁的出血点,经过分层缝扎,止血效果明显,手术十分顺利。

“这里的女性孕期没有定期产检,生孩子在家里进行,早婚早育现象难以杜绝。”在接触大量孕产妇后,医疗队对这里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因为人们对孕期和生殖保健知识的匮乏,以及早婚早育现象的泛滥,医疗队员们在这里平均每月要进行孕产妇抢救5例,其中不乏胎盘早剥、产后DIC(DIC即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突发性的产科危急重症,主要临床表现为出血、休克、器官功能障碍和溶血性贫血)、子宫破裂等急危重症。

2017119日,一名胎死宫内伴发胎盘早剥,进而引起DIC的患者被送到了金平县人民医院抢救室。孕妇当时四肢冰冷、神情烦躁不安,已发展到DIC晚期(纤溶亢进期),体内的血已经不凝,宫腔内塞入纱条后,血依然不停在往外渗。第二批医疗队队长武欣临危上阵。这是红房子专家们习以为常的抢救现场,“许多送到医院的患者,都是血淋淋的。”但令武欣感到意外的是,这名孕妇从身体出现异常,到送至县人民医院,经过了14个小时。金平县的孕产妇去医院分娩、待产的观念淡薄,往往是分娩过程出现意外,才会求助于医生。而出现意外的孕产妇,往往是先去到村级卫生所、乡镇卫生院,这些地方无力解决后才送到县人民医院。

武欣根据经验判断,决定立即手术。事后,武欣感慨“整个抢救过程很及时到位,幸好有患者家属、医院医生、还有边防官兵的献血,患者才有了大量新鲜全血连续输注,否则这名产妇可能抢救不过来。”

产后大出血是孕产妇死亡的占最大比重的原因,输血对孕妇尤为重要。然而金平县人民医院的备血只有600毫升,相当于一个人正常血液的七分之一。一旦碰上大出血抢救,这些备血远远不足,需要从外县调血,有时情况紧急,医生们甚至自己献血,用自己的血去救病人。

 

精准支援,如何援到“根子”上?

现实打破了浪漫情怀,医疗队员们开始思考,我们能做些什么?

金平县人民医院的首要问题是人才短板。该院妇产科共有医生16人,都为本科或大专学历,其中工作年限5年以下的占了56%,工作年限仅1-2年的占60%,尚未考取执业医师执照的占30%。援建团队到位后,抓紧对当地医护人员进行了基础知识、设备应用操作培训。同时为提高金平县人民医院对危重病的抢救能力,医疗队设计了系列方案,通过病例讨论、业务学习、医疗质量总结汇报、协助开展助产技术培训班、应急抢救演练等方式,达到实践与理论交互上升的目标。目前,第三批医疗队正在积极的通过建立医生分级别培养的规范加强人才梯队建设。

专科建设,因地制宜,这是红房子专家团队医疗支援的体现。在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产科已经组建了快速反应团队,在危急时刻,5分钟之内即可娩出胎儿。这种标准化的高效运作,能最大限度的保障孕妇和胎儿的安全。但在医疗队到金平来之前,这样的抢救机制“基本没有”。

在困难面前医疗队员没有止步。他们建立起了适宜于当地医疗条件的妇产科诊疗规范、提高高危妊娠的筛查诊治水平。一年多以来,医疗队在全院范围内建立起产后出血分级预警及管理制度;针对金平当地孕妇体型及胎儿体重,制定适合当地的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阴道分娩(VBAC)的规范;规范早产保胎方式;在引产药物极其落后的基础上,推广水囊引产法,使用自制水囊,并取得良好的引产效果;针对当地妊娠高危合并症处理意识及能力欠缺,开设高危产科门诊。与此同时,他们还建立了孕产妇抢救小组,建立危重孕产妇抢救领导小组排班制度,制定抢救原则和规范,并多次在全院演练。一些标准甚至做了硬性规定,比如“手术室产科优先,B15分钟出报告,输血30分钟到位。”

500多天来,医疗队不断传来佳音,金平县人民医院有了第一管备血;产房待产室有了一目了然的交班小黑板;分娩室添置了心电监护仪;孕产妇产后出血比例由6.55%降至2.87%,大于1000ml的比例从3.45%降至0.82%;金平县分血站已经开始筹建……从零起步,这是医疗队的任务,不仅技术输出,更要“手把手”将规定、制度、流程教会当地医生。唯有如此,才能让更多患者获益。

很多人会问,到医院生孩子,原本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为什么对于金平县的女性,却变得特殊起来?的确,降低当地的孕产妇死亡率,仅从医院的技术和管理上下功夫还不够。一个较完善的妇幼保健体系的建立,除了医疗机构的努力之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他们帮扶当地医师深入到各个乡镇开展义诊、去学校开展婚姻和生殖保健讲座,以提高人们对分娩的重视。武欣说,即便金平的医疗水平和发达地区拉平,如果整个地区对孕产妇的观念不改变,也很难根治孕妇高死亡率的现状。尤其是小学生,从小树立健康的婚姻和生殖观很重要。她期望在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明白,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远比在家早早结婚生子更值得追求。据统计,第二批医疗队在援建的半年间,累计培训医务人员970余人次,科普青少年及村民1380余人次,义诊950余人次。他们尽自己所能去改变当地下一代青少年和女性的意识,希望改善妇女儿童的生存现状。虽然,这并非她们的份内之事。

 这里青山绿水,云雾环绕,这里有边防配枪的战士,有梯田插秧的百姓,有光脚嬉戏的孩子……这里的每一位援滇医疗队队员,都用他们黝黑的肤色诉说着与这片大地亲密接触的故事……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对口帮扶金平县人民医院以来,辐射带动了整个金平县的卫生事业发展,获得了当地百姓的交口称赞。而对于红房子医院来说,“关爱女性,呵护生命”总在路上。

1995年,由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主导的“泛长三角地区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医院协作网”(简称“协作网”)成立。“协作网”实行“走出去、迎进来”双轨并行制,既定期远赴外地进行技术指导,同时敞开大门迎接各协作单位医务人员前来进修,并为各地的开通疑难病例会诊和转诊绿色通道,22年风雨无阻从不间断。至今已发展了27家网络单位。

201510月,由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牵头的上海市首个妇产科医疗联合体——复旦大学妇产科医疗联合体成立。医联体的成立不仅促进了复旦大学范围内妇产科医院与综合性医院妇产科的合作与交流,更是打通了成员单位间的“绿色通道”,为患者在医联体成员单位内享受“同质化、高水平”的妇产科诊疗服务提供条件。

201763日,由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牵头,并与浙江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四川大学附属华西第二医院以及北京妇产医院4家医院共同发起成立的全国首个“全国三级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医院)”联盟正式成立。该联盟的成立标志着中国首个、影响力最大的跨省域妇产科和妇幼保健联盟实质性工作按计划步入轨道。该联盟以配合国家生育政策调整和医疗卫生事业改革、提高妇幼健康服务水平和出生人口素质为目的,提升医疗服务体系整体效能,致力于推动妇幼卫生事业的深入发展。

这些年来,红房子医院通过充分发挥对口支援、城乡帮扶等现有结对关系,引导优势优质资源下沉,在技术帮扶、人才培养、双向转诊等方面进行资源整合利用。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表示,医院将继续把医疗援建工作统筹在医院工作发展的总体要求上,让西部地区女性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技术,为西部地区脱贫攻坚提供健康保障。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