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纪录片更需要“一种关注”
2018年06月21日 11:31   来源:劳动报  

  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展映环节永远不缺“爆款”,所谓“爆款”就是秒售罄的那些影片。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环节上,纪录片单元也同样有爆款,比如《脸庞,村庄》等。但其实今年的纪录片展映环节和参赛环节中,很多纪录片都有其独特的风格和特色,吸引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观众群体。记者采访了众多业内人士了解到,目前已经有人在做精准的用户找寻,他们希望好电影遇到对的观众,而不是商业电影宣发界长期以来存在的“管杀不管埋”。

  粗糙但充满生命力

  这是纪录片的力量

  最近一部名为《四个春天》的纪录片在电影节期间展映。该片在豆瓣的评分高达9.2分,短评区几乎无一差评。这部电影真诚地记录了导演陆庆屹的父母在四个春天里发生的家庭变故和他们相濡以沫的生活态度。影片用近乎家庭录像式的展现,给到观众一种别样的温暖。

  不可否认的是,该片导演陆庆屹只是一个第一次拍电影的门外汉,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很诚恳地说:“豆瓣上,有一位观众写:剪辑比较混乱,录音简直糟糕,我给这条评论点了赞。”事实的确如此,《四个春天》在制作上存在先天的缺陷,但正是这种粗粝感和真实感,反而打动了不少观众。很多人把片中的这对父母充满诗意但又不失烟火气的生活,形容成自己想活成的样子。

  这可能就是一部影片带给他们最大的影响,而陆庆屹自己也说,拍完这部纪录片,他发现自己的人生观也在变化,“尘归尘,土归土”,活得不要那么焦躁了。

  让观众找到这样的影片

  而不是“管杀不管埋”

  类似于《四个春天》这样的影片其实很难被观众看到,目前为止,给该片打分的仅有百余名网友,放映的场次不超过5场。曾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凭借《我的诗篇》拿到最佳纪录片的导演吴飞跃,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

  在电影节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吴飞跃说了一句话,“宣发界有一个说法,很残酷,叫管杀不管埋。什么意思呢?就是宣发用各种手段把观众弄进影院,他们所有的工作就完成了。接下去,你要骂还是夸,他们根本不在乎了。”

  而吴飞跃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一部纪录片可以更加准确地找到观众,拥有自己准确的表达,大象点映要做的就是站在用户的思维出发,而不是站在片商的角度上,“我们让观众自主发起一场观影,自由选定影院和观影时间,自主召集观众,这就相当于把排片的主动权交还给了观众。我们则对影片辅以更为专业性的介绍和导赏,成立一个导赏团,让一大批专业的影评人来做解析和推广的工作。”

  电影节之外的延续

  兴趣要越过这一周

  在今年纪录片评委和展映片主创一同出现的一个酒会上,来自各个视频网站的购买方也出现在其中,这是以往很少出现的景象,这一次,他们主动出击,希望能够挑选优质的片源,未来在网站上进行播放。

  上海国际电影节纪录片单元总监徐铮在受访时告诉记者,她希望观众对于纪录片的喜爱和那种观影热潮可以持续下去,不仅仅是停留在电影节期间的一周里。徐铮说,正是历年电影节越来越强的展映和参赛片单,让很多视频网站意识到,观众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而在那次酒会上,视频网站哔哩哔哩的负责人便透露,在该站上,拥有一大批钟爱纪录片的网友,他们可能是从《我在故宫修文物》开始入了坑,但之后他们的需求和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化,现在的年轻人也需要更多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

  徐铮告诉记者,中国导演王兵的《方绣英》,日本导演原一男的《泉南石棉村》、美国大师怀斯曼的《书缘:纽约公共图书馆》,这些最为顶级的纪录片来到上海,也让观众慢慢树立了一种概念,“纪录片不只是吃喝玩乐,更有人性中最深的那种思考。”(劳动报记者 庄从周)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